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质疑宜宾机场更名是地方政企关系折射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2-05-27 10:36:23

一石击起千层浪,宜宾以五粮液冠名机场的做法,迅速引起社会哗然。

  近日,宜宾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宜宾五粮液机场建设工程项目的立项已正式获批复。一石击起千层浪,宜宾以五粮液冠名机场的做法,迅速引起社会哗然。网友以各地机场可兴起以商品冠名潮,调侃机场更名。部分专家则认为,宜宾机场更名违反《民用机场使用许可规定》的规定和惯例,并认为五粮液集团免费冠名机场有公器私用之嫌。

  相对贵州遵义把机场冠名为遵义茅台机场是借茅台镇打擦边球,宜宾机场以五粮液冠名在国内确属首吃螃蟹,挑战了社会约定俗成的认知共识。

  坦白说, 宜宾机场更名谈不上非理性。其一,宜宾机场的更名并不存在明显的违规行为。《民用机场使用许可规定》规定,民用机场的命名应以确定机场具体位置并区别于其他机场为准则,运输机场名称应由机场所在地名后缀机场具体地点名组成。显然,即便依据该条,宜宾机场更名为宜宾五粮液机场不能算违规,相反五粮液引入机场名中,更在LOGO上区别于其他机场,毕竟宜宾这个地名可能会有重复,而五粮液目前在国家商标专利上具有唯一性。

  第二,说五粮液免费冠名宜宾机场存在公器私用问题有点牵强。一则公开的信息显示,五粮液集团并未直接参与到宜宾机场更名中,若所言属实,那么宜宾机场的更名并不属于广告冠名,相反若五粮液属于五粮液集团排他性的商业品牌,那么宜宾机场更名有借五粮液名气之嫌;当然,宜宾机场更名对五粮液集团具有品牌正外部性效应,五粮液集团或将求之不得。一则全国所有机场目前大都属于商业化或准商业化的国企,属于营利性商业组织,而非公共机场设施,因此既然机场不属于公器,自然也不存在公器私用问题,充其量是商事范畴。

  事实上,在国际上机场命名就是多元化的,并不局限于单纯的地名,如法国以戴高乐这一人名来命名机场;此外,国内外的标志性建筑、街道甚至城市都存在大量以人名、企业名命名的案例。

  相反,宜宾机场的更名恰反映目前各地机场盲目新建或扩建之虞。中国民航局近日数据显示,2011年底全国共有颁证运输机场180个,亏损的机场达135个,其中中小机场占87%,且去年国内机场亏损合计约20亿元。宜宾机场属于存在亏损的支线型中小机场,其以宜宾五粮液机场命名,或许也是希望借助五粮液品牌之名气,招揽更多的客货运吞吐量,改善其经营状况。然而,鉴于宜宾之地理区位,冠名五粮液很难扭转其区位劣势,而改变其支线型中小机场之状况。从这个角度而言,宜宾方面投资11亿巨款的机场扩建,在经济可行性上恰值得反思,甚至当前各地大型机场的经济可行性值得反思。

  还需要认真考虑的是现行《民用机场使用许可规定》的行权边界。适度修改《民用机场使用许可规定》对机场命名的限制性或引导性规定,赋予机场在LOGO命名等方面的选择自由、品牌运营自由,或将更有助于为机场优化整合资源,灵活运营创造条件。同时,社会应该明白,商业的归商业。毕竟,若机场更名能提高机场知名度,招揽来更多业务,即便机场出现频发的更名,也应求同存异地加以包容。

  其实,当前人们对宜宾机场更名的热议与质疑,或许也在于人们在多个方面对地方政府与大企业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的某种不信任,这突出表现在一些地方屡禁不止的食品安全问题等,因为税收问题,一些地方政府往往对大企业过于“父爱主义”与纵容。此外,人们对于自己生活区域内的一些项目缺乏有效的话事权,这也是人们产生质疑的重要原因所在。公共决策理论认为,只有经过了合理的公共决策过程、充分博弈过的决策,才会赢得各利益相关方的较大支持,区域内的每一个民众都是利益相关方,他们的意见事先应该得到尊重。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