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集陷倒闭传闻 CEO回应称上亿广告不变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在线旅游 > 正文

赶集陷倒闭传闻 CEO回应称上亿广告不变

来源:经济观察报 2012-03-31 11:16:29

自2011年春节赶集网大规模投放广告后,外界对赶集网的质疑声音就接连不断,主要集中在:烧钱,不专注,不盈利。

  “简直是无稽之谈,倒闭这回事,我都不想再讲。”面对一度传得沸沸扬扬的“谣言”,赶集网副总裁王连涛依旧很气愤,他甚至不理解一个做了7年的公司,每天面对千万级用户量,收入一直在增长,且刚刚结束一轮融资的公司何谈倒闭。

  上周开始,不断有消息传出赶集网因资金紧缺、亏损不断,大幅裁员,或将在近期面临倒闭,随之而来的事实是赶集网副总裁陈旭、产品负责人霍亮等高管离职。面对这场“被倒闭”传闻,就连一向低调、甚少发言的CEO杨浩涌都恼火起来,在此之前,有关赶集网的负面言论,他从未回应,这次却亲自澄清:赶集网是不是一个好公司要两三年后见分晓,并表示今年对蚂蚁短租的1000万美元的支持不变,过亿元的广告投放不变。

  缘何“被倒闭”

  自2011年春节赶集网大规模投放广告后,外界对赶集网的质疑声音就接连不断,且主要集中在:烧钱,不专注,不盈利。

  面对赶集目前一直处于亏本运营的事实,有专家分析:“赶集网在运营上存在风险,其最初的主要盈利点是房地产中介的佣金,而去年受地产‘寒冬’的影响,赶集的佣金及收入整体都在下降,而此时的赶集却选择了扩张,不仅广告投资已过亿,又陆续上线了团购和目前大力投入的短租平台,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

  电子商务观察员鲁振旺在微博上亦发出“担忧”:“去年四季度一个投资界人士给我赶集网报表,基本属于挣一块花2.5块,看着惊心,当时资金已经难以支撑两个季度。”

  面对外界的猜测,杨浩涌随即公布2011年赶集网全年营收4000万美金,比2010年增长4倍。他再三解释,分类信息的主要盈利模式不可能是房地产中介佣金,而赶集网经历了七年的发展,早已不是单一盈利模式,招聘、租房、二手房、本地生活服务、二手车、O2O团购、短租业务,都是其盈利渠道。

  回顾赶集的发展历程,分类信息网站热如同今日的团购热,最红火时国内有过2000多家,而赶集作为最后胜出的三家网站之一,其真正的快速发展,是在2009年资本进入之后。

  借力于接踵而来的两轮融资,赶集在2009年到2010年间,业绩增长了10多倍,且凭借快速的业绩增长成绩,受到投资圈欢迎,杨浩涌曾表示,当时拿到的投资意向书最少有8个,他最终选择了红杉资本和今日资本。

  目前外界所质疑的,所谓赶集烧投资人的钱做线下广告等一系列大动作,正是在今日资本徐新等投资人的指导帮助下做的。而这则姚晨牵着小毛驴的广告也为赶集快速提高了知名度。赶集曾委托第三方做调研,发现在投放广告之后,流量相比之前增长了3倍以上。正是大规模的广告投放,使得赶集不断遭受“疯狂烧钱”的质疑。

  让王连涛不能接受的是:“为什么要用‘烧钱’这个词。”赶集网市场总监白如冰认为,广告效果对赶集的品牌认知度、流量方面提升很大,这种效果不能用花几块钱才挣1块钱的简单数字类比来衡量。

  而外界对赶集的业务质疑,则剑指王连涛直接负责的电商业务上。王连涛称,赶集早在去年就一直在做电商化的尝试,3月份推出赶集团购;7月份推出婚恋交友;11月份推出赶集悬赏和蚂蚁短租;12月份内测试验性质的社交产品瓜子网,都是陆续根据用户需求和市场变化推进的。“赶集目前尝试的所有新项目,都是基于赶集网巨大的用户群,围绕着赶集的本地和生活概念,并非盲目投资。”王连涛强调。

  事实上,去年在做团购业务时,赶集内部就判断团购很难成为一个赚钱的生意。但明知很难盈利,为何还要做?

