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租车的华容道

赢周刊 2012-05-10 16:20:09

神州租车梦断纳斯达克。烈马突然被勒住缰绳,腾空欲飞的身躯不得不止步于令人垂涎欲滴的草地边缘,令人扼腕。

  2005年,拿到何伯权的天使投资的郑南雁创办了7天连锁酒店,他建立了经济连锁酒店快速标准化的体系,借助投资方和酒店加盟者的巨量资金,快速崛起并将自己推进纽约证交所,而后继续滚雪球式扩张。

  在租车行业极速飙车的神州租车,打法与7天连锁酒店相似。一度,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的地铁站内广告和地铁车身及车内广告几乎被神州租车垄断。曾经,神州租车数次引发业内价格与服务大战。神州租车今年更是动作频繁,1月递交海外上市申请,2月启动代言人计划,分别选择张丰毅和陈冠希为其商务和休闲品牌代言人。支持它飙车的“发动机”便是联想控股和银行。

  然而这一切大好形势在4月急转直下,4月25日凌晨,神州租车宣布暂停IPO,“中国租车第一股”梦断纳斯达克。一匹疾驰的烈马突然被勒住缰绳,腾空欲飞的身躯不得不止步于令人垂涎欲滴的草地边缘,令人扼腕。

  当前的创业环境和投资环境,比之于昔日,明显极度浮躁。从经济连锁酒店到团购、移动互联网行业等,投资者和创业者同时变得越来越疯狂、激进,造成的恶果是让很多创业公司非理性的大起大落,让很多行业混入圈钱扩张主导模式的泥沼。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神州租车的创业者也寄望于滚雪球式圈钱游戏,上市成为其唯一的救命稻草也就不足为奇了。现在,已被“绑架”的VC和神州租车创业者的计划就是闯关IPO,以“绑架”更多的资本一同继续飙车。这家公司犹如金象上山,庞大而华丽,然而举步维艰,危机四伏。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越来越多的行业生态都在发生这样的改变:嗜血的热钱过度涌入,创业者发现自己的行业瞬间跻身资金密集型行业,不得不放弃自己的理性,进入恶性竞逐圈钱与烧钱的华容道。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扭曲了创业者与投资者的商业思维,商业模式的创新动力被人为扼杀,对商业社会来说是极度不健康的,这是当下最可怕的风险。

  资本催化下的规模第一

  4月27日,神州租车在官网上宣布:其新用户“首日0租金”优惠活动延长至6月30日。神州租车相关负责人表示,自2月1日推出新会员“首日0租金”的优惠活动以来,获得了热烈追捧,三个月内已经有遍及66个城市的上万名新客户参与。

  5月3日,神州租车全面取消车辆贬值损失及停收事故类停运损失费,此举再次提升汽车租赁行业的服务标准。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不仅打破了客户租车消费时的心理障碍,也使得客户在办理还车手续时更加快,进一步提升了客户的租车体验,免除了消费的后顾之忧。不少新手用户在微博上热捧神州此举。业内人士称,“车辆贬值损失”和“停运损失费”两大类收费目前普遍存在于国内的租车企业中,而神州租车将其进行了取消和减免,目前还没有同行跟进。

  这是神州租车在停止IPO进程后继续进行市场扩张的举措。其实,回顾神州租车的发展史,可以看出在扩大市场规模方面,神州租车可谓不惜一切代价。为扩大市场规模,神州甚至多次明确声明,“这几年利润放在第二位”。其屡次“不要命”的优惠每每让同行感到头疼。

  早在2008年,神州租车就套用国外经验,在国内首推“两证一卡”的简易租车模式,只要提供有效的身份证、驾驶证、信用卡就可以租车,并将租车年龄下调至18周岁,大大降低了租车消费的门槛,吸引了大批有本无车的年轻消费者。但直到2009年底时,神州租车还是一个只有不到700辆车的小公司。而那时候,其主要竞争对手一嗨、至尊的车队规模已在1000台左右。

