民航局机场声声追债 航空公司深陷欠费门

中国经营报 2008-12-07 09:34:00

几乎每一家航空公司都有一笔“债务”,拖欠中航油的燃料费用、机场的服务费用、民航局代缴给财政部机场建设费与民航建设基金。追债的牵涉面将是巨大的。

  几乎每一家航空公司都有一笔“债务”,拖欠中航油的燃料费用、机场的服务费用、民航局代缴给财政部机场建设费与民航建设基金。追债的牵涉面将是巨大的。

  12月3日,成都双流机场表面上看起来一切如常。然而对于身处其中的民营公司鹰联航空来说,明天是个未知数。因为拖欠机场费用,鹰联航空已经遭到了四川省机场集团的严厉追讨。目前,四川机场集团已经制定了针对鹰联航空的详细制裁措施,鹰联甚至可能被停航。这被看做是民航业机场追讨的“第一案”。

  鹰联只是一个缩影。记者获悉,因为拖欠各方费用,我国国内的航空公司遭到了来自民航局、中航油和机场各方的追讨。在金融危机的席卷之下,原本已经惨淡经营的航空公司变得更加岌岌可危。

  迫不得已欠费门

  在成都双流机场,鹰联航空与四川机场集团的沟通依然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之中。

  “鹰联航空已经拖欠了我们21个月的机场费用,这么长的拖欠时间在全国都算首例。”四川省机场集团办公室人士表示,目前鹰联航空赊欠的起降服务费和地面服务代理费总计达到了3045万元。

  事实上,拖欠机场费用已经成为民航业不成文的潜规则。根据中国民用机场协会统计,截止到2008年9月30日,国内16个机场对航空公司的应收账款累计已达43.25亿元。

  “经济形势不好,机场也在亏损经营,我们负担不起这么大一笔拖欠费用了。”上述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机场已经停止对鹰联航空提供VIP休息室和头等舱休息室服务。“如果12月10日还没有结果,我们将停止对鹰联提供登机桥设备;12月20日停止它的值机代理服务;2009年1月1日停止鹰联在候机楼的办公室租赁。”

  “这些制裁层层深入,又有一定的缓冲期,肯定是四川机场集团精心考虑的结果。”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解释:“一旦停止值机代理服务,就意味着旅客无法正常登机,这对一家航空公司来说无疑是致命打击。”

  被制裁的鹰联航空显得十分被动。鹰联航空董秘孙志军向记者解释,鹰联航空的欠费实属迫不得已。鹰联仅在2008年下半年增加的航油成本就高达5000多万元。

  孙告诉记者,鹰联航空希望先向机场集团支付100万元现金解决燃眉之急,再通过向股东的增资扩股来寻求资金帮助。

  天罗地网讨债局

  这起剑拔弩张的“追讨案”一时间让航空公司人人自危。一位同样高居机场欠费榜首的航空公司委婉的表示:“大家都在观望事态进展,它在某种程度上被看做了样板。”

  几乎每一家航空公司都有一笔“债务”,拖欠中航油的燃料费用、机场的服务费用、民航局代缴给财政部的“一费一金”(机场建设费与民航建设基金),这三大部分几乎成为行业内不成文的潜规则。

  还有更糟糕的“讨债行动”。11月28日民航局就秘密召集各大航空公司,就拖欠民航建设基金一事展开通报。国家规定,航空公司每年从收入中提取一部分比例上缴财政部,用于民航基础建设。全行业一年的民航建设基金可以达到40亿元。但诸多因素,一些航空公司常年拖欠此项费用。“黑名单”中涉案者甚多。

  “民航局使出了杀手锏。”一位与会人士告诉记者,民航局宣布,航空公司拖欠的基金将从航空公司销售的机票中直接扣除,通过BSP系统(中性票销售与结算系统)直接转账。此外,民航局还准备将缴纳基金的情况作为航空公司的“信用凭证”,今后飞机引进、航线申请、航班时刻审批都要与这个信用指标挂钩。

  “航空公司只能乖乖就范。”上述与会人士无奈地说,如果因为拖欠基金导致了今后经营中被民航局“设置门槛”,肯定得不偿失。

  各方集体追讨让航空公司雪上加霜。“中国的航空公司早已入不敷出。”上述财务总监表示,尽管进行了成本压缩等种种手段,航空公司每天航班的销售收入还不足以弥补支出的成本。上市航空公司第三季度的集体巨亏就是最好的佐证。

  “我们担心的是机场追讨案引发一波浪潮。”一位行业人士无奈地表示,航空运输生产链可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