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部叫停电商“代购” 体制诟病成焦点

第一财经日报 2012-04-10 13:02:57

铁道部核心业务由其下属或有牵连的企业管理建设,铁道部大权在握,不习惯也不愿意与他人分享,这或许才是铁道部叫停“代购”的内在原因。

  一纸“重要公告”,让京东商城的火车票代购业务匆匆下架。4月4日,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网站发布公告称(www.12306.cn)是销售火车票的唯一专业网站,铁路部门没有授权或委托任何其他网站开展火车票发售或代购业务。随即,京东商城暂停代购火车票业务。

  不少旅客纷纷发出这样的疑问:铁路部门为何不借鉴民航系统的做法,将在线售票资质授权给商业网站?

  是铁老大的垄断做派作祟,或是统一管理所需,抑或利益驱使……不管出于何种理由,无论是铁道部官员还是相关专家都对记者明确表示:短期内,铁道部不会开放网络售票资质。

  电商代购已2年

  3月30日,京东商城的用户都在奔走相告:京东可以订火车票了!不少对订票网站频频瘫痪不满的用户认为这将告别“排长队买票”和“整夜刷票”的传统购票。

  然而,几日后,铁路部门发布公告称,没有授权或委托任何其他网站开展火车票发售或代购业务,售票除了票价和5元服务费外,不能加收任何其他费用。并称旅客在www.12306.cn之外的其他网站订购火车票,其身份信息和资金安全,铁路部门不承担责任。

  4月7日,“出生”一周的京东订票以“出票成功率较低,影响到部分客户体验”的理由暂停代购火车票。与此同时,携程、铁友网(原久久订票网)等依旧在开展此业务。

  事实上,网上代订、代购火车票的业务早已有之。铁友网此前已在线代购火车票两年,并在今年3月与携程达成战略合作。另外,春秋航空官网等也曾提供过此类服务。

  记者采访得知,这些服务主要分为“代购”和“代取票”两类。无论“代购”还是“代取票”,效率都不会太高。业内人士分析,这主要出于两个原因:一是用户提交订单信息后,网站需要与线下代售点沟通后才能确认有没有票,缺乏实时反馈功能。

  铁友网负责人告诉记者,网站本身并不具备火车票销售资质,而是整合了全国主要城市的20多家线下火车票代售点。用户提交订单信息后,最终的出票工作由这些合法代售点完成。网站的收费标准为票价+车票手续费(5元/张)+快递费(15元或20元/张)+在线支付费(前三项的1%)。

  该负责人解释,票价是铁路部门制定的,手续费是代售点收取的,在线支付费的1%是交给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支付手续费。“我们和快递公司合作,拿到的快递协议价较低,因此每做一张订单赚的实际是快递费差价。支付手续费一般只有几块钱,本来是商家交的。因为目前代购网站利润单薄,所以转嫁给消费者,未来可能取消。”

  据业内人士透露,电商网售火车票也就是为了挣点人气和跑腿费。客户向其提供个人身份信息后,电商到合作的火车票代售点买票,票买到了就会显示订票成功,买不到就会显示订票失败。所有由电商代购的火车票“强制”送票上门,旅客无法自取。

  “现在实名制购票,按理说,必须使用身份证原件或复印件购票,电商在从代售点购票时,省略了提供证件的流程,仅凭一个身份证号就出票了。如果没有证件也能出票,这以后 黄牛 是不是也有机会呢?”有乘客对代售火车票的过程存疑。而对这一质疑,几大网站均表示属内部机密,不愿透露。

  体制改革是关键

  铁道部进行网络售票的规划,最早可追溯到2006年。

  当时,还是原部长刘志军时代,但在那个铁路“跨越式发展”的时代,网络售票并不是重点,其方案也一直悬而未决。

  刘志军下台后,人们开始期待铁道部的改革,实际上铁道部也表现出了很多改善的姿态和行动。网上订票就是其中之一,但春运期间订票网站拥挤甚至瘫痪的局面令人不满,于是人们开始再度质疑。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铁路专家向记者指出,垄断是铁路网络购票难的根本原因所在。铁道部集采购、运营、监管于一身,在铁路设备招标中,“裁判”和“教练”两位一体,掌握生杀大权。这本身就是不合理的。

  他同时认为,试图通过拆分,得到产权明晰、各铁路局相互竞争的局面,得到铁道部对下属铁路局的严管的想法几乎不可行。因为多年来的近亲繁殖,早就把铁道部与相关企事业单位捆绑在一起,用简单拆分的方法是不可能实质上分开它们的,真要能分开,需用更加锋利的手术刀。

  IT业资深人士石安认为,通过商业网站代理火车票销售在技术方面不是问题,无论网购平台还是支付手段的技术已足够成熟。“关键还是观念的转变。铁道部需要打破陈规,摒弃 肥水不流外人田 的陈旧观念,走合作共赢的路。”

  另一IT界人士认为铁道部的错不是自主开发决策失误,是自主开发的时候,没有相应的专家资源,太迷信学院派,没有真正有实战经验的人士参加。

  12306估值100亿 铁老大不愿他人分羹

  买票难,难买票。一张小小的火车票成为不少人共同的“惨痛”回忆。若逢春运,更是不堪回首。在此难题下,为何不开放火车票购票渠道?

  此前,铁道部官员曾公开表示,12306网站目前估值达100亿。随后业界纷纷猜测,迟迟不肯开放代售资质,是不是铁道部舍不得这块“香馍馍”?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成都大学副校长苏蓉提交提案,建议推动火车票网上销售开放化。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吴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铁道部已形成传统的直接面对购票者的售票模式,目前没有考虑将购票资质放开到商业网站。他表示火车票成交量大,春运期间可能每天要出票七八百万张,人多,量大,统一购票便于监管。

  一位接近铁路系统人士也认为,开放资质这种方案当下不太可能被采纳,铁路系统对自身技术认可度较高,且存在利益分配问题。若与其他网站合作,则必然涉及收入分成问题。同时,目前主营铁路网上售票业务的是铁道部下属企业,属垄断行业国企,对于习惯“一家独大”的铁道部,是难以忍受如此分羹行为的。

  事实上,早在5年前, IBM、清华大学、易程科技和铁科院电子所就在火车票购票网的系统平台开发上经历过激烈的厮杀。尤其是易程科技和铁科院电子所,对峙了五年之久,但进入最后招标后,还是由铁科院电子所获胜。

  对此,“陪太子读书”、“作秀招标”等质疑声音不绝于耳。铁道部的一中层对记者解释,IBM的方案未被采用与成本过高有关,“另一个原因是出于长远安全考虑”。庞大的铁路网络系统采用美国公司的解决方案,难以确保其特殊时期的安全问题。而对于其余两家,并未作出解释。

  12306网站自2011年6月1日正式上线以来,不足一年的时间,按照流量计算该网站已经成为中国第11大电商网站(根据互联网排名网站Alexa的排名)。在今年春运期间,12306单日访问量已飙升至全球106位、逼近了京东商城的第93位。

  对于铁道部“公告”撇清和电商关系的做法,有网友认为铁道部反应过激。“无论代购还是代订,都不会影响铁老大的垄断地位。”一网友说。

  对此,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这和铁道部一贯保守的做派有关系,长久的发展和浸淫,铁道部核心业务都由其下属或有牵连的企业管理建设,铁道部仍然大权在握,不习惯也不愿意与他人分享。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