  变化始于2010年。2010年8月,联想控股向神州租车注资1450万元。2011年,联想控股作价12亿元,以“股权加债权”的方式成为神州租车的控股股东。不仅如此,神州租车还以联想控股为背书,获得共逾22亿元的银行贷款授信。

  在汽车租赁行业,有规模就有优势,神州租车深谙其理。荷包鼓鼓的神州租车信心满满,制定了“5年内车队规模突破10万台”的发展计划,并在2010年11月斥资6亿元完成了6000台车辆的一次性采购,车辆总数接近1.3万台,其竞争对手们却还在“1万台的入门门槛”外徘徊,这也使得神州租车一直稳居业内规模之首。

  自从联想控股大手笔注资后,神州租车加大了规模扩张的步伐,并利用规模化之后所转化的成本优势,不断采取让利和降价的方式吞食市场,将租车价格直降了一半。在全面简化租车手续之后,神州租车又先后推出了“年满18周岁、持有驾照即可租车,而且驾龄、车型无限制”、“49元一天起租”,“24小时门店经营”、“异地租车还车”,“不限里程”等服务创新举措。这些举措受到了不少消费者的热捧,而且令不少同行争相效仿,对神州租车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神州的做法搞得大家都没有利润空间,最终可能把一个非常好的行业做坏掉。”一位同行抱怨说。

  数据显示了巨资进入后神州租车的车队规模翻天地覆:2009年底只有692辆;到了2012年3月底,神州租车便已在全国66个城市、52个主要机场拥有500多个门店和服务点,车辆规模约29000台,服务的个人客户近百万名,企业客户数千家。据罗兰贝格统计,目前神州租车车辆数量不仅位居业内第一,而且还相当于中国排名前十的汽车租赁公司中2-9名的车辆总和。

  纵观目前国内整个租车行业,除了神州租车,还没有第二个租车公司的运营车辆突破了万辆大关。如果以一万的运营车辆数作为租车公司阵营划分门槛的话,毫无疑问,神州租车以遥遥领先的优势占据着金字塔之巅。

  危险的“大跃进”

  低价扩张,先做规模,占领市场黏住用户后再求利润,神州租车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但能否取得预期效果却无人敢下定论。

  4月25日,神州租车宣布暂停IPO。是过家门而不入,还是吃了闭门羹?神州租车的回应是“受目前国际资本大环境的影响,即美国对中概股的信心不足,公司价值未能得到合理体现,为了不影响公司发展而决定暂停上市。”

  其实,资本市场对在中国租车市场一家独大的神州租车是怎样的态度,基本上已一目了然。据报道,截至4月23日上午,神州租车计划中的IPO发行量只获得了大约一半的认购。瑞士信贷一位分析师认为,主要是因为目前市场环境欠佳,华尔街正人心惶惶。据外电报道,受监管加强和业绩走低影响,花旗、高盛、摩根大通及摩根士丹利等银行正准备在6月裁员,对象包括资深银行家。也有外资投行人士从华尔街获悉,投资者对神州租车成长的可持续性、高负债率以及公司治理存在担忧。

  有业内人士认为,除了外部原因,神州租车在内部经营方面的困局也是不被资本市场看好的原因之一。一位外资VC就曾表示,神州租车的低价扩张逻辑与京东商城类似,但“效果绝对没有在电商或搜索引擎领域那么明显”。他认为,电子商务有可能一家独大,因为当消费者的购买习惯形成后,要更换不是那么容易,但租车行业要做到一家独大,目前在全世界还没有被证明一定能成。

  国内租车业高度分散的现状更增加了神州租车独大的难度。尽管已有2.9万台车,神州租车目前的市场占有率只有4.2%。其实,神州租车大跃进式的扩张速度一直遭到各方质疑。车队规模飞速扩大,出租率能否保证,管理与服务能否跟上?

