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砍成本从差旅费下刀?答对了!廉价航空瑞安、亚航正是玩成本的高手

南方都市报 2009-02-13 21:56:00

经济危机将传统航空公司逼上绝境,廉价航空逆向扩张,瑞安新年洽订400架短途飞机,亚洲航空大举进入中国北方二、三线市场

  甲之砒霜,乙之蜜糖。经济危机将多家传统航空公司逼上绝境,却红火了商务旅客原本不屑一顾的廉价航空。春节前,马来西亚交通部长来华访问,顺便也带来了他所搭乘的廉价航空亚洲航空(Airasia)。今年4月,亚航即将开通天津———吉隆坡航线,成为首个打入中国北方的廉价航空,并由此曲线进入北京市场。

  欧洲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瑞安航空(Ryanair)的行动则更为惊人,其目前正与美国波音和欧洲空巴洽商订购400架短途飞机,以配合公司长远的扩充计划。

  “市场低迷对于我们是不适用的。现在航油价格低了,商务旅客多了,摆在我们面前的都是机会”,亚航资深副总裁陈凯霖说。

  权威统计的细节差异

  在多数人的印象中,衰退、负增长、亏损是2009全球民航业无法逃遁的命运。按照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的预测,2009年全球航空运输量将由2008年的增长2%进一步下跌至-3%,行业营业利润为36亿美元。

  但若参看另一全球主要航空组织国际民航组织(International Civil Aviation Organisation,ICAO)的预测,则是另一番景象。ICAO预测指,2009年全球航空运输量仍有0.9%微弱增长,行业营业利润为38亿美元。

  数字的差异来源于统计对象的不同。

  作为全球性的航空公司联合组织,国际航协成员大多是老牌的骨干航空公司,成员公司定期航班占全球定期国际航空运输总量的93%.而国际民航组织的成员则是包括190个缔约国所属的各种类型的航空公司,统计范围更大。类似爱尔兰瑞安航空(Ryanair)、英国易捷航空(EasyJetAirline)、英国维珍蓝航空(VirginBlueairlines)、新加坡欣丰虎航(TigerAirways)等廉价航空均在ICAO的统计范围内。

  换言之,骨干航空公司外的低成本航空将在2009年成为改变国际航空业格局的主要力量。

  每5名乘客中有一人选择“廉价”

  ICAO的年度报告显示,2008年非IATA成员航空公司的市场份额增长显著,其国内定期航班数量占到全球总量的33%,全部定期航班的数量占20%.这意味着,在全球范围内,每5名乘坐飞机的旅客中,就有1名选择的是低成本航空公司。

  从全球几家主要廉价航空的业绩报告看,航班数量增加的直接效果是客运周转量和客座率的双双提高。

  瑞安航空2008年的客运周转量达到5800万人次,其中商务客达到800万人次,同比增长18%.易捷航空的客运周转量亦提升了16.6%,达到4458万人次,客座率高达84.6%,同比提升1.2%.亚航副总裁陈凯霖则透露称,亚航中国航线的平均客座率在8成以上,飞往深圳的部分航线更经常达到90%.

  相比之下,国际航协的缔约航空公司2008年全年客运量增长率大幅下降,仅增长1.6%,而2007年时这一数字为7.4%.尽管各公司年内均大力削减运力,但全年平均客座率依然仅为75.9%,亚太区的平均客座率更低至72.6%.

  2010年,非IATA运输量占25%

  
“高客座率一向是廉价航空维持运营的重要指标,如今的全球经济危机更帮了大忙。如果说当下是骨干航空公司的冬天,对于低成本航空而言却是春光明媚”,在航空业有丰富咨询经验的新加坡开锐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咨询师周浩表示。

  最明显的变化是商务客人增加了。以亚航为例,从去年6月开始,商务客占旅客总量的比例持续上升,目前已经达到25%-30%.“商务活动总是要进行。马来西亚客商在广东、福建一带有很多投资,经济不好的时候他们不得不更频繁奔波料理生意。很多大公司也在削减差旅开支,开始尝试乘坐廉价航班。”

  到2010年底,全球非IATA成员航空公司的定期航班运输量将占全球总量的25%.这对于平衡机场与航空公司之间的关系、政府部门的决策以及环境保护事务等,都将带来一定的影响,低成本航空将会在各种谈判桌上占有一席之地“,亚太航空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

  难以选择扎堆伙伴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虽然多家廉价航空公司野心勃勃,但他们并没有选择抄底并购那些陷入困境的公司。事实上,廉价航空的发展史上也几乎见不到类似的案例。一些航空公司甚至不与其他航空公司共享代码,虽然这可以帮助他们飞行更多更远的地方,也可以更省钱。

  周浩认为,除了资本的原因,更主要的也许是每一家廉价航空公司都过于独特,单一机型、低管理费用的要求更令它们难以选择合作伙伴。陈凯霖也表示,“我们的模式就是要越简单越好,与其合并后相互牵制,还不如各干各的”。

  成本!成本!且看廉价航空如何石头中榨出油来

  当骨干航空公司为压缩成本绞尽脑汁的时候,廉价航空如何做到低成本、低票价?

  行业内惯常描述是“两高两低,两单两控”。即“高客座率、高飞机日利用率”:“低销售费用、低管理费用”:“单一机型、单一舱位”:“控制可控成本、控制日常管理费用”。

  以亚洲最成功的廉价航空亚航为例,为实现高飞机日利用率,亚航所有航班全部点对点飞行,中途不经停。

  节省航程成本:17小时连续飞行,请忍耐!

