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航空王正华:民营航空终将成为市场主体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航空公司 > 正文

春秋航空王正华:民营航空终将成为市场主体

来源:新浪财经 2011-08-04 23:48:37

春秋航空董事长王正华称受高铁冲击,3-5年内放弃1千公里内航线;在上市进程上,已与股东签订协议避免股权分散;民营航空终究会在这个市场成为主体。

  作为中国首家廉价航空公司,春秋一直用超低的票价对市场进行轰炸,除了“99系列”特价机票,春秋从来不卖全价票,最高价格是8折。然而在中国,廉价航空并不普及,因此王正华的廉价理念也受到了各方的挑战:卖一元机票,他几乎陷入诉讼困局;航班延误不赔偿,他遭到乘客霸机威胁;机上叫卖商品,他饱受乘客投诉和非议,而这却是全世界范围内的低成本航空公司都不可或缺的一项非航收入。面对廉价航空所处的两难局面,作为“一切敢为天下先”的春秋航空将如何改变这一困局?又将尝试怎样的改变和创新呢?

  机上叫卖遭抵制 将更多考虑商务旅客

  主持人权静:说到春秋航空的时候,我们很多人的第一概念是廉价航空,也会觉得春秋的机票会比别的航空公司要便宜,到底便宜到什么程度?

  王正华:大概我们这几年基本上比它们低25%—30%。我们做航空的做法和全服务公司不一样,它们是希望每一个座位卖到最好的价钱,我们是希望能把所有的、大部分的座位都卖出去。飞机一起飞以后,如果这个座位空在那里,那么这个座位的资源就浪费了。如果这个飞机,航班的时刻不太好,比如讲碰到的季节再不好,这个座位要空着,这么一个情况下我们就会用99、199、399、499的这种做法。当然卖2折机票,卖相当于硬卧的机票,那肯定是要亏的。那也就是要在旺季或者在其它的时候能够价格把它打平,略有盈利。所以,这是一个营销的方式和理念。

  主持人权静:我采访国航的董事长孔栋孔总的时候,他的观点跟您截然相反。他当时说,虽然说飞机拉起来之后,这些座位没卖出去,价值就变成零了,但即便如此他也不会去卖一折、二折的机票,他认为这样的低价会扰乱这个市场,您怎么看?

  王正华:这不是扰乱市场。因为这是适合不同客人群的需要。比如说有钱的人,他希望坐得好一点。如果经济收入差一点,他也想乘飞机。作为我们商家来说,尽可能的去满足更多旅客的需求。

  主持人权静:现在各家航空公司也在打价格战,对于很多大的航空公司来说,它7折、8折的票,甚至5折、6折的票现在也不少,那么对于春秋航空来说,它的价格如果通常意义上只是优惠30%左右的话,当价格战当中又有多大的优势?

  王正华:这实际上是不同客人群,要明白自己的市场,我的客人在哪里。

  主持人权静:你的客人在哪里。

  王正华:就像我最近开了一个座谈会,有的坐了我七八十次以上的老顾客,我把他们召来一起开会。他当时就给我提了这个想法,他说王总你重视,自掏腰包,你重视旅游客,重视没乘过飞机的人,没错,但是我们的商务客你至少重视不够。你看,我们这批人才是来回乘你的飞机,所以你理所应当要十分重视我们商务客。

  主持人权静:刚才你谈到三个定位我印象特别深刻,一是自掏腰包的、旅游的、没坐过飞机的,这个定位显然跟商务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王正华:有一点区别的,就是我们对商务客的重视不够。比如说我们在飞机上销售,销售的时候有的乘务员积极性高,还会要介绍商品的时候,声音响一点,这就是我们商务客很不愿意的。

  主持人权静:那你怎么平衡呢?到底哪部分客人才是你真正的客人?

  王正华:公司经过两三个月以后的论证,我们目前卖东西还是卖,但是把介绍商品的时间要尽可能的缩短,以至于不介绍,尤其是商务为主的航线,比如讲上海到广州、厦门、沈阳等等这些商务航线,我们把它全部停掉,有一个绿色。他说商品不卖,他问我说收入多少,我说全年会少收入三千万,他说你这个不应该取消它,这就是你的特点。但是作为商家来说,我们反复讨论,还是首先要为旅客着想。

  主持人权静:谈到服务,我们发现春秋航空跟别的航空公司还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这些标准听上去,似乎是一个服务水平下降的感觉,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比如你没有提供免费的餐饮,比如说你们的行李会比别的航空公司带的行李要更少,或者说飞机上如您刚才所说会有空乘人员在销售各种商品。这些因素是不是一个导致服务水平下降的因素,在你看来?

