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元陈妙林:退居幕后一年间

浙商 2011-11-17 17:05:30

开元旅业集团创始人陈妙林:“做人要留有余地,就好像骑车一样,我一定给自己留一口气。”

  “做人要留有余地,就好像骑车一样,我一定给自己留一口气。上坡的时候不会和年轻人争,不会落在最后,但也不要冲在最前面。”

  10月中旬,去美国度假一周的开元旅业集团创始人陈妙林,手机一直开机,但几乎没有接到任何来自公司的电话。短信每天倒有上百条,但是基本上都是垃圾短信:卖房的、读EMBA学位的,与工作无关的竟“占到八九成”。上半年,他与车队去骑行环法自行车赛的路线,历时19天。中间正好有一个端午节,除了下属发来的数条祝福短信,同样没有任何公司的事情找到他。

  美国回来的第二天,陈的5名下属,一个人汇报15分钟关于这一段他离开的时间发生了什么。但也仅此而已。

  “我很高兴。”陈妙林说。他将这些归功于自己的团队。这是他2010年10月辞掉开元总裁以来,最轻松惬意的一段时光。

  他住在距离自己的产业杭州开元名都酒店不足一百米的小区内,打开窗户即可以看到酒店的大楼,这座浙江第一高楼的纪录至今未被打破。

  “做人要留有余地”

  从杭州萧山宾馆到开元名都酒店,地理上不过10分钟车程。但这10分钟车程陈妙林走了二十多年。“对你们来说可能时间比较长,但对我来说,从三星到五星,这是一个跨越。”

  25年前,从萧山物资局调至萧山宾馆任总经理时,陈妙林33岁。他从服务起步,致力于改变这家政府招待所的面貌。

  不久,钱塘江边的一所疗养院找到他,说自己撑不下去了。陈妙林同意帮助整修,条件是占得一部分股份,这成为开元第一个类度假村项目。这一项目让他尝到了甜头,1996年开始,陈妙林将度假村利润用于购买长三角和珠三角二三线城市中经营不佳的酒店,并进行重新整合。地方政府十分欢迎,免税之余,甚至允许配送土地做商业地产开发。

  2000年,萧山最后一批国有企业改制。陈妙林以6000万元的价格买下开元旅业全部股份,并使业务继续向下级城市延伸。开元开发的基本模式是以酒店进行抵押获得银行资金,而后进行地产开发,但前提是必须保证每年稳定的开店速度。此前酒店营建全部依靠自有资金扩张,步伐缓慢。2005年之后,开元仿照外资酒店经营模式,输出品牌管理。

  “最难的是开始创业的第一桶金,做大之后随便做也能赚钱。如果不想发展,一年五六亿元利润、七八亿现金流是很容易的事情。但事情总是双向的,钱难赚的时候管理好做,钱好赚的时候管理很难。”

  绿城的宋卫平与陈妙林是故交,陈妙林说两个人的“脾气十分投缘”。宋对陈反复说的一句话是,改革开放这三十年是一个难得的机遇,一旦错过可能这辈子也找不回了。“我认同他,但是我要顾及退路。做人要留有余地,就好像骑车一样,我一定给自己留一口气。上坡的时候不会和年轻人争,不会落在最后,但也不要冲在最前面。”

  2009年,陈妙林和宋卫平在西湖国宾馆做一档财经节目。主持人先问宋卫平:在经历了2008年的起起落落之后,2009年过得究竟怎样?“差一点我就死了。”宋卫平淡然答道,“但2009年活过来了,所以基本上就是死去活来。”

  “他说话一直很实在。你看他现在在媒体上说的一些话,可能我们觉得不适合,觉得有些极端。但是他就是那么一个感性的人。”陈妙林说。等问到陈妙林的时候,他答,自己对地产一直不那么乐观,所以2008年的时候开元发展并不算快。“好处是我们走得比较稳健。”

  “我们两人做企业的理念是不一样的。2008年的时候,宋卫平说要做全国第一,我当时就呆掉了。他那个时候可能连中国地产前十都排不上,而王石的万科已经跨过了1000亿元的门槛。但是到了2009年,他真的做到了。他要做就做最大,他就是有雄心壮志,但是我压根没有这样的想法,我想的就是在百年之后,开元还能生存下去。”

  “唯一不顺的是企业上市”

  开元上市前后长征七年,至今仍在途中。“我做事情一直很顺利,唯一不顺利的是上市。”他说。

  早在2004年,开元即开始筹划上市申请,和他一样在努力的地产公司还有许广跃的郡原地产。不过到了2011年9月,原计划借壳*ST北生(600556)的郡原,被以“不符合现阶段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的要求”撤回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的申请文件,再度折戟资本市场。

  按照原有赴港上市计划,开元酒店和浙江开元萧山宾馆、杭州开元之江度假村、萧山开元城市酒店、杭州开元阳光休闲山庄将整体打包上市注入开元商业经营公司,预定发行8000万股本,融资2-3亿港元。当时投行凯雷以1亿美元注资,占股比例约在30%。

