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票经济走向综合经济的十字路口

浙商网 2012-05-11 10:37:04

景区价格波动影响着市民出游的选择、景区的旅游收入,也折射出了一座城市的开放度。

  “如果徐霞客活到今天,可能也写不了《徐霞客游记》,他会因巨额的景区费用望而却步的。”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国内景区涨声一片,微博上网友的这句调侃得到了许多人的共鸣。

  在杭州湾地区,景区票价应声而涨者有之,岿然不动者有之,逆势降价免票者亦有之。景区价格波动影响着市民出游的选择、景区的旅游收入,也折射出了一座城市的开放度。

  “百元大军”究竟为何而涨?

  随着扬州瘦西湖宣布门票基价翻了倍,从60元涨到120元,人们发现越来越多的景区票价迈入了“百元时代”,让人连叹“玩不起”。以浙北三大古镇为例,门票价格均已挺进三位数,南浔、西塘古镇以及乌镇东栅景区门票价格均为100元,乌镇西栅景区则为120元。

  位于安吉的中南百草园也趁势加入“百元大军”,在上月28日将原本80元的门票价格提升至100元。该景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此次涨价是经过物价部门批准的,因为人工成本上升,园内设施增多,管理支出增加才决定涨价。早在今年2月,宁海前童古镇旅游景区门票也从原来的每人次40元涨至70元。前童古镇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景区运营部门郑经理的解释如出一辙:公司对宁海前童古镇运营投入比较大,运营成本大大增加。

  业内人士称,其实不少景区的盈利情况还是不错的,之所以扎堆在今年提价,是因为三年限涨令到期,不涨白不涨。临安太湖源一家旅游公司负责人坦言:“票价若比同类景区低,消费者会认为你景区质量差、档次低,不够理性的消费心理有时也助长了景区涨价。”

  “价格风波”最终伤害了谁?

  也有景区在涨声中逆势降价,赢得了人气与口碑。宁波天童寺近日上演的这场“价格风波”,似乎正是从景区欲望扩张侵蚀公众福利,到打开围墙赢得综合效应的转变。

  上月26日起,宁波千年古刹天童寺与阿育王寺开始免票,天童景区内的天童国家森林公园门票价格降低为20元。此前,天童景区的门票总价为50元,天童寺为10元。这一免票与降价,立即在五一小长假带来“井喷”的客流量。据统计,小长假三天总体接待量突破了6万人次。

  平时香客络绎不绝的天童寺,早在去年曾掀起过一场涨价风波。去年10月开始,进入天童寺要加收50元景区门票。这一“买路费”引起市民游客一片不满,甚至有人感慨涨价涨得连个菩萨都拜不起了。立竿见影,春节期间的一组数据让景区倍感苦涩:天童景区以2.14万人次的游客接待量跌出宁波各景区游客接待量的前十榜单,而去年同期的接待量为7.25万人次,排在第七位,算下来,今年比去年同期减少超过7成的游客。

  这一涨一跌之间,可以看到涨价最终“受伤”的还是旅游景区自身。

  “免费时代”到底还有多远?

  在高票价时代,有人选择飞檐走壁实践“逃票攻略”,也有人转战网络,开始“网淘”便宜票。

  在驴妈妈等旅游网站上记者看到,诸暨五泄、西施故里、嘉兴梅华洲、奉化溪口等景区都有推出特价票,约比线下便宜三分之一左右。淘宝旅行相关人员称,淘宝旅行的景点门票折扣一般在6到9折之间,活动期间也会有5折左右的折扣。

  网络给景区带来了更多客源,一些景区越来越重视网络市场推广。新昌大佛寺景区工作人员称,他们和网站合作推出折扣票已经两年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通过网络订票的游客增加了很多。

  “自然景观是大家的,凭什么设一道围墙就可以坐等收钱呢?”网上买票降低了游客旅游成本,更多游客希望的是什么时候城市公园、自然景区可以免票?

  景区免费的争论中,杭州西湖成为各地称道的典范。十年来,西湖免费开放公园景点8个,博物馆、纪念馆56个,占总数的70%。杭州市旅游委员会副主任王信章说,公园开放前杭州旅游总收入549亿元,2011年旅游总收入达到1191亿元。依托风景资源、旅游资源而产生了吃住、娱乐、休闲等综合消费。

  能否支撑免费门票与城市的发展息息相关。杭师大区域文化与经济研究院院长周少雄认为,杭州的经验不是简单的克隆和复制,但未来旅游经济一定是从门票经济走向综合经济。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