  王正华:我不这么认为,这些内容这是全世界目前是这么一个,你说吃饭,就像你到大街上买一个肉,他一定要你买一个本子,你会接受吗?乘飞机一两个小时,为什么要供餐,你不吃这个钱你也得付,你说这个合理吗?我们尽可能让更多的选择给旅客。

  主持人权静:你们会有一个暂无服务能力客人的名单,这些客人可能是对你们服务提出质疑甚至是投诉的,对你们的服务有更高要求的。

  王正华:绝对不是投诉,绝对不是对我们的服务不满意,是他不遵守我们原来的契约。比如讲航班延误我们是不赔偿的。

  主持人权静:为什么不赔偿?这不是服务的一个体现吗?

  王正华:我们是没有能力去做,我的机票本来就比人家会便宜一百块、两百块,像我们这么的一个民营公司,航班延误,航班中间有那么一两个人说要赔几百块,会有一小批人跟着。他说我不知道,那我说你先买票的时候,我们会有比原来大一号的字体,而且用红颜色标出来,你是一定应该看到,你不看到下面是走不下去的,我们是不会卖给你票的。他说反正我没看到。这种情况你说我怎么办?所以,我们就做了这么一个,暂无能力服务的旅客。

  主持人权静:这些旅客会进入你们所谓的黑名单的名单,以后不再会卖票给他?

  王正华:当然他只要认识,说我这个做法是错的,我以后不会违背我们的契约,我们很快就卖给他们,很少很少。

  主持人权静:就是说那些对延误没有赔偿的服务不满意的客人。

  王正华:不是不满意,航班延误谁都不满意,谁都不开心,这我们理解,我们也很不开心。我的飞机放在那么,放一天,光是租金差不多一两万美金,各式各样的费用上去又是几万美金,飞机航班的延误损失最大的是航空公司。  

  主持人权静:所以到底是什么样的客人会进入这个暂无服务能力的名单?

  王正华:他带头霸机。

  压缩成本的门道:买五折机票住三星酒店

  主持人权静:飞机的价格背后有一个更加深层次的原因是你们要有非常棒的成本压缩的能力,对于航空公司来说,有些成本是非常刚性的,是你很难去压缩的。比如说去购买航空器材的费用、燃油费用甚至是机场的起降费用登顶,这些是很难压缩的。到底你们压缩成本的办法是什么?

  王正华:习惯上说,航空的刚性成本在80%,然后柔性成本大概占20%。我的柔性成本还会比像国航,像全服务公司还要高一点。为什么呢?飞行员修飞机,他要到我这里来,他为什么愿意来?当然是我的工资要稍微高一点。

  主持人权静:你们飞行员的成本是比大的航空公司,比国航、东航、南航要高。

  王正华:对。

  主持人权静:那你怎么节约成本?

  王正华:那么就要想办法降,比如说我们坐飞机,我们公司是有规定的,我要想办法能够买到五折的机票公司可以报销,五折以上那就要乘火车。

  主持人权静:就是您自己到北京来?

  王正华:所有的干部都是这样,比如讲我到这里住酒店,我们会住三星以下的酒店。

  主持人权静:三星以下的酒店?

  王正华:对,有的车子就是低排量,类似像金杯什么这些车子,我自己来也基本上是坐比较差的车子。比如讲我们到国外出差,我们每次去都会很好的先盘算好低成本航空公司的机票,然后我们再到了机场,我们就会坐地铁,省钱的门道首先从自己开始,省钱的门道是可以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是涉及安全那是一分少,比如讲我到英国去,人家去两个三个,我们会去十个二十个。为什么?让年轻的同志们、同仁们去开眼界,像这种比你去上课,比你给他讲要生动得多。所以,我们的成本就会比人家低很多。办公费用,我的公司,人家用了十几年的酒店,然后我们把它租下来,我们也不需要很好的装潢,搞得非常简单。所以,我们整个办公经费差不多是人家的三分之一还不到。

  主持人权静:其实刚才您讲到您的员工买机票要买五折以下的,要不就坐火车,住酒店要住三星级包括以下的。员工会不会有意见?会不会有反弹?怎么样让他们认同这样的一个制度?

  王正华:有人就给我提出,王总,像你这样,你的年轻人会接受吗?

