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南雁“隐退” 或是中档酒店轮回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2-03-28 10:44:05

7天郑南雁“隐退”发力中高端酒店,被视为中档酒店轮回式发展——当年经济型酒店崛起时,不少中档酒店一度难逃关门倒闭或是被收购的命运。

  26日,7天连锁酒店集团(以下简称“7天”)对外宣布,CEO郑南雁自本月23日起担任董事会联席主席,今年6月30日后,首席执行官一职将由现任首席运营官林粤舟接任。

  对于郑南雁的退隐二线,7天方面表示,这是该高层管理团队战略调整的一部分,“郑南雁得以专注于推行新的战略计划。”7天计划推出定位于高端市场的新酒店品牌,郑南雁将负责这些新项目的推动和实施。

  “现在是中国的三、四星酒店发展的时机,尤其是针对企业差旅市场。”27日,Worldhotels亚太区副总裁Roland Jegge评论。

  讽刺的是,当年经济型酒店的崛起被认为是大大挤压了中档酒店的生存空间,不少中档酒店一度难逃关门倒闭或是被收购的命运。

  功成身退?

  自10年前首家经济型酒店诞生以来,行业出现了爆炸性增长。2005年郑南雁在广州创立7天连锁酒店,创建后的前3年,7天以每年近400%的增速发展。2009年金融危机影响蔓延,酒店全行业受到严重打击,但经济型酒店仍能保持较高增速。

  在多轮的跑马圈地以及兼收并购以后,现在,中国的经济型酒店行业基本形成了以如家、7天和汉庭为首的三足鼎立局面。继如家门店数目突破千家以后,7天在今年2月宣布门店破千,老三汉庭也在3月实现千家门店的签约。目前,如家拥有酒店数目为1400家,稳居老大,而7天和汉庭则分别以1000家和639家分居二、三之列。

  但当7天门店数目刚刚破千之际,郑南雁却选择退隐二线。

  “公司目前在营店超过1000家,拥有电子商务平台、超过3300万的会员体系和品牌影响力,处于其发展历程中最好的阶段。”7天连锁酒店集团董事会主席何伯权表示。

  2011年7天的全年总收入为人民币21.28亿元,同比增长34.1%;全年调整后的息税及折旧摊销前利润为人民币4.56亿元(约合7240万美元),同比增长了30.6%。

  相较之下,定位和价格较高的汉庭业绩更为亮丽,去年的全年总收入为人民币18.38亿元,同比增长37.8%;全年净利润为人民币2.16亿元,同比增长407%。

  此外,郑南雁此前表示7天计划在2014年将分店的规模扩大到至少2000家,每年新增店约330家2011年7天净增376家分店,是否意味着增速将有所放缓?对此,郑南雁予以否认,“2000家是至少要达到的数目,远期希望能达到6000家分店的规模。”

  中档酒店需求

  郑南雁此前表示,新品牌是一个定价在600-800元之间的“迷你五星酒店”,“没有泳池、健身房等配套,但房间标准与五星级酒店一样。”此外,该新品牌将计划与7天同样使用连锁经营的方式。

  经济型酒店的出现,使招待所以及二星等中低档酒店的市场基本被占据。后期,如家和汉庭又分别推出“和颐”以及“全季”等针对中高档酒店市场的子品牌,进一步挤压了三、四星级酒店的生存空间。

  广东中旅新闻发言人王坚告诉记者,目前中档酒店市场的客源主要来自商务散客和旅行团客,两者的占比大概为7:3。“面对经济型酒店的影响,中档酒店的经营者都转变了经营思维。”

  “在国内及国际公干旅游增长的情况下,市场对有效率、达国际标准,而价格相宜的酒店需求大增,因为一般公司都会避免安排员工入住豪华的酒店,被股东们视为挥霍的举动, 或是经济型酒店,被要求远离舒适家居的员工们会视之为不可接受。”Worldhotels亚太区副总裁Roland Jegge认为,中价酒店品牌的市场存在很高的潜力,“例如最近开业、由新世界酒店集团管理的贝尔特酒店。”

  郑南雁认为,与“和颐”和“全季”不同的是,前者是在经济型酒店的基础上往上提升的中档酒店品牌,而7天的“迷你五星”则是在五星级酒店的基础上不断剥离次要配套往下延伸的品牌,两者定位有所区别。

  “有很大一部分追求效率的有钱人,他们并不需要五星级酒店的配套设施,但需要五星级酒店的客房水平,这部分市场是空白的。”未来,郑南雁能否凭借新品牌再次创造7天式奇迹仍是未知,但随着郑南雁的退隐二线,6000家的开店目标将落到继任者林粤舟的头上。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