  按照王连涛的解释,基于赶集的用户需求及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等一系列客观因素,使得赶集不得不选择先进军团购。而在做到目前已达到几千万的市场份额时,面对巨大的市场竞争压力,加之又陷入赢利和人员成本的困境,这时赶集被逼重新思考,同样的资源是否应该放到更合适的业务上。

  也许赶集一开始就判断出这是一条“死胡同”,随即便开始筹备“短租”业务,这也成为目前外界关注的焦点。尽管短租市场在美国已被证明是一个成功的O2O模式,赶集能否借助现有的优势平台发力于短租,暂时还难下定论。作为赶集在去年下半年重金打造的有独立的账号系统和域名的蚂蚁短租业务,目前刚进入培育期,不仅面临用户点评数量不足等客观问题,还有外界所担忧的“一旦资金断裂,赶集还能撑多久?”

  王连涛随即否认资金链的不健康问题,他透露,最新的一轮融资已于去年年底敲定,将从互联网业内顶级 PE获得5000万美元的融资,至少能保证公司3年的运营。

  表面看来,电子商务、社区、无线,都是互联网发展的趋势,而赶集网只是适应这种趋势,在原有业务的基础上不断去做尝试。但无法否认的事实是,在团购市场,赶集并非专门做团购的网站,很难在市场脱颖而出,这使得赶集开始判断大规模地投入单一经营的团购业务是否有意义,更重要的反思在于赶集能否把业务梳理得更清楚。

  重新整合

  无论是目前不到200人的裁员,还是对团购和短租的重新整合,对赶集而言,都是一次新的挑战。去年,对团购的大规模投入,也让赶集逐渐清醒。王连涛直言,去年是赶集高速发展的一年,这必然会带来一些问题,比如人员高速扩充,业务重心不合理。而一年下来,也让赶集意识到必须及时做一些业务上的调整。

  为此,赶集把原来团购的业务和短租的业务并成一个新的电商平台。在此平台,赶集希望做一个更大胆的电商化尝试。事实上,赶集的最大目标在于把传统的分类信息网站和电商平台结合地更为密切,用户并非简单地在赶集上搜帖或者二手房源的信息,而是能够提供更多的平台,比如各类用户交易,能直接在赶集网完成。一个简单的例子是,原有的短租是发帖形式,现在会逐渐转化为信息格式化,把担保交易放进去,这样也能确保有售后保障的电商平台,提高用户体验。

  而短租和团购合并,王连涛坦言并非是外界所质疑的放弃团购,只是会收缩战线,控制运作成本,但不排除和大的团购平台合作,进行优势互补。

  王连涛称,公司已对团购业务定位为“维持一定规模,加强精细化运营,提升盈利能力”,同时,团购业务关闭了一些性价比低的广告推广入口,市场推广资金也降为此前的60%~70%。虽然短租和团购整合在一起,但今年重点是做好短租平台。且二者整合后,大的平台还是在电商化的板块下运营。

  目前赶集已将蚂蚁短租业务的重要级别提升至战略地位,并将蚂蚁短租定义为赶集网的第二次创业,承担赶集网业务发展新方向。“对于未来蚂蚁短租的业务侧重,大概方向就是赶集网在团购洗牌的背景下转移重心,算是一种低头吧。”王连涛笑称,目前所负责的电商平台担负着把赶集原有资源和模式都电商化的使命。

  与众多电子商务网站一样,目前国内包括赶集网等分类信息网站并没有找到核心的盈利模式,主要还是靠广告投放来获得更多的流量和知名度,最终都是希望通过用户收费和交易收费来盈利,其模式就是用钱把更多用户网罗过来,促成消费获取广告费或者交易佣金。但目前众多电商网站还是以概念为主,多数仍属于高投入阶段。

  “确实发现市场竞争太激烈了,赶集需要确定哪些生意是重点,哪些是非重点。”王连涛直言今年不会去盲目地做所谓的市场投入,高调打广告,会踏踏实实把产品和运营做好。

  尽管赶集在第七年,才开始做市场投放和品牌的推广,但去年一年的飞速发展也让王连涛开始反思:“如果品牌的推广缺少产品的基础和客户的口碑,是没有意义的,而简单地做广告是做不成品牌的,它只会让你增加成本,不会变成真正意义上的品牌。”(文/叶林、王江)

赶集网 蚂蚁短租
0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