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疯”投背后

《环球企业家》 2012-01-12 18:55:58

神州租车、拉卡拉先后成为联想控股核心资产囊中物,近期又买入“乾隆醉”酒业,不禁让人疑惑联想控股为何频频“买酒”?

  联想控股频频“买酒”?与其计划在2014年到2016年间整体上市的目标不无关系。

  农业投资板块的管理难度甚高,需要资金、渠道、大系统规划……缺乏积累的联想控股如何把控?

  缪如焕从座位上站起来,擦了擦满脸的汗。

  一场并购案让他站到了聚光灯下。2011年第一场雪在石家庄落下那天,河北乾隆醉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乾隆醉”)宣告易主,联想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想控股”)收购其87%的股份。站在聚光灯下的缪如焕,是乾隆醉的董事长。

  卖掉执掌帅印超过40年的乾隆醉,缪如焕是怎么想的?但让更多人疑惑的另一个问题,则是联想控股为什么要买入一家白酒企业?因为在大部分人的印象里,“联想”这个品牌还与电脑、IT这些词连在一起。

  而收购乾隆醉并非联想控股涉足白酒业的开始,也不是最后一次。早在2011年6月,泸州老窖(000568)就公告旗下武陵酒业引入联想控股作为战略投资人,联想控股以1.3亿元换得武陵酒业7843万股。2011年12月,联想控股还有意洽购孔府家酒。“这是一个系列的组合拳,”联想控股酒业投资公司总经理路通说,“进而形成母公司核心运营资产中的一个板块。”

  联想品酒

  去年9月的一个公开场合,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在公开场合被问到了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不买一二线品牌?彼时联想控股已买入武陵酒业,尚未入主乾隆醉。

  柳传志回应道:“在考虑行业外,我们还得考虑特定企业的资金需求量有多大,联想控股又是否能充分供应?”乾隆醉董事长缪如焕则告诉记者:“过去几年,我们的年均增速始终保持在20%-30%之间。”据了解,乾隆醉2010年的销售收入为 10亿元左右。

  据联想控股内部人士透露,公司也想买品牌白酒,“但算了半天,买不起”。路通的解释则是,这有利于联想控股在现有基础上“通过运营提升和品牌升级实现跨越式增长”。此外,乾隆醉旗下的板城烧锅等品牌具有历史、产品和渠道基础,处于区域内第一阵营,有可能在白酒行业整合中分得一杯羹。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有超过18000家白酒企业。“在整合过程中哪些品牌能够留存下来?”中国酿酒工业协会理事长王延才说,行业发展的经验是“那些有历史、有根基的”。

  涉足大农业,一直在心怀“产业报国”的柳传志视野里。“农业关乎老百姓的基本需求,更关乎中国的荣誉、我们的脸面。”柳传志说,“何况农业项目若能形成品牌,本身就会有很好的利润。”白酒是联想控股最早在大农业领域落子的细分领域。

  布局直投

  利用自有资金投资白酒,这只是联想控股直投冰山浮在水面上的一角。

  时间回到2009年9月,借泛海入股之机,联想控股宣布了新战略。“作为纯粹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无论是联想投资还是弘毅投资都是寻求退出,把钱还给LP(Limited Partner,有限合伙人,一般是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出资人)的。”柳传志解释说,控股层面做的直接投资则是“不卖的,是要买下来自己经营的”。

  现代服务业、农业、化工是联想控股圈定“买公司”的三大领域。在乾隆醉之前,神州租车、拉卡拉都已是联想控股核心资产,这两家公司属于现代服务大范畴,前者是租车业,后者则是与金融挂钩的支付行业。

  投资这三个领域,是联想控股布局直投之后首选确定的事宜。柳传志阐述其中的逻辑是:首先市场空间要足够大、要结合内需,公司本身的资质要相对好。为此对核心资产,联想控股寻求控股权,“要占有51%以上的股权”。

  无论是联想控股180亿元在山东布局焦化基地,还是频频出手现代服务业,似乎都没有它“饮酒”那么受人关注。其中原因,是农业投资的难度比之其它领域更甚,不仅要有钱、要有人组织,还要有大的系统设计和政府的配合。硬币的另一面则是整个联想系都没有农业投资的“经验”,无论是联想投资还是弘毅投资此前都没有涉足大农业。联想控股能否“酿”好乾隆醉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醉翁之意

  买入、持有、运营“乾隆醉”们的目的又何在?

  柳传志曾在多个场合宣布,联想控股将在2014年到2016年间整体上市,“需要持续、稳定的利润来源来支撑股价,否则控股就没法上市了。”柳传志解释说,决不能出现联想控股上市后前两年利润增长非常快,换来一个好的市盈率后却出现利润持续下滑的情况。

  “哪些投资案在什么时候形成立论,我们有一整套执行和监督的方式方法。”柳传志说,后续的投资案的增长曲线会有不同的斜率,发力点也会各不相同。所有的核心资产就像联想控股股价所依托的两级火箭,第一级火箭包括了“联想集团”,在上市时就已经有了一定的“吨位”;新投出来的“核心资产”则构成了第二级火箭的重要部分,其在上市后要求有年均30%的增长率以支撑股价。

  这是2008年初那场讨论的最后结果。彼时柳传志在联想控股内部发起了两次讨论:这个公司未来是干什么的?我们要往哪个方向走?要通过投资形成新核心“产业”则是最后的结论。柳传志心里却已经很清楚了:联想控股的未来,是要通过“股权投资投出新的核心产业来”。之所以要发起这样的讨论,是为了让公司内部步调一致:联想控股开始了向投资控股公司的转型。

  作为投资控股公司,联想控股的路线既不同于巴菲特也不同于复星国际,它选择了“用投资赚来的钱再去投资不会出卖的产业”的路径。彼时,联想投资和弘毅投资已分别运营了8年和5年,联想控股早期对这些基金的投资正慢慢实现正现金流。收益除一部分循环进入新基金外,其它则可以成为联想控股核心资产投资的弹药。“他们的经验则是另一大贡献。”柳传志说。(文/杨杨)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