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区涨价之殃

第一旅游网 2012-05-23 14:16:12

由于景区掌控着主导权,涨价便成为长期性隐患。正因如此,游客虽有亿万之众,到头来仍为刀俎之鱼肉。

  近期,媒体对景区门票涨价反响强烈,引发了公众关注和业界讨论。各派论点异彩纷呈,大致可概括为两大类,一是必须涨价(延伸性的观点包括客观上不得不涨);二是不应涨(延伸性观点包括期望只能缓涨或少涨)。秉持各种论点者各有一堆理由,说起来振振有词,听起来言之成理,实际上都是一家之言,谁也很难说服他人。

  由于景区掌控着主导权,涨价便成为长期性隐患。正因如此,游客虽有亿万之众,到头来仍为刀俎之鱼肉;游客虽有“上帝”之尊,却难脱囊中羞涩之窘困。故而不能不令人沮丧,不能不令人伤悲!

  从内心讲,笔者对涨价之风着实厌恶透顶,胸中充胀了愤懑之气,颇想逞螳臂挡车的匹夫之勇,也思慕堂吉诃德决斗风车之勇猛。但理性一再提醒自己,以当下情势观之,景区门票不涨价实难,能争取勿大踏步、大跨越、大连锁地涨价,即为旅游苍生之大幸了。在此,不想加入景区门票该不该涨的论战,单就涨价的诸多消极影响谈些看法,以消胸中块垒,以解心中抑郁!

  其一,抑制大众旅游需求。我国旅游业能有今天的国际与国内地位,实得益于大众旅游的支撑。因此,当今也被认为是大众旅游时代。大众旅游实则普通百姓的旅游,也就是必须自己掏腰包的旅游,但因腰包不够鼓,许多人甘冒低价团、低价促销的诱惑,成为刺激消费、拉动内需的旅游大军中的悲壮一员。

  令人颇为无奈的是,策动景区涨价之风一直未断,目的就是让游客多掏钱,结果把相当一些旅游者逼回到能否出游的临界点。景区票价一旦上涨,游人势必受到调控,拉动内需的作用亦受影响。这实则反映了算小账与大账、芝麻与西瓜的关系,但关键是由谁来算这个账。

  其二,有碍与国际接轨。建设旅游强国是业内人士挂在嘴边的词,反复念叨,耳熟能详。与之相关联,便是规则、标准、做法等与国际接轨。在票价之事上,有人将中外票价作了对比,结果一目了然,但专业人士不予认可,理由是中外国情不合。以此作为论证的挡箭牌,任何探讨便戛然而止,也同时变得毫无意义。谁都知道国内外景区的经费来源不同,但游客对掏不掏钱消费的感受应是相似的,如果肩负景区监管职责的有关部门,在中国的国情下,独辟出一条低票或免票的经费保障蹊径,岂不逾显景区运作的中国特色,既是了不起的创新成果,也可彰显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其实,不论建设什么强国,除了政体国体、思想文化等之外,多数方面是要与国际惯例和规则接轨,这个接轨应是全面或绝大部分的,而不是只有少数接轨或者仅选择自己能够做到的,否则,接轨便就是痴人说梦了。

  其三,模糊社会公益性。公众对景区门票上涨有意见,原因是国有资源景区的社会公益性无所体现,客观上盘剥了游客的合法权益,人们期望它们尽快与博物馆、红色旅游景区、革命教育基地一样免费或低价。票价不能下降反而不断上涨,主要理由是政府财政难以足额拨款,景区被迫通过门票弥补管理和运营成本不足。这表面看似有道理,其实也不尽然,有些问题令人颇费琢磨。

  全国财税连续多年大幅增收,民生性投入也号称连年递增,在旅游成为拉动内需主力之时,国有资源景区的社会公益性也应加快体现。现在动辄以国情之幌搪塞者,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能,透露出的不只是客观条件,相当多的是思想解放问题。请问农业税不重要吗,历朝历代奉之为皇粮国税,不是也在绵延数千年后的新时代被取消了?

  其四,放任粗放发展。运营成本增加是景区涨价的理由之一,但是否所有成本都是合理的,能否通过严控加以避免,是否可将有关状况公之于众?从现实看,多数景区的成本是不受监控的,处于“独断专行”、“为所欲为”状况。一些景区运营成本增加,是因不必要的提档升级、争A达标、申报遗产等,先是举债进行硬件投入,随之管理、服务和辅助人员增多起来,不得不将提升票价作为摊平成本的出口。如此一番运作,助长的是景区盲目扩张、豪华建设、片面提档,与和谐化、集约化和可持续发展方向背道而驰,客观上放纵或助长了景区粗放发展。

  其五,阻遏寓教于游。旅游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被比喻为文化载体、教育课堂、友好使者,如此好的一条对国民开展爱国主义、综合素质教育的渠道,却因票价不断上涨,抑制了大众出游热情,影响了这一渠道独特功能的发挥。这样做合不合算,不能由地方或景区去算账,而应把算账权利交给国家。

  很多事例表明,我们一些不合理现象的背后,往往都有一套貌似专业的说辞或理论在支撑,可以糊弄公众于一时,但不可能持久于永世。很多年前就有人倡议实行火车票网上预售或实名制,都被有关部门冠冕堂皇地回绝了,大意也是不符合中国国情。而今这一切都已实行起来了,问题不是中国国情改变了,而是阻挠此事解决的脑筋换了,有关部门听进了公众之声,也想有一番作为了。不知景区门票之事是否相类,等到何时才能运转时来?

  其六,影响国民旅游满意度。到2020年把旅游业建成人民群众更加满意的现代服务业,是国务院41号文件提出的战略目标。这个满意的内涵是严肃的,也是很丰富的。首先体现的是执政为民、以人为本的理念,落脚点就应是利民惠民;让人民满意是有具体内涵的,如旅游产品的丰富程度、旅游服务的质量状况、旅游价格的贵贱高低等;满意的要求是高的,不是基本满意,而是更加满意;满意评价的主体是明确的,虽可委托研究机构去抽样调查,但最根本的还是老百姓的口碑评价。

  现在看,仅景区门票不断涨价一事,就刺激和挑战了大众旅游者的心理承受力,如去调查他们是否对旅游满意,岂不类似打人一巴掌还问是否很舒服,恐怕是存心跟自己开玩笑了。

  “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这是毛泽东赠柳亚子先生的诗句。坏的情绪是不好的,公众的不良心境易于酿成群体性不良意识。把问题敞开来,反映出去,要比捂着盖着憋屈着好、要比仅听一面之词好,如有关机构能够从善如流,设法化解一二,让公众心绪平定下来,岂不国泰民安、和谐吉祥?

  再说,公众对景区门票有意见,就是因为有了旅游基本能力,使之成为了利害攸关的共同体,他才有“参政议政”心情,假如旅游与他毫不相干,价格即是涨到天上也不关他事。因此,围绕景区门票价格上涨的观点冲突,是发展中的意见,是富裕后的郁闷,也是为更加幸福的烦恼。

  我们期望景区门票终有一天能与国际接轨,国民从此不用再为票价焦躁。这将有两种可能,其一是国家更加富强,将景区门票给全免或全面降低;其二是城乡居民收入大幅增长,买个门票就如同喝杯冷饮、抽包香烟,根本就不在意这几个小钱儿。那时,谁也不用争论了,谁也不用郁闷了。但愿这皆大欢喜来得更快些!(文/游方朔)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