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思继:铁路改革不光是大部制的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2-03-07 18:18:34

今年两会的总理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推进铁路行业的改革,北交大交通运输学院的教授胡思继认为铁路改革不光是大部制的问题。

  铁路改革的雷声一直很大,然后落到地上的永远只是几点毛毛雨。今年两会的总理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推进铁路、电力等垄断行业的改革。

  而记者了解到,国务院层面自去年下半年以来一直在研究铁路改革的方案,究竟改革后的铁道部开往何方,是直接开进大交通部的大院,还是先把自己的问题解决好再说,记者为此采访了北交大交通运输学院的教授胡思继,胡教授对铁路改革一直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铁路改革,难,但再难,也需要改革,因为不改革,将更难。

  网运分离改革被叫停

  记者:目前外界关于铁道部要被并入大交通运输部的说法纷纷扬扬,这个消息属实吗?

  胡思继:我也听到有这个说法,据我所知,目前中国工程院是在研究大交通部制和解决铁道部2万多亿债务的课题。

  但好像大交通部制的这个方案目前被搁置了。

  但我觉得,光是将铁道部并入大交通运输部,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目前铁路体制中存在的诸多问题:政企不分、垄断经营导致铁路运输质量不高,铁道部某些部门权力过大,导致在高铁设备招投标过程中出现设租和寻租行为,低效的奖惩机制导致铁路建设的规划与实际运输需求的错位等等。

  如果不将体制性的痼疾解决,仅仅只搞大部制,那只不过是将铁道部的相关部门挪个窝,搬个办公地点,铁道部换个招牌,变成大交通运输部底下的铁路管理总局而已。

  记者:那你觉得铁路体制应该如何改革?

  胡思继:我始终认为铁路体制改革怎么改都必须遵循以下两个基本原则:一是铁路运输需要建立市场化经营机制,二是铁路运输工作需要实行高度集中统一指挥。

  实际上在刘志军之前,铁道部曾经试图搞过网运分离的铁路体制改革,这个改革的思路就是要让铁路的运营实行充分的竞争,全国可以有几千个运营公司搞客运货运,而路网的建设也不一定要全国统一,可以由不同的投资主体去建设,铁道部并不一定要保持在每一条线路上的绝对控股权。

  记者:但这样的话,是否铁道部就无法保持整个线路的统一调度权?

  胡思继:也不完全是这样,投资者建设了路网之后可以将路网出租给运营公司,设定一个租金,而运营公司的运行计划则服从全路的统一调度,某种程度上,路网建设投资者的多元化并不一定会破坏路网的统一调度。

  记者:当年的路网分离改革为什么会中途夭折?

  胡思继:这一方面是刘志军上任之后,改变了铁路改革的思路,它的心思是在搞铁路的跨越式发展,所以需要搞主辅分离和撤销分局,这样之前的网运分离自然就不符合它的发展思路,于是就人为地被叫停了。

  另一方面,网运分离的改革也确实存在的诸多的瓶颈问题需要突破。

  记者:网运分离改革主要难点在何处?

  胡思继:网运分离中,客运相对比较容易做到,因为运输流程相对比较简单。

  难点是在货运上,我是搞运输的,可以说搞了一辈子,深知其中的困难,这个流程太复杂了,如果要在这个上面动大手术,弄不好很有可能造成运输的紊乱、瘫痪,所以到目前为止,铁道部也没有设计出一个可行的方案。

  记者:那是否可以换一种思路,实行某些专家所提议的区域分割呢?

  胡思继:有的专家推荐区域分割,成立区域公司的方案,他们的理由是,这样可以避免垄断,但实际上在单个区域内铁路依然是垄断的。

  区域分割的麻烦在于破坏了全路的统一调度,在不同区域间实行清算和交接会造成很大的交易成本,同时也将降低运输效率。

  2万亿债务谁接盘?

  记者:但全路的统一调度是否会造成某种效率低下和腐败?

  胡思继:铁路系统有一套非常成熟和完备的调度程序,运行和探索了这么多年,加上目前信息化程度的提高,效率应该不成问题,至于说到腐败,这方面确实需要加强监管。

  记者:刚才你提到路网建设可以实行投资多元化,实际上温家宝总理也提出铁路建设的资金要适当引入民间资本,铁道部目前也在做这方面的工作,但好像进展不顺,问题何在?

  胡思继:问题一是许多项目尤其是中西部高标准的客专项目赚不了钱,民间资本无意进入,二是目前没有一套完善的机制可以保护铁路投资者的利益。实际上,铁路的某些货运尤其是煤运线路,投资回报率还是可以的,如果能切实地保护好民间投资者的利益,则完全有可能通过引入外部资本解决这些线路投资不足的问题。

  记者:但这只能解决部分增量的问题,对于大量的存量,也就是目前铁道部两万多亿的债务,您觉得应该如何解决?

  胡思继:这是个大难题,说实在,我也想不出特别好的办法,我觉得到最后肯定得国家来埋单,来接手吧。

  记者:是否考虑过仿造日本国铁改革的做法,通过变卖铁路资产的方式来解决债务?

  胡思继:我不太赞成铁路的私有化,如果把铁路的绝大多数资产都变卖了,我觉得这不太可能,因为铁路在我国的交通运输体系中毕竟占据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在大宗货物运输和长途运输上,虽然从绝对数量来看,公路运输的总量更大,但那是因为公路面广线散,核心的通道和大宗的货物运输仍然需要铁路。另外铁路也存在一定的公益性,在那些公益性强的线路上,私营资本不一定会愿意经营。

  记者:那是否要先界定清楚哪些线路是公益性的,哪些是经营性的?

  胡思继:原则上是可以,公益性的主要由国家来投资,经营性的则可以引入各方面的资本。但是实际中两者划分起来非常困难,只能说这条线路以公益性为主,那条线路以经营性为主。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