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航业:高油价走了 低客座率来了

经济参考报 2008-12-19 15:49:00

在云南祥鹏航空有限责任公司(简称“祥鹏航空”)首席市场官王新宇眼中,中国民航业2008年集体遭遇了“滑铁卢”:受石油涨价和客座率下降双重打击,传统三强负债率显著上升,上市公司业绩全部亏损,民营航空更是苦苦挣扎在是否停航的生死线上。

  在云南祥鹏航空有限责任公司(简称“祥鹏航空”)首席市场官王新宇眼中,中国民航业2008年集体遭遇了“滑铁卢”:受石油涨价和客座率下降双重打击,传统三强负债率显著上升,上市公司业绩全部亏损,民营航空更是苦苦挣扎在是否停航的生死线上。 
 
  前三季受困高油价

  “前三个季度我们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油价太高。”王新宇这样对记者说,“上半年国际油价最高到147美元一桶,航油价格一吨超过8000元。最高的时候,用油成本甚至占到了航空公司整体运营成本的近50%。就是现在,国际油价已经落到40多美元了,但国内航油价格也不过就降了几百块钱,还在接近8000元的位置上。”

  “从世界来看,航空业都是一个微利行业,纯利增长很难超过5%。去年祥鹏航空销售7个多亿,纯利润2000多万,我们就已经很满意了。这个数字在航空业内是非常好的。”王新宇接着说,“可是你看我们的成本:一架波音737飞机每小时耗油2.5吨,油钱就是2万多,是最大的一块;租飞机一天1.2万美金,合一小时接近1万元;机场起降费一次还要8000到9000元。除去这三块,还有保障安全的费用、人工费用、管理费用等,现在真是没什么可赚的了。”

  数据显示,前三季度,航空业5家A股上市公司,除了海南航空略有盈利外,其它4家全部亏损,第三季度更是无一幸免。究其原因,航油价格高涨是“祸首”。由于国内航油价格长期维持在历史高位,国航在三季度的航油成本上涨了26.63亿元。

  “现在好不容易油价开始下降了,又有几家公司为对冲高油价参与了国际油料衍生工具的交易,结果亏的幅度都很大。幸好我们没参与。”王新宇庆幸地说。

  据上市公司公告,截至10月31日,中国国航的航油套期保值合约所测算的公允价值损失约为31亿元人民币,东方航空损失约为18.3亿元,上海航空约为0.98亿元。

  现在发愁客座率

  前三季度航空公司主要关注油价太高的问题,现在油价逐步走低,但是另一个问题又浮出水面了:客座率不足。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民航改革20年来,载客量一直以两位数速度增长,而且是GDP增速的1.5倍。今年5月份以来,却开始出现负增长。

  上半年,我国灾害频发已经影响到了航空市场。“年初的雪灾,随后的拉萨事件,对我们都有影响。最严重的是5月份的地震。光是旅游退团,我们已经预计进账的1500万元收入就没了。至于旅游损失就算不出来了。5月份本来是我们的旺季,结果一地震,收入全没了。”王新宇说。

  进入下半年,随着国际经济危机对中国影响的加剧,这一问题更加凸显,即使是10月份的“黄金周”都没能拉动客运的增长。据中国民航局统计,在航空业传统旺季的10月份,民航正班客座率平均为76.9%,比上年降低2.2个百分点,飞机日利用率为9.2小时,比去年同期降低0.2小时。“我们的运输量从5月份后就一直不好,到10月份才有个反弹。原因一是黄金周,二是奥运结束了,大家都想出去走走,不过也不如往年。11月份、12月份又非常困难。”王新宇说。

  为了缓解经营困难,进入11月以来,机票打折愈演愈烈,3折以下机票成为普遍状态。飞机票比火车票便宜都不新鲜了,甚至还便宜过150元的燃油附加费。这固然有季节原因,但是也反映了航空公司目前经营状态不佳。“我们也不想对机票进行大幅打折,但是飞机和别的产品不一样,停在机场不飞也要交钱,卖机票虽然也是亏,好歹还可以弥补一些成本,也能保证现金流。”王新宇这样告诉记者。

  做好明年过冬准备

  “我们已经做好了明年过冬的准备。”王新宇说,“我们对于明年的判断谨慎乐观,比以前谨慎,但是也不必悲观。首先我们相信明年中国经济仍将继续较快增长;其次民航局最近出台了十项措施,给航空公司减了一些费用;第三考虑到明年油价肯定会下调,我们认为行业整体还将是增长的。”

  王新宇希望,民航局能降低企业的一些税费,比如在进口航材方面。他举例说,飞机的发动机要定期送出国做维修保养,现在一进一出都要交税,而且税率高达17%。

  对最近南航和东航获得政府30亿元的注资,王新宇非常羡慕:“要是我们也能获得,哪怕只有十分之一,都能解决大问题。现在我们要加强和当地政府的合作,如果云南省政府考虑给祥鹏航空注资,我们非常欢迎。”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