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珍澳洲CEO:结盟新航打开亚太航空市场

民航资源网 2011-11-19 11:39:14

维珍澳洲航空CEO受访时表示,新加坡航空是其合作伙伴之一,而从商业的角度来说,通过新加坡这个门户打开亚太地区巨大的航空市场非常合适。

  维珍澳洲航空公司(Virgin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约翰•博格提先生(John Borghetti)接受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采访。

  记者:博格提先生,您担任维珍澳洲航空CEO已经一年有余。这是你之前所期望的吗?

  博格提先生:这跟我原来的期望很不一样。这份工作比我原来想象的更令人兴奋,我们现在面临着很多前所未有的机遇,这使得我们的计划能够提前实现。在过去一年里,由于油价上涨和火山喷发等事件,航空业受到一连串的打击,考虑到这个背景,我们敢说这个话是很不容易的。

  记者:你能具体谈谈你所指的那些机遇吗?

  博格提先生:我们对“维珍”这个品牌的利用能力远远超过了之前的预期。维珍集团使用同一个品牌,发出的是同一个声音。“维珍”品牌的力量是巨大的。根据正常的安排,我们使用“维珍”这个品牌并向维珍集团支付一定的费用,自然而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有比较好的表现。我们有义务兑现承诺,而且我们也做到了。同时,我们成功地吸引了市场两端的顾客。在澳大利亚,维珍集团主要与休闲市场打交道,但是我们对澳洲的商务市场也有较大影响。

  记者:各股东和合作伙伴如何影响你的策略?

  博格提先生:我们和新西兰航空公司(Air New Zealand)、阿提哈德航空公司(Etihad Airways)和达美航空公司(Delta Air Lines)以及新加坡航空公司(Singapore Airlines)是紧密的合作伙伴。这四大航空公司都是很强劲的品牌,它们在客户服务方面均享有盛誉。即便如此,我们在选择合作伙伴时仍然十分谨慎,我们必须维护“维珍”的品牌形象,并考虑公司的实际需求。所以,与那些坚持高服务标准的航空公司进行合作是非常重要的。

  这些合作伙伴都将对我们的决策产生好的影响。为了与同类竞争者匹敌并补充澳洲强劲的国内市场,维珍澳洲航空需要建立一个国际性的运营网络。显然,由于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资金去购进数百架的新飞机,达到这个目标的唯一途径就是与其他航空公司进行合作。

  记者:寻求合作伙伴是航空公司赢利的唯一途径吗?

  博格提先生:在我看来,寻求合作伙伴是航空公司的唯一生存之道。但我认为这一规律并不仅限于航空业。没有合作伙伴,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可能成为能够提供全球性服务的全球性企业。有趣的是,航空业与汽车制造业大致起步于同一时期。而同汽车制造商的数量相比,现在世界上又有多少家航空公司呢?一家航空公司和一个民族的自豪感是密不可分的。这种情感不一定是坏事,但我们应该使它成为一个于我们有利的因素,而不是合作之路上的绊脚石。

  记者:你打算如何利用亚太地区的巨大潜力?

  博格提先生:我们预计将在近期与新航签署正式合作协议。新航在亚太地区拥有无可匹敌的航线网络,我们希望通过与该公司的合作加入到这个地区之中。新加坡拥有优越的地理位置,是连接澳大利亚与其他亚洲国家的完美纽带(尤其是中国),从新加坡出发能够到达这个地区的每一个大型城市。从商业的角度来说,通过新加坡这个门户打开亚太地区巨大的航空市场,是很合适的。你很难将中国和澳大利亚的每个大城市都直接连接起来。

  记者:亚太地区作为全球最大的航空市场,是否同时承担了相应的责任和领导作用?

  博格提先生:完全正确。亚太地区一直很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这从最近举行的国际航协年度大会上可以看出,亚太地区很多航空公司的领导都参加了这次会议。尽管如此,对航空业来说真正重要的是,每个地区都应该作出相应的贡献。我们在会议上发出的信号是,航空业正在成为一个全球性产业,我们不能让某一个地区的观点主导全球议程。国际航协在确保我们用同一种声音说话方面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这种情形必须得以保持。

  在环境问题上,整个行业的立场是统一的。但是某些航空公司在有关智利火山喷发问题上有不同意见。今年早些时候,由于智利火山喷发,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航班受到严重影响,这也导致我们公司短时间内停飞了一些航线,其中主要是飞往新西兰的航线。相比其他航空公司,我们率先实现了复航,但我们确保这么做是100%安全的。

  我们必须从最近的火山灰危急中吸取经验。作为一家航空公司,我们学到了很多有关火山喷发、公司运营和客户服务方面的东西。我们与澳大利亚民用航空安全局(CASA)有着良好的关系,我们向澳当局表明了我们对于安全管理的明确承诺。我们必须向全世界的民航监管机构表示,航空公司能够对是否应该复航作出最佳决定。

  记者:一般来说,航空公司是否能够让政府理解航空业的需求?

  博格提先生:澳大利亚政府对航空业有着非常务实的态度,我对此毫无反对。但有些方面的问题还有待解决。空中交通的管理和相关基础设施建设应该得到改善,这将有助于我们减少碳排放,缓解环境问题。

  最近这个话题在澳大利亚引起了很大的注意,澳政府将从明年开始收取碳排放税。如果引进一种基于市场运行规律的碳排放税计划,澳当局将在2015年之前按固定的税率收取碳排放税。最终碳排放税将成为施加给航空公司的又一个负担,而这种负担必须要反映到航班票价中,所以最后受到影响的还是消费者。

  记者:航空公司是否将被视为污染大户?

  博格提先生:我个人不喜欢航空公司被称为污染大户。首先,航空业对于贸易和旅游都是很关键的,尤其对澳大利亚而言是这样。澳大利亚国土广袤,所以在有限的时间内,乘坐飞机通常是唯一可行的出行方式。

  另外,航空业一直在不断地在减少碳排放。仅在过去的十年里,航空业的燃油效率就提高了24%。之所以取得了这个目标,是因为应该提高燃油效率是再简单不过的常识。消耗的燃油越少意味着购进的燃油也越少。所以我们一直努力提高燃油效率,我们不需要碳排放税或者碳排放计划来提醒我们应该这样做。自从航空业出现以来,航空公司、飞机制造商以及发动机制造商一直在努力减少碳排放。

  记者:航空业自开端以来利润率一直低于1%,今后航空业是否能实现持续盈利?

  博格提先生:这很难说。不同的航空公司有着不同的目标,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我们对运力的增长必须更加审慎,促进航空市场的发展与给航空业造成长期损害是不一样的。行业竞争非常重要,我对此深信不疑,但事实是现在航空业的利润与运载能力是脱节的。

  我认为我们应该更多地谈论客户服务、品牌形象和市场营销,以及这三者对于利润的影响。世界上各航空公司的运行模式都大同小异,我们可以在这三方面进行合作以降低成本。同时我们也必须谈论另一方面的问题,那就是提高收入,航空公司常常忘记了这一点。(文/柴文翔编译)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