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资本冷对铁路投资新政

中国企业家 2012-06-05 14:16:29

《铁道部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投资铁路的实施意见》出炉,被指难给民企平等待遇。

  国务院的一项决定,让几近“休眠”的铁路建设等来了复苏的信号。

  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已确定的铁路项目要加快前期工作进度。这将进一步推动铁路投资。同时,《铁道部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投资铁路的实施意见》出炉,多渠道引入民间资本的措施面世。

  这些新政预示着铁路建设将再次“全速推进”,而铁路建设上下游企业也将迎来大规模的投资建设机会。

  然而事实似乎并非如此。在诸多明确的鼓励政策面前,不少相关企业依旧十分“谨慎”。

  “铁路市场确实很大,但在基建这块,我们竞争不过中国中铁和中国铁建等铁路系统内的企业,拿一个项目太难了。”南方一家大型建设施工企业的董事长王明(化名)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

  铁路建设放缓后遗症:资金链紧张 基建公司纷纷转行

  几年前,在铁路建设如火如荼之时,王明曾经把铁路基建作为公司的三大主营业务。而去年铁路建设放缓,工程款项的结算出现困难,王明至今仍有一大笔铁路建设的工程款未能拿到。

  “当时为了能多拿几个铁路项目,公司专门成立了‘铁路事业部’,还从铁路系统内的企业挖来了两个高管。”王明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

  但因为资金链的绷紧,铁路建设大规模放缓,公司的“铁路事业部”几乎成了“摆设”。

  在去年年底公司全体会议上,王明决定把铁路基建这项业务从公司主业中拿掉,取而代之的是海外基建业务。“争取把海外业务做好吧。”王明说。

  王明的做法并非个例。中铁一子公司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公司大大小小的项目有20多个,不全是铁路项目,有些地铁项目我们也做,不能把鸡蛋全放在一个篮子里,我们也害怕再次遇到资金问题。”

  虽然铁路投资在逐渐恢复,但是一季度铁路投资低谷期仍令企业业绩倍感压力。相关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中旬,共计47家有高铁概念的企业公布了今年一季度业绩,只有13家企业今年一季度净利润实现增长,其余35家企业均不同程度出现业绩下滑。

  在东部地区的一个铁路施工工地,记者了解到,该公司的项目施工一直断断续续,工地的项目经理经常要为资金的事情发愁。

  一些铁路的供应商甚至准备转行。一家铁路设备供应商告诉记者:“虽然铁路已复工项目占到了全部停工项目的八成,但这些项目很多的设备早就都招标完成了,跟现在没有关系。而铁路‘十二五’规划的铁路项目,我其实很担心其资金问题。”

  中铁隧道副总工程师王梦恕曾公开表示,现在资金逐步到位,但是资金上得还比较慢。相对于中国的铁路建设现状,目前的投资仍然不够。

  而新建的铁路项目,不少企业仍在观望。如陕西省“十二五”期间将建西宝、大西、西成等14个项目;新疆在“十二五”期间将建兰州至乌鲁木齐第二双线快速铁路等8条煤运通道项目。

  “我们有时是不得不做,毕竟是专业做这个的。”上述中铁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现在的重点是保在建项目,那些新项目,很容易受到资金不足的困扰。我们不会去做。”王明说。

  据中金公司发布的报告统计,2011年至今,铁路停工项目共计25条,投资额1.3万亿,占全部在建项目累计投资额的52.5%。截至目前,全线复工的项目有9条,投资额为6754亿元,占总投资额的27.7%;部分复工的项目有9条,投资额为3864亿元,占总投资额的15.8%;已停工、尚未复工的项目有7条,投资额为2184亿元,占总投资额比重9.0%;按照投资额衡量,已复工项目占全部停工项目的比率已达82.9%。

  一位专门给高铁提供设备的王姓供应商告诉记者,和自己同样做设备供应的一些人,有近1/3的人已经准备转行,想去做投资。

  民营看铁路投资新政: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虽然相关部门对民营企业参与铁路建设再一次明确鼓励,但相关民营企业似乎并无太多期待。记者采访的3位施工类民营企业负责人均向记者表示,将不会参与铁路的建设。

  “即便中标进入了铁路建设领域,由于监理方等各方面肯定也会是铁路系统的,很难受到同等待遇。”上述其中一位民营企业负责人说。

  王明也感同身受,“我之前中标的标段,经常会被检查,弄得我们战战兢兢的,生怕哪里做得不好,哪里有漏洞。而其他标段的施工企业基本都是中国中铁或中国铁建,检查人员和他们经常打交道,也认识,不会找他们麻烦。”王明说。

  这也是后来王明一定要从铁路系统内企业挖人的一大原因。

  日前铁道部出台的《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投资铁路的实施意见》,在王明和上述3名民企负责人看来,纸面上的意义大于实质意义。

  以国内首条民营铁路——罗定铁路为例。2006年7月,广东罗定铁路总公司100%产权转让在广州市产权交易所挂牌,最终被深圳市中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签约受让,成为我国第一条民营铁路。这条铁路由春罗铁路和罗岑铁路组成,春罗铁路于2003年通车,罗岑铁路于2006年开始动工。然而,6年过去了,罗岑铁路至今还未通车。即便是已经通车的春罗铁路,也因为没有独立的核算机制,使得投资方无法独立从市场中获益。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投资研究所研究员刘立峰曾公开表示:“在铁路建设、施工、设计方面,民间资本可以进入,但目前的情况是,经过层层转包,他们即使能够进入利益也要少得多。应当鼓励有实力的民间资本参与其中,真正做起来,那将会是不错的突破。”

  中铁系统内一名中层告诉记者:“因为铁路建设周期长,国企因为有国企的身份,从银行贷款容易一些,而民企很容易因为建设工期长导致自身资金链断裂。”(文/张龙)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