  事实一再证明,泡沫般膨胀的规模带来一系列问题。2009-2011年,神州车队规模急剧膨胀的同时,出租率却从65.3%逐渐降至61.2%、56.7%。“2.6万台车,60%的出租率,意味着约有一半的车在闲置,停车问题、常规保养,都是不小的开支,关键是车辆还在贬值。”一位同行说。

  不仅如此,超大的车队规模直接带来管理难度的增加。神州租车的官方微博就经常收到各类服务投诉。不少老用户反映,这两年神州租车的服务明显不如从前了。有时甚至出现这样的情况:明明店里有车,但取车的车童却告诉顾客车被租完了,因为“实在太累了”。

  某国际租车品牌对神州租车的扩张速度也表示担忧,因为在短时间内增加大量新车,意味着未来某个时间将有一大批车可能同时爆发车况问题,同时折旧,同时报废,无论从运营还是从财务角度,都是极大的风险。

  神州租车的财务数据也遭到外界的质疑。其招股书显示,2011财年净亏损1.514亿元,而今年第一季度,突然实现净利润530万元。

  “这么庞大的开销,怎么会只亏损1个多亿?”一位租车业高管说,“神州的车辆数量是我们的多少倍,它的主要亏损在哪些方面我们都很清楚,光车辆折旧每个月就可能上千万元。上市不成,一旦现金流断了,神州可能爆发大的问题。”

  举债扩张下的融资无底洞

  神州租车从2009年成立起,发展速度极快。其招股书指出,神州租车的运营和发展对资金需求极大,资金的获取途径便是通过贷款,贷款主要来自金融机构、资本租赁以及其股东联想控股。实际上,至2011年12月31日,神州租车账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还有约6.4亿元,2011年,其直接运营成本(包括保险、服务场地及呼叫中心、燃料费用及其它)近3亿元。真正让神州租车倍感压力的是债务。招股书显示,神州租车的负债率高达90%以上。因此,在IPO资金用途一栏,神州租车更是明确将“偿还债务”列为第一条。从今年1月递交上市申请,至4月25日宣布暂停IPO,神州租车的上市路一波三折,从纽交所转到纳斯达克,下调募资额,更改融资用途,宣布提前一天IPO等等,可以说,神州租车为IPO做过诸多“妥协”。可见其融资需求之急切。

  借贷是租车业常用的融资方式。但一位租车业高管认为,债权和股权哪个成本更高,要具体视情况而算的,但如果采用债权,尤其是高负债率,需要对未来股权市场的价格做出预判,否则会将自己置入危险的境地。目前,神州租车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和长期贷款额就达10.42亿元。招股书也提及,如果不能按时归还贷款,将给神州及联想造成损失。

  对于举债扩张,无论是一嗨租车的章瑞平,世友的陈曙杨还是车友的张小林,都持谨慎态度。

  张小林说,他能容忍的负债率是“60%”。陈曙杨则更“保守”,在世友长包业务占比35%以上,有稳定收入来源的情况下,他将负债控制在55%左右。“租车这个行业,安全的负债率,应该是45%左右。”陈曙杨认为。

  申请上市时,神州还曾计划将融资额中的9000万美元用于车队规模扩展。在IPO暂停后,神州租车表示,“公司的特点是滚动负债,公司车辆运营收入的一部分本身可用于还债,另一部分来源于财务折旧,其中大部分借贷资金用于车辆采购,当运营车辆到期退役后,将进入二手车市场,实现资金回流。形成平衡,并不造成很大压力。”

  果真如此的话,就像当当网CEO李国庆所说,“如果钱还够烧一年多的,不必现在启动IPO”。

  如果短时间内无法实现上市,对神州租车来说,最棘手的是,债务如何偿还?如何保证扩张速度?

  神州租车在F-1文件中也指出,2012年底,华夏银行可能因为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过高而不再放贷。有联想系做后盾的神州租车,是否可能再私募?在一位同行看来,“VC本来就对投资租车谨慎了,上市不成再做私募,这会很被动”。神州租车也承认,公司目前还没有新的私募计划。只会选择合适的时间窗口,重新启动上市。除了继续冲关上市,神州租车几乎再没有其他道路可以选择。(文/朱卫卫)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