  主持人权静:对,80、90后的员工们愿意来吗?

  王正华:我跟他们说没有什么代沟不代沟的,这个钱永远一半是赚的,一半是靠省的,他们不这么做他们就等着死了。他们要这么做,他们会越来越兴旺。

  主持人权静:事实上我们也看到,比如说春秋的飞行员,他们会主动的把飞机飞得更高来替公司省油。这也说明至少在这些飞行员的身上他们是廉价的理念已经深入到内心了。但是也有人会质疑说怎么能够保证廉价的同时,让安全没有任何损失。

  王正华:所有在安全的这些投入上,我们不会比人家少一分钱,以至于我们的标准比别人会更高一点。比如说飞机的货舱门和机身边上有一个软软的材料,这些材料因为货装上装下的时候,会把它磨坏,如果万一发生一点什么事的话,比如讲里面有一个小的火星,这里面有一个洞,风能都钻进来,当然是很恐怖的事情。所以,我们当发现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们就要一定去把它重新换过。当然有的很多老的,从别的公司过来的,他说王总这么一点小的,不碍事的。怎么可能把火星带进去?我说我们就是要在万一上下工夫,我宁可大概是花了一两千万,专门把所有飞机重新检修。

  不主张燃油套期保值 春秋从不欠任何人钱

  主持人权静:除了这些日常经营型的省钱之外,在一些比较刚性的地方我们也知道你们是怎么控制成本的?比如说到飞机,目前春秋航空有多少架飞机,其中多少量是你们自己去买的,有多少量是租的?

  王正华:差不多还是租的稍微多一点,我们接下来要不断的买飞机。

  主持人权静:现在已经有的总量是多少?

  王正华:24架,买的大概才6、7架。如果说成本我认为还是买的会相对低一点,但是我们这些买的也罢,租的也罢,基本上是新飞机,差不多整个机龄大概在5年左右,比现在国航、东航、南航的机龄都要更新一点。

  主持人权静:之前春秋航空引进了16架飞机,总的造价达到60亿元,如此大的开支。对于航空来说,其实资金的回笼速度是比较慢的。如何去保证资金面的健康?是不是对是买是租会有影响?这一点上你们是怎么做的?

  王正华:我们公司经营到现在,包括最困难的时候,我们资金都没有发生过问题。2008年的年底和2009年的年初,正是我们用钱最多的,第一批买了八架飞机,主要的款项一下都要打进去。那个时候又正好是金融危机,开始我们也很担心,会不会资金有问题,结果我们这个信息往外一发,银行来的多的都是争先恐后。我最后是给了德国北方银行,他愿意出美金,还给我比较低的利息,我认为当然是好事,最后定下来了。3月份交飞机的首付款,结果也有好多银行,后来是被中国工商银行(4.16,-0.02,-0.48%)给争取到了。我给工商银行的时候就问他,很奇怪,金融危机的时候说银根紧,尤其是民航的贷款要抓得更紧,而民营的不准贷款。

  主持人权静:那为什么贷给你们?

  王正华:他说那要看,我们当然是要贷给信誉好的,而且经营好的,因为我在整个航空界,我是一个非常诚信的,所有的航空公司都会欠航油的钱,欠机场的钱,有些人以至于政府的钱都敢欠,可是我从来不欠。不管是谁的钱,我是规定,哪怕不要晚给人家一个时辰。规定是十号,我一定要求我的财务九号的12点钟,必须把款打给人家。所以,我们很多的会计,从其它公司过来,一开始不理解,说老王整个是个SB。我们过去的公司是你能欠款是能耐,是人家追着来要钱。我们是倒过来追人家。

  主持人权静:其实您刚才提到的这两次融资都是通过贷款的形式,不论跟工行还是跟德意志北方银行,为什么没有考虑到股权融资呢?那样的融资会更容易一些。

  王正华:我们本身是一个小盘子、小公司、小儿科,你把股权三下五除二拿出去,自己感觉自己的分量太小了,我们靠自己,然后一步一步的去经营。

  主持人权静:你不会用很高的杠杆做很激进的事。

  王正华:好多人说,王总,你根本不是现代的商人,现代的商人就是要靠贷款,要靠杠杆,要靠融资,我不在乎这个,我宁可发展慢一点。

  主持人权静:谈到成本控制的时候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对油价成本的对冲,我们看到很多大的航空公司,他们都会有更大的燃油对冲的空间,当油价上涨的时候,他会有相关的期权进行套期保值这样的交易锁定油价的成本。对于春秋航空来说,你们没有这样的机制,对你们来说会是一个很大的困难吗?