  不过2005年10月,情况发生了陡转。香港会计协会出台新的固定资产折旧标准,将原有的40年折旧年限改为20年(与内地政策保持一致)。在新的实施细则下,开元酒店与另4家酒店业务预计的年底6000多万元的纯利润在新标准下将缩水1800万元左右。原计划无法实现,陈妙林一度考虑延迟一年到一年半再行上市。

  后经过董事会的讨论,开元再次将上市计划推迟至2008年之前,计划融资8-10亿港元。按照陈当时的计划,将在上市资产中加入新开业的5家酒店管理费,另外,杭州开元之江度假村将拆掉重建,40%开发成酒店、60%开发成房产。考虑到土地升值等因素,“估计能够赚5亿元,这些将反映在上市后3-4年的利润报表上。 ”

  一切看起来遥远而漫长。香港上市遇挫之后,开元曾一度考虑进军A股。但与壳公司进入实质谈判程序的开元再次碰上了政策壁垒。2008年,房地产借壳上市也被全面叫停。

  “政策出来之后,你明白在A股上市是不可能了。如果单纯是酒店业上市意义不大,因为缺血的是房地产。我们当初的想法是,酒店在A股上市,而地产在H股上市,但关联企业之间资金也不能相互拆借,所以最终只能整体打包上市。”

  上市计划拖延到2011年之后,募资金额也发生了变化。一度有消息称,今年9月开元酒店将赴港上市,募资为15.6亿港元左右。申请书显示,计划到2015年,开元酒店将投资和管理655家以上四、五星级酒店,和60家以上中高档商务酒店,上缴利税及总资产争取分别达到20亿元及400亿元以上。

  不过陈妙林强调:“你回过头看那些波折,可能祸兮福所倚。”他打消了全部打包上市的计划,“好像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如果篮子掉了呢?”

  “怎么比得过年轻人呢”

  2011年9月底,均瑶二十周年庆典上大佬云集,柳传志、马蔚华、周成建、王中军、黄怒波、冯军等都前往捧场,其中一场名为“通向百年企业之路”的论坛上,当地一位工商联副主席说,现在企业家聚到一起,最热门的话题变成了谈论身体健康。

  这个时候,大家不约而同地回忆起7年前去世的创始人王均瑶,当时他不过38岁。比企业生存危机更严重的是企业主的健康危机。

  开元旅业稳坐中国酒店榜眼多年,但60岁的掌门人陈妙林鲜有皱纹,看起来仍旧十分年轻,这得益于他多年的生活方式。

  陈妙林因多次长途骑行被外界所熟知,他回忆住在藏民家的狼狈经历:吃住糟糕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洗手间,要上厕所的时候必须跑到野外去。比没有洗手间更可怕的是,藏民家中大多养狗,夜凉如水,四周无限空荡,唯独狗吠此起彼伏。他满脸愁容地问藏民,到底该怎么办?藏民大笑,说拿着棍子防身,狗只敢吠而不敢接近;又唯恐迷路,所以还必须带上手电筒,这样给如厕带来新的难题:他们必须一手拿着棍子,嘴里叼着手电筒,然后一手解裤腰带……想到这里他哑然失笑。

  那次骑行爬到最高峰时,队员们相拥而泣,然后照了骑行过程唯一一张合影。尽管他说自己“再也不会这么干了”。但是登顶的一刹那,“其中的成就感,比开三家酒店还要多。”陈妙林还被队友怂恿着唱一曲,他选择了清唱《小白杨》来激励斗志。

  “我觉得苦难是好事。”陈妙林说,“我很多次回过头想:赚到的钱可能八辈子、十辈子也花不完了,你会问自己这是在做什么呢?创始人一旦迷失,这个企业也就迷失了。但在这个过程里,你给自己设定一些目标。回过头咀嚼,都是美好的。”

  2003年,陈妙林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说,自己的股权会慢慢降到34%,其余的都送出去。如果这一代送不掉,那么等到下一代的时候再慢慢送。

  会议结束之后,他的律师说:“我觉得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最好只降到51%。”“我明白他的意思,希望我还是控股。我觉得没有必要。我有什么比得过年轻人呢?可能是经验,但是经验他们迟早也会有。”陈妙林说。

  2010年,陈妙林曾与宗庆后作为浙商代表,同去福建厦门参加当地的一个会议。宗庆后只有助理兼秘书随行。“我觉得不可思议,这样庞大的一个企业他一个人独自扛起来。换作我可能做不到。”他谨慎地评价。

  2010年10月,陈妙林从总裁退出,由其兄弟陈妙强接管,但他仍担任董事长。两个女儿,大女儿目前在香港一家投行工作,小女儿早已嫁人,均没有太多接班打算。

  “我希望自己60岁时退出总裁一职,65岁交出董事长。如今看来,比预计要早。我觉得这是个人观念的问题,有些人不喜欢大权旁落,而我则希望个人更自由一些。在企业做大和个人自由之间是否能够找到某种契合,我想可以。我已经给开元贡献了一个好团队,虽然走的时间很长,但是一步一步很稳健。”

  陈妙林回忆起许多年前,大女儿坐在自行车前车杠,妻子坐在后座,小女儿坐在腿上的情景:“其实没钱的家庭比较幸福吧。”(文/张玲玲)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