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酒店风云:背景倒了 只剩背影?

三湘都市报 2012-05-18 14:14:19

随着长岛饭店倒下、湘泉改造,华天挺立,以及喜来登落子、豪廷加入,谁将坐上长沙酒店业的头把交椅?

  近日,南方建材公告,拟以3.3亿挂牌转让旗下南方明珠国际大酒店,收购者即刻云集。但即使买家众多,仍然引起了酒店员工的忧虑。

  南方明珠会何去何从?随着长岛饭店倒下、湘泉大酒店改造,华天挺立、通程崛起,以及喜来登落子、豪廷加入,星城酒店之间的较量日益白热化,谁将坐上长沙酒店业的头把交椅?

  卖或不卖  南方明珠就在那里

  24岁的小朱曾是南方明珠的一名客服代表,在那里工作不到一年就跳槽了,“虽然不累,但工资实在太低”。南方明珠自2002年7月正式营业至今,连续10年亏损,最多一年亏损近480万元。

  12年前,它是南方建材登陆深市主板的一块重要资产,而且店如其名,以芙蓉中路地标建筑、城北最高大厦的身份,成为长沙一颗璀璨明珠。一个轮回的时间后,南方明珠彻底成为南方建材的累赘,在“卖或不卖”的两难中纠结了一年,南方建材终于下定了决心。

  “硬件老化,软件跟不上,服务不到位,管理有问题,卖了好。”小朱毫无惋惜地说到。据内部人士透露,酒店目前已经与十来家意向购买者接触,坊间传闻,海航集团、省邮储银行也将会是竞标者。

  在被冠以消费娱乐之城的长沙,曾经的酒店“头魁”,仍然极具吸引力。无可奈何花落去,回顾星城酒店发展历程让人感慨不已。

  各家酒店一哄而起

  星城的酒店风云还得从草莽江湖时代讲起。不过“没关系,不生存”,酒店行业亦是如此。

  南方明珠一度成为中南五省最大的娱乐中心,其母公司湖南物资产业集团功不可没。“在计划经济时代,物资集团可是了不得的。”一位资深的经济观察人士感慨。

  在市场规律尚未真正发挥作用之时,了不得的何止物资集团。1999年南方明珠助力南方建材上市之时,正是华天大酒店由军队移交地方的第一年。业内人士认为严格的军队化管理是它实现平稳过渡并向前发展的保证。

  与华天大酒店总店相隔不足百米,2000年开业的湘泉大酒店抢了华天不少客源。湘泉大酒店隶属湘泉集团,由上市公司酒鬼酒腾出资金建造。

  在长沙市民王天任眼中,湘泉大酒店是个很老的酒店了。但比湘泉更老的酒店比比皆是,比如1998年营业的由长沙市烟草公司与长沙卷烟厂合资兴建的神农大酒店。

  随后的1999年,金源大酒店亮相。那时,以原省计委为主体的政府机关及其下属职能部门是酒店很重要的一部分客源。

  仿佛只是在一夜之间,各个层次的酒店在长沙就星罗棋布了。巧合的是,它们要么与政府、要么与企业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省民政厅下属的湖南省军转大酒店、长沙市财政局下属的长信大酒店、五华大酒店由五凌电力、华银电力共建,君逸山水大酒店由长沙国土资源局兴建……

  2005年,54家省直属酒店实行脱钩经营,其中包括直属省地税局的金辉大酒店、直属省劳教局的华达宾馆等。

  优胜劣汰  适者生存

  “扶你一把,路还是要自己走”,接受市场规律的筛选是每个企业不得不面对的事实。南方明珠大酒店尚且还有浴火重生之希望,阵亡者恐怕就只能在人们记忆中留存了。

  上个世纪70年代,距离火车站不到500米的地方,“长岛饭店”四个大字吸引着过往的人群。“住一晚只要几元钱,花上十几元便可入住最豪华的房间。”在老长沙人眼中它是“最高档的商住宾馆”。如今,当各地都在讨论10元钱可以买几个鸡蛋时,长岛饭店已经在两年前被挖机铲平,“它是被时代淘汰的。”长沙市民老余感叹到。