  王正华:套期保值这种对冲的办法,我不太主张,我的观念就是,拿来这一块钱,这一块钱上应该有我春秋人的血汗,这才是我春秋人的钱,进我的帐。

  民营航空终究会在市场成为主体

  从2004年第一家民营航空获批起航,中国民营航空已经走过了近7年的岁月。目前,国航、东航、南航三大航空占据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众多的民营航空公司,只能从夹缝里分一杯羹。

  而近两年来,东星航空破产清算,鹰联航空被四川航空兼并,奥凯航空被大田收购…,在国内民航业掀起的国进民退浪潮中,民营航空的阵营越来越小,但春秋航空依然固执地坚守着民营阵地,就算航空业哀鸿遍野的2008年,春秋航空凭借低成本策略,仍然实现盈利2000万元,使其再次成为业内的一个“另类”。

  主持人权静:它会是你们一直的定位吗?如果未来大的航空公司价格越来越低的话,廉价的目标会不会难以维系?

  王正华:个人有个人的市场定位,我的定位是选择了低成本航空,尽可能降低成本。

  主持人权静:所以未来还会一直走这个路?

  王正华:我认为我们还是非常有市场的。

  主持人权静:对于民航航空这个行业来说,因为它涉及的太重要了,涉及到人的生命财产的安全。那么国家对待国有的和民营的航空公司态度会不会也是不一样的?

  王正华:这个应该讲是一视同仁。

  主持人权静:你觉得是一视同仁吗?从您切身的感受来说?

  王正华:应该基本是一视同仁。

  主持人权静:基本还不完全。

  王正华:这个世界说是说天平,它没有天平,尤其是一个社会经济的企业,它更不可能由天平来衡量。

  主持人权静:但是在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说,对于航线这样比较珍贵资源的审批,是不是对于你们就会照顾得更少一些?存不存在不太公平这样的状况?

  王正华:应该说有这个状况,比如说上海到北京线,上海到天津线,包括上海到成都,上海到昆明的直飞航线,我们至今没有。但是这个是不是一定说不公平或者说歧视?这就有一个自己的心态。

  主持人权静:您怎么看呢?

  王正华:全中国两万家旅行社,就批了我一家,有一万几千家国有的旅行社没批。国旅、中旅总社,中央的企业没批,批给我了,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感恩?心态要好。所以我教育我们的跑航线、跑时刻的人,回来气呼呼的,回来没劲,我说你不要气,首先是感恩。第二,你去争取,比如上海到北京的航线,上海到台北的航线,我会半年一个季度听到风声我就会递报告,我去争取,积极争取。第三,暂时不批不要怨,积极争取,总有一天会批给我,你不可能改变这个事件,但是你可能改变自己。总而言之,你要抱着一种积极的心态对待这么一个给人人有机会,在这社会、在这市场做事的机会。

  主持人权静:但是对于民营航空公司来说这几年的状况并不是非常乐观,它是不是不光是心态可以决定的?

  王正华:就算是美国的民航体制也不能算十全十美,更何况中国在改革开放的这么一个三十年过程中,肯定会有很多不完善。这个本来就需要我们和政府去管,一起去完善它。所以,我对民航所有开会的时候,有点什么想法、意见,我都会很积极的去提、去反映、去争取。所以,我不认为我们现在民航的所有一切规章都是十全十美的,没有。有没有不公平?也有。但是这个都是在往前走的。

  主持人权静:所以会不会有人反问你,既然中国开放和进步也是如此之快,为什么民营航空数量还是如此之少?会不会有人问你觉得有孤独感?

  王正华:民营航空终究会在这个市场成为主体,我认为中国也一定会成为主体。

  主持人权静:你觉得会成为主体?

  王正华:对。

  主持人权静:但是现在看来似乎路还有很远,成为主体好像……

  王正华:因为全世界的航空,尤其欧美的主体航空公司、主要航空公司,几乎都是私有的,然后公众的,上市公司,最典型的就是英国航空,它的服务它有不理想,又发生了问题,和外面的竞争又发生问题。最后撒切尔把挂国旗的英国航空民营化,公众上市。

  主持人权静:我能不能这么理解,您举到了英国航空的例子,认为挂英国国旗的国有的英航最后都可以民营化,那么在中国未来是否像国航这样挂中国国旗的民航也会民营化?

