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垄断比给民营航空注资更加重要

每日经济新闻 2008-12-25 13:04:00

政府向民营航空公司注资,一方面能给民营企业树立战胜行业不景气的信心。但是,打破我国航空业的高度管制与高度垄断的市场,比起政府简单地注资更为紧迫。

  23日,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Hainan Airlines Company Limited,简称“海航”)旗下的两家公司获得天津市政府通过保税区投资有限公司注入的5亿资金,成为首家获得政府注资的民营航空公司。(12月24日《京华时报》)

  前些日子,国家向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Eastern Airlines Corporation Limited,简称“东航”)、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outhern Airlines Company Limited,简称“南航”)两大国有集团分别注资30亿元,引起社会舆论普遍质疑。如今,天津市政府舍弃“爱国不爱民”的偏见,向海航注资数亿资金,从而使该公司成为全国首家获得政府资助的民营航空公司。

  毋庸置疑,政府向民营航空公司注资,一方面能给民营企业树立战胜行业不景气的信心。今年是国内航空业最不景气的年份,从冰冻灾害、到特大地震再到百年难遇的金融风暴,整体亏损成为航空业的年度关键词。在这个节点,政府给民营航空公司注资,注入的不仅仅是带着“国家体温”的巨额资金,而且也注入了战胜经济阴霾的信心和勇气。

  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市场起点的公平与公正。就目前而言,亏损的并非只是国有航空,实际上,民营航空所面临的问题比国有航空更糟糕。譬如,鹰联航空有限公司(United Eagle Airlines Co., Ltd.,简称“鹰联航空”)欠费被机场扫地出门、奥凯航空有限公司(Okay Airways Company Limited,简称“奥凯航空”)因亏损使内部矛盾激化导致停飞,这些事件的接连发生,我们可以想象民营航空的困境有多大。面对航空公司的竞争主体,天津市政府兼顾民企,从而充分保证了市场起点的公平与正义。

       但是,打破我国航空业的高度管制与高度垄断的市场,比起政府简单地注资更为紧迫,所释放出来的能量也将更为丰富多彩。

  首先,会增进公众的整体出行福利。在国内,由于航空领域高度垄断,使得民营航空公司生存变得日益艰辛。而国际经验表明,航空业只有在实现充分竞争之后,民众的出行福利才会达到最大化。比如,1978年美国国会通过了《航空业取消管制法》,允许航空公司自由进入和退出所有国内航线。其结果是,20世纪80年代,美国航空业为消费者节约了1000亿美元的票价,使得上百万原本无力支付飞机票价的美国人能乘坐飞机,每年给社会带来200亿美元的净收益。

  其次,能矫正国有航空在成本支出上与民争利。事实上,国有航空的亏损,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管理成本高昂造成的。倘若彻底打破航空垄断,就会倒逼国有航空像民营航空那样,斤斤计较成本,提高服务水平。成本的下降和服务质量的上升,不仅能终结航空公司在成本支出上与民争利的现象,也能使消费者能够享受更高性价比的航空服务。

  更为重要的是,倘若进一步拓展延伸分析,打破行政垄断,也有利于增加就业岗位。在我国的市场上,具有巨大赢利机会的,不仅包括航空领域,也包括电力、石化、通信和烟草等行业。可是,这些令民间资本朝思暮想的领域,却因门槛太高而让民营企业无法实质性进入。如果打破这些行业的行政性垄断,不仅能发挥民营资本的能量,担当保增长的重任,也会带来大量的就业机会。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就业促进司司长于法鸣23日表示,明年将有2400万劳动力需要安排就业,形势将十分严峻。面对2400万就业盘子的重压,我们不妨趁机打破电力、石化、通信、烟草和民航等行业的行政垄断,让民营资本扑面而来,从而减轻社会就业压力。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