  如果说长岛的消失验证了“时间检验真金”的真理,那么湘泉大酒店的被卖,或许就是“靠山山会倒,靠水水会流”的最好诠释。

  2011年,湘泉大酒店与湘雅二医院签定资产转让协议,宣告了这一酒店翘楚的轰然倒下。“历史包袱太重,死账赖账都在这里”,一位高管曾如此解释。破产拍卖成为其唯一的出路。虽然医院方曾表示要将其改造成一家一流的专科医院,但今天的湘泉依然荒凉无限,尚未被处置的家具凌乱的堆砌在各处,墙壁已经发黄并开始大片大片地脱落,守门的保安说,装修改造还没有开始,也没有听说什么时候开始。

  在这大浪淘沙过程中,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也开始生效。位于芙蓉路与五一大道交汇处的小天鹅大酒店终因财力有限无力回天,被国际酒店巨头温德姆集团旗下的第一品牌——戴斯取而代之,更名为小天鹅戴斯大酒店。

  湘泉的被卖,对于那些死守“背靠大树好乘凉”的酒店们,或许是个警醒。“若是抱着‘公家’资源不放,酒店一定是经营不下去的。”金源大酒店的唐经理表示。

  与众多曾经也背靠着“大树”的酒店相继落没不同,华天、通程、金源以其品牌和与时俱进的能力在市场中艰难地赢得了一席之地。

  金字塔里层层坐  本土酒店与狼共舞

  2007年3月,喜来登国际大酒店进驻运达国际广场,开启了长沙商务酒店与国际接轨的时代。自开业至今,一直异常活跃的喜来登,被深谙酒店经营之道的杨女士评价为“从不掩饰其国际顶尖品牌的高调与张扬”。2007年末,皇冠假日的亮相,则让”东汉名店“起死回生。

  针对喜来登,2009年开业的至尊豪廷拿出的法宝是“中餐系里正宗的湘菜”。

  如今,运达圣瑞吉斯酒店、万达威斯汀酒店、北辰洲际酒店的建设热火朝天,希尔顿、香格里拉、凯宾斯基的洽谈合作也初见成果。“洋”酒店与“本土酒店”已经短兵相接。

  “如果把国际顶尖品牌的进驻比作‘狼来了’的话,本土酒店将‘与狼共舞’。”金源大酒店营运总经理曾传东说。在他看来,国际顶尖品牌酒店处在金字塔的最顶端,吸引的是高端客户;本土酒店依层分布,通程、华天填补高端客户空白,与四星的金源、富丽华等切分中端客源,其他三星酒店,则分食中低端客户。国内酒店只有明晰自己的定位、确定市场目标,取长补短,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分得一杯羹。

  与时俱进才是王道

  在被冠之以消费娱乐之城的长沙,酒店行业大舞台可谓是精彩纷呈。当舞台大幕刚刚拉启时,各个层次的酒店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于是左手繁华、右手乱象的情况在长沙酒店业无限延伸。因为,似乎每一个酒家背后,都站着一个实力雄厚的东家。不过市场经济下,优胜劣汰,适者生存,权力也好、财力也罢,业绩与效益最终才是衡量酒店能否继续存在的标准。

  “三年一小修、五年一大修”是酒店经营的一般法则,不过酒店若是经营不善,那就无钱来修,顾客体验值便越发下降,这又反过来增加经营压力,长沙许多酒店就是陷入了这样的恶性循环。旅客们不仅要星级,更要舒适。 由于酒店业这种需要不断投资更新的特点,使得那些跟不上趟的酒店,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败下阵来。南方明珠国际大酒店中那些趋于老化的设备和不再敞亮的客房,正是南方明珠国际大酒店现状的最好注脚。

  特别是在国际巨头纷纷入驻长沙之际,湖南酒店业的竞争更趋白热化。如何在细分市场中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避免重蹈南方明珠的覆辙,是湖南本土酒店应深思的。(文/黄利飞)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