  王正华:这是时间的问题,如果要坚持长期的市场经济,它就必须遵循市场经济的规律。当然中国在这一块上会比较往后,时间会长一点,但你只要坚持市场经济,这个大趋势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高铁冲击:3-5年内放弃1千公里内航线

  主持人权静:高铁的开通对于民航有多大的冲击,尤其是对于廉价的航空,可能高铁的机票的价格,尤其是对于廉价的航空,高铁的价格可能跟你们不相上下,甚至比你们还要便宜,会受很大的影响吗

  王正华:高铁刚刚开始,高铁完成了以后会对民航有一定的冲击,像现在,尤其像上海到北京的这个,这么高的速度,对很多问题的事项准备不足,舆论宣传不足,所以目前碰到了一些问题,有人认为高铁就这样了,不是的。高铁一定有一个完善的过程。它一定会走过这个磨合期,我们做航空的人自己要明白

  主持人权静:所以您刚才说到这一点,在网上有很多观点是说,最近京沪高铁出了很多的故障,航空公司就放松了一口气,觉得没有想象那么好,对我们的冲击可能会没那么大,你怎么看

  王正华:不应该会这样,我相信它会完善的

  主持人权静:你会很担心吗?对你的生意的挤压?

  王正华:这不是我担心不担心,我必须做这个准备

  主持人权静:做什么样的准备

  王正华:可以讲我们在去年前年不断的分析这个,应对的方案就是1千公里以内,我尽量把它放弃,逐步逐步放弃这个市场

  主持人权静:那你们的航线1千公里以内会占很多的比例吧

  王正华:比较多的比例

  主持人权静:这个应对对你来说很困难

  王正华:3年5年以后逐步都要放弃它,我就去飞1000公里以外,1500、2000,当然这个航线就比较少了,这没关系的,你把这个市场做好,跨水、跨海铁路没办法吧,飞日本、飞韩国,它能去吗,民航总局也提出所谓国际化,尽快去国际化,这不是你愿意不愿意,你必须现在就开始做准备,1千公里以内要准备把它放弃,过去做得不错,现在要把它放弃,而且最终是一定要放弃,大部分要放弃,我认为,对我,当然对全服务公司可能会保护,保留下来一半或者是一半多的,但是在500公里左右的,我认为他们也很难保存下来,也要准备放弃。

  上市进程:已与股东签订协议避免股权分散

  主持人权静:我今天看到一篇报道是路透社发出的,不知道是不是符合您的本意,说春秋航空将会在明年一季度A股上市,计划融资80亿元。

  王正华:这个是有偏颇的,第一个我没有说过融资80亿,我是说06年的时候,花旗银行曾经对我们上市以后的市值评估。

  王正华:有过这么一个评估,80亿以上,市值,他现在变成是融资规模了,融资80亿,那差别太大了。

  主持人权静:现在这个计划有哪些是可以说的,是可以公开揭露,对于上市这件事您是怎么想的

  王正华:我们上市,钱实际上对我不是第一位重要的,凭我的诚信,凭我的业绩,有的银行跟我说,王总你不用担心钱,不行我们可以搞银团。

  主持人权静:银团贷款。

  王正华:我们可以,我们一定给你解决。

  主持人权静:会有时间表吗?

  王正华:这个时间表很难说的,就像我要批北京航线一样,最后是民航局说了算,他认为从他的全局,或者是他认为条件符合了,最后的权在谁手里。

  主持人权静:是你说了不算的事,我们也看到报道的您的管理团队是持有公司很大股份的,30%左右,为什么会有这个结构,股权分散会是您担心的方面吗?

  王正华:券商来了以后,我才知道股民们会有这个担心,股权过于分散,会不会有人会套现,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

  主持人权静:怎么解决

  王正华:我们80%以上的股份的我的股东们,我给他们签了一份协议,这个80%的款你们是不可以随意去套现的

  主持人权静:如果他们想套现是要经过你同意的

  王正华:我会另外给他们一个比较小的份额,除了分红,不在这个80%这个范围,也就是说你不要影响股民的利益,更不能损害股民的利益

  儿子有可能成为未来春秋的接班人

  20多年前,作为上海长宁区遵义街道党委副书记,王正华为了解决返城知青就业问题创办了春秋旅行社。这个旅行社从一间只有两平方米的铁皮屋,发展成全国经营国内游的第一梯队。2005年7月,王正华选择了一直都不被国内业界看好的低成本航空,创办春秋航空公司,成为第一批涉足航空的民营企业。

