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车事故溯因未果 高铁投资冷冻期或已过

南方都市报 2011-10-28 09:10:30

中国南车和中国北车两大高铁龙头,最近分别计划融资约90亿元和71亿元。近期铁路行业暖风频吹,政策微调为铁路融资“解渴”。

  中国南车和中国北车两大高铁龙头,最近分别计划融资约90亿元和71亿元。

  “7·23”事故后,中国高铁由“跨越式发展”转向“可持续发展”,被外界解读为高铁建设减速,且面临着巨大的融资困境。大批地方高铁项目缺钱停工,全球对高铁业的投资开始重新评估。

  面对舆论的巨大压力,日前,高铁业国字头企业中国南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小刚在25日出席第一财经2011年中国最佳商业领袖活动现场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近期政府高层传出的信号是,国家对高铁的投资已经开始松动。

  近期铁路行业暖风频吹,政策微调为铁路融资“解渴”。10月26日,中国北车公布不超过71亿融资计划。而同日招标发行的2011年200亿铁道债出人意料遭疯抢。信贷方面,银行也正计划开闸放水,传言铁道部近期还将获得超过2000亿元的融资支持。

  地方铁路融资遭遇尴尬

  “7·23”温州动车事故后,令业界对于高铁的“跨越式发展”产生质疑。在安全检查和融资吃紧的双重压力下,我国铁路投资快速下滑。8月份,我国的铁路投资额降至年内低点353亿元,较前两年月度投资额过千亿元的规模大幅缩水。

  铁路投资的下滑,对施工方有直接影响。据报道,目前广东境内三条高铁线路无奈“冬眠”,厦深、南广、贵广等高铁出现不同程度的停工缓建,直接原因就是高铁建设资金断裂。数据显示,今年铁路工程建设仅有三成正常施工。

  对此现象,赵小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高铁建设放缓并非因“7·23事故”。

  但赵小刚坦承,地方铁路确实不少暂停或者缓建。2008年、2009年,为了应对金融危机,中国实施了四万亿刺激政策,其中包含了很多地方铁路项目。地方政府和铁路部门加快发展地区性的城际铁路项目,而这些项目由于上马快,早期的评估可能没有完全到位,且在整个铁路网规划里面原来就没有这些计划,使得铁路建设出现一定的泡沫。赵小刚估计,这一块投资占整个高铁规划的比重还不到5%,对这一块再重新评估并不影响中国高铁的发展。

  社保基金50亿融资承诺落空?

  高铁建设资金的匮乏,也直接影响到南车、北车这样的上游设备供应商。从“7·23”事故后,中国南车股价一路走低,从6.63元一路跌至10月11日的最低价4.37元,直到近期才随大盘逐步反弹,昨日收盘价为5.33元。

  面对跌跌不休的股价,严重缺血的中国南车不得不调整融资方式。8月份,中国南车公告称,由社保基金和南车集团两家参与的110亿元增发预案被迫暂缓审议。9月底,中国南车新的增发方案公布,增发价下调26%,募资总额缩水20亿元,社保基金之前慷慨承诺的50亿元也未出现在新的方案中。

  对于中国南车的再融资,赵小刚表示,对新的再融资方案充满希望。“原来增发锁定时间为3年,现在锁定时间缩短至1年,我们将定向增发面也扩大到10家。对社保基金投入,我信心很足。”

  “7·23”事故中追尾的两辆列车,均为中国南车制造,中国南车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采访中赵小刚澄清,“尽管调查组还没最后结论,但目前能够确定的是,事故的发生和动车组无关。”

  赵小刚称,“7·23”事故后,南车订单和出口有增无减,目前手握500亿的订单。“南车接到的订单通常是第二、三年交货,500亿动车订单会在明年交货。”他预计,今年年底较去年同期的销售额会增长50%。“客户订购的是南车生产的车辆,而不是购买信号系统(注:‘7·23’事故和此后发生的多起铁路事故,原因都指向信号系统)。南车虽然现在没有进入信号领域,未来也有计划向信号领域拓展。”

  由于铁道部资金紧张,拖欠了南车巨额货款。中国南车半年报显示,公司今年上半年的应收账款大幅增加,高达266.26亿元。

  对此,赵小刚表示,这种情况在四季度会大大缓解,“今年以来,铁道部支付中国南车货款的力度,相比往年的确差了很多。”赵小刚进一步透露,“铁道部订单大概占了中国南车市场的50%。国务院发改委高层也在积极协调银行和铁路的贷款和融资,铁道部针对中国南车的还款计划,预计在11月到12月间,会有很大的好转。”(文/高凌云)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