  短途航线必须保证每日13个小时的飞行时间,每航点从降落到乘客下机再到下一班乘客登机起飞的全部时间仅为25分钟。空姐在飞行途中就要边兜售饮料餐食,边回收垃圾。

  长途航线(由亚航X公司即AiraisaX执飞)每天的飞行时间更要高达17小时,航点周转时间75分钟。为了节约酒店住宿费用,所有长途航线均要进行跨夜飞行。不飞主要机场,不使用廊桥也是廉价航空的法则,这样的目的同样是为了降低费用。

  节省销售成本:想要再省点吗?请网购!

  同时,廉价航空也不像骨干航空公司一样通过旅行社、机票代理等中间机构销售,70%的订单来自公司网站。“如果旅客坚持要在旅行社买票,那无异于要我的命,我可付不起那么贵的代理费”,陈凯霖戏称。而有数据表明,包括代理抽成、订票系统使用费等,中间费用已经占到中国国内航空公司票价的10%-13%.

  为了吸引旅客到网站上订票,航空公司还经常推出各种促销措施。比如仅在公司网站推出超低价机票,对在订票时同时订购饮料或托运行李的旅客提供另外折扣,这也使得航空公司可以更加准确地计算餐饮携带量,减少餐食和航油浪费。

  节省服务成本:想要服务吗?请付费!

  除了不提供免费餐食,一些航空公司还采用了差异化定价方式。由于短途廉价航空不区分舱位,甚至座位也是登机后随意乘坐,先到先得,航空公司便对那些不喜欢拥挤的人提供提前登机的服务,前提是支付少量费用。如果同行的旅客要确保乘坐在一起,那么也要多付出费用。一些高个子的旅客为了舒适起见要求乘坐前排位置,也有相应的费用标准。“我们的收费理念是‘youwantasercive,youpay’(想要服务吗?请付费)。”

  节省高端成本:想要明天就飞?请多付点!

  对于咬定省钱不买任何服务的消费者,或是在零机票促销期,廉价航空依然不担心亏本。

  陈凯霖解释称,与骨干航空一致的是,商务客人同样是主要利润对象。因为这部分人群时间高度敏感,他们会在临近起飞的日子订票,这样机票就会贵一些。而超低价机票通常都是针对几个月以后的航班,票量也不会很多。不过,即便是在票价最高的时候,廉价航空依然比同一航线上的主要航空公司票价便宜25%.

  此外,具备一定网络的廉价航空公司还经常通过低价的联程机票,即便首程航班价格偏高,第二程或第三程的低票价组合起来依然具有十足吸引力。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预测:

  2009年,全球航空运输量将由2008年增长2%进一步下跌至-3%,行业营业利润为36亿美元。

  瑞安:再给我上400架短途飞机

  亚航:深入四川盆地腹部

  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令廉价航空公司的吸引力大增,有实力的廉价航空公司也在借机深挖洞广积粮。

  欧洲廉价航空公司瑞安航空(Ryanair)副行政总裁考利2月4日在伦敦表示,公司将订购400架短途飞机,波音737-800、空巴A320和A321均在计划之内。

  该公司去年载客量达5800万人次,同比上升18%,考利认为瑞安有潜力将载客量提升至2亿人次,因此现时拥有181架波音737-800的机队有需要逐步扩充。“瑞安期望能在其他航空公司削减运力时,适当地扩充本身的航线网络,增加公司的市场占有率,新机的需求亦随之上升。而现时新机价格回落,正是购入飞机的好时机”,考利表示。

  亚航扩充航线网络

  亚航也表示,除了将于4月份开通的天津———吉隆坡航线,亚航还将在今年3月开通吉隆坡———伦敦航线。明年,亚航中国还将深入四川等内陆省份。按照亚航的规划,伦敦将成为亚航的欧洲门户,天津、杭州则将分别成为中国华北、华东地区门户,等同于曲线进入北京、上海市场。目前,亚航在全球已经拥有了7个枢纽,通过这些枢纽和门户,亚航将可把航线网络进一步扩大。

  高客座率的正面预期

  不过,即便主要成本构成航油价格大幅下挫,市场需求亦明显提升,廉价航空并非没有挑战,瑞安航空本月初刚刚发布的报告指,截至2008年12月31日的第三财季净亏损1.188亿欧元(10.4亿人民币),与去年同期赚进4720万欧元形成鲜明对比。

  亏损的主要原因是燃油成本增加以及平均票价下降,幅度分别为71%和9%.亚航也在早些时候发布了亏损报告,主要原因是燃油套保亏损6000万元。

  “市场也许更看中高客座率带来的正面预期,这使得这些公司可以更为容易地从各种途径获得资金,对公司长期发展进行投入,比如买飞机”,周浩表示。

  谨防扩张风险

  
陈凯霖坦言,对于亚航来说,最大的担忧仍是经济状况不稳定。如果全球经济进一步衰退,亚洲大量工厂倒闭,廉价航空也难免遭遇需求下滑的波及。

  因此,扩张仍需遵循规则。周浩认为,航线选择和推出更多差异化服务是廉价航空扩张时必须牢记的信条。“廉价也不是无底线的,很多人可能很反感空姐的推销,他们只想享受一段安静的旅程”,周浩说。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