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春航黑名单沸沸扬扬 廉航抠成本难被认可

新金融观察报 2012-07-30 16:49:37

面对国内是消费者的不理解,以及国外同行的步步紧逼。“四面楚歌”的中国廉价航空需要寻求一个更合理的出路。

  “黑名单事件”已被炒得沸沸扬扬,春秋航空新闻发言人张武安将此归结为“契约精神的淡漠,使得少数乘客抵触在国外很普遍的差异化服务”。

  而整个事件的背后,则隐藏着廉价航空在中国市场不被认可的生存法则。

  “抠成本”

  几乎一夜之间,矛头直指春秋航空

  “我们使用廉价航空运营模式,在乘客买票前已有协议,飞机上不配备餐饮,航班延误不赔偿。”春秋航空新闻发言人张武安的多次解释均被声讨的声音淹没。

  在中国,廉价航空的运营规则并不被大多数人认可,面对旅客的质疑,春秋航空董事长王正华(微博)反复说着:“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

  中国民航大学经管学院副院长曹允春教授告诉新金融记者,自从2009年,曾尝试过廉价航空模式的东星航空在运营4年后破产,国内的廉价航空公司便只剩了春秋一家,还在依靠春秋旅行社的客源量保持盈利。更多的传统航空公司甚至不敢尝试这一模式。

  2004年,春秋航空公司将“廉价航空”运营模式从美国引入中国,想方设法省钱、机票低廉是其经营之道。

  春秋航空自2005年开航以来,保持每年盈利,用张武安的话讲,“也都是抠成本抠出来的。”

  “可控成本原本就不多,成本控制不了,还谈何低成本运营?”曹允春说:“可控的,也只有内部管理费用。”

  跟所有廉价航空公司的做法一样,春秋航空的“抠成本”手法无非是两条:一是开源,一是节流。

  为了既不使用中航信的销售系统,又不以来机票代理人,春秋航空自己开发销售系统,85%的机票通过网络系统直销,另外15%则通过春秋航空董事长王正华早年间创立的春秋旅行社销售,“这样就省下了要交给中航信的费用,也省下了代理人的佣金。”

  “实际上,这笔钱相当可观。”张武安告诉新金融记者,航空机票代理人的佣金,按行业已形成的惯例,是以“3+x”模式结算,即便以最低的3%结算,也已经是不低的费用,“3+x是很不得了的,东航一年营业收入700亿,3%就是21个亿。”

  而春秋航空去年营收40多亿,3%也有1亿多,这几乎占了全年净利润的1/4。

  然而实际上,廉价航空与传统航空公司相比,有80%-85%的刚性成本完全一样,没有下降空间,仅有销售成本以及管理成本可大幅压缩,但这两个成本在航企总成本中分别仅占8%以及3%左右。

  若想继续“抠成本”,则只能从占到40%的航油成本上下工夫,尽量减少机上重物,让飞机“少背东西少喝油”。

  张武安曾计算过,2009年,春秋航空有13架飞机,每减少1公斤书报,每架飞机每天飞6个航段,一年下来就要节省上百万元。

  不必要的读物不上机,飞行手册电子化,餐车、烤炉能少一个是一个,就连飞机表面的尘土也要定期清扫,春秋航空2009年全年因此节省3000多吨航油,价值1500万元。

  “半管制”

  即便如此,与它的模式引进国相比,春秋航空也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廉价航空。“这种观点也没有错。”张武安说,“国外廉价航空存在的条件,我们是没有的。”

  根据国外的经验,廉价航空的大发展依赖于民航业的市场化程度。尽管在中国民航大学经管学院副教授曹允春看来,低成本航空是一种趋势,但在国内,处于半管制状态下的廉价航空的发展却艰难得多。

  张武安告诉新金融记者:“国外廉价航空公司购买飞机是不受宏观控制的,我们买飞机要得到民航局批准。”

  业内人士称,在国外,航企一次性可订购上百架飞机,购买价格甚至可低于5折。

  但中国航企受限于指标,只能少量购买,价格自然较高。国际飞机制造巨头向中国销售飞机均价要高于欧美,几乎成了业内熟知的事实,虽然这被张武安解释为“民航局的宏观调控也是为了安全保障”。

  而被认为可以节省的管理成本,也受到“宏观调控”的影响,不能更大限度的缩减。

  根据中国民用航空局的有关要求,廉价航企必须与其他航空公司一样设立相应的工作机构。

  目前,春秋航空用以31架飞机,但其职工已有5000余人,平均下来,一架飞机背后就有超过160个工作人员。

  业内人士称,即便存在大量冗余人员,但要应对民航局层层管理、层层审查,使得廉价航空与传统航空公司一样必须“门对门、窗对窗”设立负责机构,很难精简。

  “我可以断言,如果目前国内航空业体制与管理方式不变,航企运营成本将持续居高不下,那永远不会产生真正意义上的廉价航空公司。”中信建投航空分析师李磊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国内航空市场一直处于半管制半开放状态,让廉价航空难以生存。”

  尽管国内的廉价航空几乎再没有成本可以下降,但这一模式仍得到民航局的支持。

  国新办20日就《国务院关于促进民航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情况在京举行新闻发布会,民航局局长李家祥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民航局支持廉价航空的运营模式发展,它使广大乘客出行成本更低,同时也有利于推进中国民航的大众化服务。

  李家祥称,对航空公司的价格上涨,民航局会提出一些限制,但对于下降,则没有封底,下降得越多越好,有利于大众航空出行的需要。“所以首先政策上来说,我们是鼓励这种廉价航空的发展的。”

  另一方面,来自国外廉价航空公司的竞争压力也不断增加。

  今年以来,韩国的廉价航空公司济州航空以及新加坡航空公司旗下的酷航,纷纷表示将进军中国廉价航空市场。

  “四面楚歌”的中国廉价航空需要寻求一个更合理的出路。(文/王海琦)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y

又不"以来"机票代理人

2012-07-31
回复
0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