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航诞生首家破产公司 东星航空几无可清偿资产

南方都市报 2009-03-31 10:16:00

由于重组进程迟迟无法推进,国内首家注册成立的民营航空公司东星航空,终于成为了中国民航界首家破产的航空公司。

  由于重组进程迟迟无法推进,国内首家注册成立的民营航空公司东星航空,终于成为了中国民航界首家破产的航空公司。武汉方面日前证实,6家债权人已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破产清算法律程序,法院方面已冻结了东星航空的16个账户。

  但有东星航空前高层透露,由于公司经营混乱,东星航空资产几乎已全部抵押,甚至重复抵押,加上所有飞机均属租赁,无法算作公司资产,债权人几乎无法在东星破产程序完成后得到任何资金偿还。

  而中航集团昨日则表示,在收购东星航空的问题上已经没有主动权,只能等待武汉方面对东星的处理方案出台后再做打算。“中航拓展武汉市场的方针没有变,只是未必要执着于某一宗买卖。”

  债权人或拿不到任何清偿资金

  按照武汉市交委方面的官方说法,东星航空的财务漏洞约为5亿元,包括拖欠飞机租赁费、机场起降费、航油费、保险费等,仅欠武汉天河机场停机费就达6000万元。同时,东星航空还存在恶意拖欠税款问题,包括截留飞行员上交的个人所得税。

  但若东星前高管说法属实,东星航空的债权人基本无法拿到任何清偿资金。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航空法研究中心主任董念清介绍称,按照《公司法》规定,公司财产应首先支付清算费用、其次是职工工资、社会保险费用和法定补偿金、所欠税款,然后才是清偿债权人权益。以东星的情况看,其资产抵押对象可以在完成缴纳税款后优先受偿,但美国通用电气商业航空服务公司(GECAS)等债权人的所得,可能只是收回租赁给东星航空的飞机。

  GE中国发言人李国威对记者表示,GECAS希望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但眼下看来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小。“东星不能一直欠钱不还,我们只好申请对其执行破产清算程序。”李国威坦陈,GECAS在拿回租赁给东星航空的飞机之余,受偿拖欠租赁款“只能是有多少算多少”。

  据了解,GE与东星航空的合作仅局限在飞机租赁层面,而以某国有航空公司人士提供的数据粗算,每架A320飞机的单月租赁成本约为30万美元,这意味着从去年9月东星航空拖欠GECAS费用开始,其已经欠下至少1500万美元的债务。

  中航静观其变

  对于原本有意重组东星航空的中航集团来说,东星的破产意味着其可能付出更低的接盘成本。

  中航集团发言人季洪全昨日对记者表示,中航集团目前仍有专项小组驻扎在武汉,但集团方面只能等待东星完成破产清算程序,视其最终处置方案再具体动作。季洪全强调称,不论收购东星航空的交易成功与否,中航配合湖北省建设航空枢纽发展规划、积极拓展武汉市场的想法均不会改变。“中航着眼于长远发展,而不是某一宗具体交易。”

  据武汉当地媒体报道,兰世立在与中航签字重组前,曾向武汉政府提出4个无法操作的要求,如在某一景区周边建设高容积率建筑,绕开招拍挂索要土地开发房地产项目等。此外,兰世立还要求中航在承接东星债务同时,再支付6亿元收购款,最终导致中航集团与东星航空的重组出现僵局。

  员工安置方案未定

  据媒体消息,停航后东星航空每天需净支出的费用近100万元。有关部门建议,加紧落实湖北省人民政府和中航集团3月10日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增加国航在武汉航空市场份额,吸纳更多东星航空的飞行、乘务、机务人员,先把停下来的飞机飞起来,再逐步解决其他问题。

  但有东星航空员工透露,周永前早先赴京与国航探讨的“湿租”方案(即将东星航空的飞机及员工全部租赁给国航运营的方案)已经被国航拒绝。东星航空一位负责处理票务事宜的员工昨日对记者表示,政府目前未对东星航空破产后的员工安置给出答复,“我们现在都心里没底。”

  兰世立的东星糊涂账

  据东星航空一位飞行员透露,由于东星航空董事长兰世立本人并不熟悉航空业,且固执自大不听劝告,导致东星运营成本高昂,到处都是糊涂账。

  “我们建议过很多次,但兰世立坚持不搞节油奖,所以我们平时都飞得很快。比如从武汉起飞去广州,南航飞机比我们早起飞4分钟,但我们比它早落地15分钟,而且我们为了防止辐射不愿意飞高,每小时耗油要比正常飞行多200公斤。”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企业招聘

查看更多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