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航企商业模式融合明显

《中国民航报》 2012-04-17 10:59:32

在亚洲航空市场,商业模式之间的融合现象是最明显的。传统航空公司涉足廉航市场的同时,廉航公司也在开发以往传统航企运营的远程航线市场。

  亚洲的廉航公司已经步入快速发展的轨道,但可供开发的空间还有多大?航空生物燃料研发进展非常快,但它面临着哪些挑战?遭到多国反对的欧盟ETS有望通过何种途径得以解决?随着通用航空市场发展,私人飞机是否会成为中国航空市场的爆发点?

  带着这些问题,在2012年国际航空油料大会暨展览会上,记者采访了亚太航协总干事安德鲁·赫德曼,同他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在亚洲航空市场,商业模式之间的融合现象是最明显的。传统航空公司涉足廉航市场的同时,廉航公司也在开发以往传统航企运营的远程航线市场。

  记者:日本廉航公司去年有着不俗的成绩。近期,东航首次涉足廉航市场,将和澳大利亚航空共同出资成立捷星香港公司。在现在的经济形势下,廉航能否在亚洲市场快速发展?

  安德鲁·赫德曼:当我们试图用标签去界定航空公司时,需要谨慎。因为它们之间已没有那么清晰的界限。一些廉航并不低价,相反,全服务型航空公司也有低廉的票价。对事物的称呼并非事物本身。例如在澳大利亚,维珍航空不再将自己称为廉航,因为它已经有能力与传统的全服务型航空公司竞争。无论是运输量,还是和其他航空公司的联运,维珍已经具备了这个实力。

  在亚洲市场,廉航仅占市场的15%,低于美国和欧洲20%以上的市场份额。未来航空市场格局的变化趋势是,全服务型航空公司的市场份额整体上会有所下降,而廉航公司的市场份额会稍微上升。

  廉航模式是一种非常简洁和有效的商业模式。它在短程航线——即低于3小时航程的航线上运营是非常成功的。很多传统航空公司也在积极采纳这种行之有效的运营模式,拥有自己的低成本子公司。如在亚洲,新加坡航空公司旗下的虎航。

  在亚洲航空市场,商业模式之间的融合现象是最明显的。传统航空公司涉足廉航市场的同时,廉航公司也在开发以往传统航企运营的远程航线市场。例如,捷星航空和亚航都在运营远程航线,并有舱位等级的区分,随之也会出现服务的区别。这样一来,问题就出现了,此时的廉航和传统航空之间又有什么区别呢?在短程航线上,能以纯粹的廉航模式运营,但一旦涉及到远程航线,所谓的低成本就不那么纯粹了。正如我之前说的那样,我们需谨慎用标签去界定,它们之间是在不断融合和相互介入的。

  从消费者角度来说,这是好消息。因为可供消费者的选择更多,这也是市场竞争所产生的结果。最终,商业模式的成功都取决于市场,取决于消费者的选择

  记者:近几年,生物燃料研发进展非常快,生物燃料会成为航空减排的出路吗?现在它所面临的挑战有哪些?政府部门在生物燃料研发过程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安德鲁·赫德曼:三四年前,人们对生物燃料还有很大的疑问,觉得有着无法突破的技术难题。但是好消息是,生物燃料的研发取得了一系列令人惊喜的进步,从无人机用生物燃料的试飞,到现在已经有超过1000个载人航班采用生物燃料和传统燃料混合物飞行。这几年,生物燃料的发展速度非常快。

  但是,今后几年生物燃料的发展速度可能会不如以前,现在还面临着两大挑战:一是生物燃料的价格比起传统的航空燃料要贵很多,悬殊太大。二是生物燃料的产量非常有限,还无法形成商业规模。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鼓励投资,把生物燃料的开发形成大规模商业应用,并使价格具有竞争力。

  除了技术难题的突破外,政府在生物燃料的研发中起着关键性作用,政府能够提供科研资金和银行贷款的担保。因为生物燃油的价格和产量问题,使投资生物燃油具有很大的风险性。现在,美国和欧洲各国政府已经在积极投资生物燃料的研发。

  另外把生物燃料和碳排放交易体系相联系起来,将对生物燃料的研发起到非常大的影响。如果碳排放交易中能让生物燃料免税,将使生物燃料更具竞争力和吸引力。这也是政府部门能够做的,提供政策上的激励机制,制定具体的排放交易收费和碳价格,将对生物燃料的推广起着巨大的推动作用。

  记者:您对欧盟在全球范围内强行征收航空碳税有何看法?关于此事近期进展如何?

  安德鲁·赫德曼:欧洲各国政府之间的争论现在还处于紧张状态。对于事态结果,各航空公司都十分关注。现在多国政府都联合起来反对欧盟推行的ETS,国际民航组织(ICAO)也提出四种可能的机制,以替代欧盟“碳税”计划。可欧盟依然固执地坚持单边推行ETS,各方依然未达成共识。

  在政府方面,有很多国家已经作出了强有力的表态。如中国政府已提出严禁中国航企参与欧盟的碳排放交易体系,类似的还有印度政府。各国政府的反应不一,但中国政府的态度代表了其他一些国家的态度。

  现在很多政府提出,欧盟应该修改部分碳排放交易体系的内容,尤其是涉及到国际航线的内容,我支持这种提议。欧盟完全可以先在欧洲境内推行碳排放交易体系,它也有权利这么做。其推迟对所有的国际航线征收碳税至少两年,直到其他国家能达成共识。

  应对现在各国的反对声音,这个方案应该能缓和这种僵局。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让各国商讨,能让国际民航组织(ICAO)制定出一个全球性框架协议,一个可以被各国政府都接受的碳排放全球交易机制。

  国际民航组织在航空安全、全球气候变化、环保等问题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相信对于碳排放的争论最终能在各方努力、协商下,以国际民航组织为平台达成共识。

  记者:在中国越来越多的人有能力购买私人飞机,通用航空市场在中国发展迅速。它将成为中国航空市场的爆发点吗?

  安德鲁·赫德曼:中国有着非常巨大、成熟的航空市场,特别是国内市场,尤其是大型商用飞机。现阶段,通用航空在中国航空市场所占份额非常少。然而,它的巨大潜力也是显而易见的。

  在中国,随着人们财富的增多,越来越富有,有一部分人能够购买商用飞机。但航空业是一个高度规范的行业,相应的法律法规非常严格,如飞行员的培训、机场设施的共用。另外,还有考虑到军方安全的问题。

  我们仅有一个天空,资源非常有限,很多东西都需要共享,如共享空域,共享机场设施。所以,航空市场在管理上需要严格的区分和细化。

  如果市场占有量不大,仅仅只有几百架飞机,那么暂还不会成为大问题。但是如果是高度发展、相对成熟的市场的话,例如美国,有上千架飞行器,通用飞机的商业运作很规范,那么对于政策的制定和法规的完善就有非常高的要求了。

  中国的通用航空飞行器在逐年增加,我们不仅要看眼前,更要看到未来10年后的发展,考虑到以后的市场规模,要提前做好迎接考验的准备。我相信,这已经列入中国民航发展的重要事项之一了。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