  主持人权静:在这么多可以做的生意里面,为什么选择了民航业,这个民营的涉入如此之少,推开这个门更困难的这个行业

  王正华:我是1994年取得中国国内旅游全中国第一了以后,我就在研究我将来该怎么办,我把全世界旅游做的最好的十个公司,十家企业把它放在一起,德国的TUI它有100多驾飞机,是旅游包机航空公司,它是私营的。而且中国未来这么竞争这么剧烈的我认为有开发的可能,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学TUI的办法包飞机,把人家飞机趴下来的时间我把它这个时间拿过来飞,把人家空出来的位置我拿过来我帮他卖,所以这样呢,我会去做的,包飞机、包座位,1997年以后,我感觉我可以做这个,我就把飞机包下来,包下来以后,我每三个月到半年,我会给民航总局递一个报告,送到民航总局,人不收我的,你们旅行社跟我们什么关系啊。

  主持人权静:觉得不可能的事。

  王正华:不可能的,然后我也没跟他说我要成立航空公司,我就给他递报告,我大概做了一两年两三年以后,他们就感觉,王总你的这个报告,一开始我们认为不收,航空公司都没有像你们,航空公司机场都没有像你们这么卖力,半年三个月就送一次报告,你们的报告很有内容,到了04年1月份国务院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有当时的杨元元局长作为主讲人,路透社记者就问他,说你们是不是会对民营航空,私营企业开放,最后你知道杨元元局长开口第一句话就说,是的,我们会给一个中国的大型的私有的旅行社,还有其他几家,我讲是民航请我来的,是不是这样,我报告还没递上去呢,事先做的工作

  主持人权静: 我们也想知道,为了这个航空的梦你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每天要工作多少小时?

  王正华:这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就像我喜欢我的旅游航空,早上像现在这样,早上5、6点多从家里出来,然后到了公司7点多钟开始打拳,我从3年前开始带徒弟,我现在带了大概有400、500个徒弟?

  主持人权静:太极拳的徒弟。

  王正华:有公司里的,有公司外的,我把这个也作为一份事业,这个事业叫做授人健康,打完太极拳以后洗个澡。一般工作到9点钟10点钟。

  主持人权静:晚上。

  王正华:嗯。

  主持人权静:其实每天要工作13、14个小时?

  王正华:基本如此每周大部分时间都是7天的。

  主持人权静:会考虑什么时候退休,开始过清闲的生活,对民营企业来说一个非常重要的是传承和接班人的问题

  王正华:我们现在的公司,我刚刚说了,航空有我的CEO在主持,旅游有我的总经理在主持,他们的日常办公会议,我都不参加的,创造一个,有我更好,没有我也没关系,当然我也跟他们事先说了,我想了解的,我想干的,你应该允许我去干,允许我去插手,但责任还是你的。

  主持人权静:您的儿子王煜也是学管理层入股了春秋,现在他的职位是春秋航空的高级副总裁,未来在公司当中他会扮演什么角色,您会觉得他是未来您的接班人吗?

  王正华:有这个可能。

  主持人权静:作为一个企业中的领导或者是管理者你怎么评价他的工作?

  王正华:他不笨,在进公司以前,也在美国待了8年,我让他到社会的最下层去,我给了他5万人民币,完了以后,你把5万人民币花完了可以回来,可以在那里念书、生活,但是这个钱是你自己去挣。

  主持人权静:5万人民币在美国应该干不了什么。

  王正华:他就在那里过最苦的生活,一天要打两份工,和墨西哥人一起做体力活,我的同事去看他的时候,回来把我狠狠的臭骂了一顿,说你简直是虐待狂,虐待你的儿子,他在那里一个十来平方的地下室里面要住10个人,回来的时候带了两张硕士的文凭,还带了3万美金回来,当然现在在公司,我对他的评价,所以我说他是不笨的,因为他了解外面的,但是他要干成事情也非容易,他能干成事情,他可以做未来的总经理CEO,他如果干不了,何必让他来干呢。

  主持人权静:你觉得他什么时候可以让你足够放心的去接你的班什么时候打算完全不再管公司的事,真正好好享受退休的生活?

  王正华:我要是真正不管公司的事的时候我会很难受,我开玩笑说,我完全不管公司的事情最好的一个状况就是老年痴呆。

春秋航空 廉价航空
0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