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草根航空”扛住:低成本不等于低价

中国企业家 2012-08-08 23:56:03

多年里,王正华像一块倔强的石头,含饴弄孙的年龄,依然带领春秋航空在高空搏杀。

   这一回,68岁的王正华怎么也笑不出来。春秋航空已经上了证监会拟IPO公司的名单,冲刺民营航空上市第一股。作为创始人、董事长王正华却对我说:“我怕老了,看不到春秋更多的跨越。”

   上世纪80年代初,王正华用3000元钱,凭借一本旅游业的油印教材,在一个两平米的铁皮房子里宣告“弃政从商”,春秋国旅由此诞生。彼时黄浦区的同行曾经对其嗤之以鼻:“乡下人懂什么?况且还是个瘪三。”

       十年后,王正华把春秋国旅做到行业第一。那一天艳阳高照,王正华独自一人在办公室放声大笑:“我这个瘪三要吓死你们了。”

      又一个十年,春秋航空以国内“第一家廉价航空公司”的名头出现在民航业,其不按市场规则的出牌方式曾遭三大国有航空公司联合抵制。

       上述王正华的感叹不无心酸。民营资本进入航空业十年,曾经和王正华同为第一批“试水”航空业的李继宁、刘捷音、兰世立相继演绎着截然不同的命运。李继宁创办的鹰联航空转投国有、刘捷音的奥凯航空易主大田,曾经意气风发的湖北首富、东星航空创始人兰世立则“跌倒在体制的脚下”,至今还在狱中民营航空沉重的翅膀依旧。

       上市后春秋航空的未来一片坦途?我再问他是否仍生存在夹缝中时,他毫不犹豫地点头,说道:“没有话语权,老老实实知道自己就是个草根。即使春秋航空做到200架、300架飞机的规模这个也不会改变。”

       理解何其难

       王正华再次遭遇“群殴”。7月19日,春秋航空飞机延误,一些乘客要求赔偿。在接受采访时,王正华的办公桌上有一沓旅客名单。“这些都是因为飞机晚点我们赔偿的对象,但对于春秋来说,你一旦拿了钱就是我们‘暂无能力服务名单’的对象。”

       这就是外界盛传的“春秋黑名单”,在王正华嘴里这叫“暂无能力服务名单”。王正华又一次向我们解释这份名单,“不赔偿”属于低成本航空辅助性收入范畴,乘客在机票购买时已经明确“飞机延误不赔偿”。他不明白,为什么已经执行了五年的名单还会有不同的乘客因此找上春秋。“马来西亚的亚航这种辅助性收入一个人有七八十块,但我们只有二三十块还累得哼哧哼哧。”王正华不理解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乘客还是不遵守契约,还在说这是“霸王条款”。

      他决定上微博访谈,回复网友对名单的质疑,而更深层次意义是,对于即将要登陆资本市场的春秋航空,他需要的是让更多人知道什么是“低成本航空”。

      王正华总能给人诚恳而简朴的印象,但骨子里他很执拗。进入航空业之前,他曾经每三个月从上海到北京,专门跑一趟民航局,只为送几页报告,内容是包机的心得与对市场的看法。第一次是张家港一个村庄1000多人坐了春秋的包机去桂林,第二次是他包下国航国际航班凌晨时段上海到北京的空置座位

    次数多了,民航局的人嫌他烦,说他:“你一个开旅行社的怎么比国有航空公司来的次数还多?”王正华不为所动,风雨不误地按时送报告,一跑就是七年。久而久之,民航系统的人都知道了春秋“老王”,都知道他对市场还有些独到的判断。

      也因此,在第一批民营航空获批时,媒体问当时民航局局长杨元元牌照会给哪家公司时,杨元元第一个回答“会考虑国内一个大旅行社。”

      春秋航空获批,王正华没有因此“松口气”。新开一条航线,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求春秋高管主动上门和当地的三大航联系,告诉三大航空,“我们来了,可能会对你们有影响,但春秋的定位和你们不同,所以影响有限,我希望我们可以共同做大这个市场。”

       王正华继续见民航局领导,他一次又一次向他们说明低成本的特点,比如说,春秋航空为什么有个“暂无能力服务名单”,为什么三大国有航空公司没有,春秋却要“特殊”,还有国外的经验是什么?民航管理部门最终认可了这份名单的存在。

      在王正华眼里,这份名单也是春秋航空作为“补充者”的一个注脚。“国有三大航做的好好的为什么让民营资本进来?这是让你去寻找夹缝也好、边缘市场也好,能给现有市场拾遗补缺,这也是一种竞争力。”王说道。

       许多年里,王正华像一块倔强的石头。当其它民营航空因延误而赔付乘客损失时,王正华咬牙坚持下来,同样坚持住的还有做“低成本廉价航空”的梦想。

     “我不需要战投”

     这么多年,王正华一直坚持的事还有上市之前春秋航空绝不引入战略投资者。2009年,国航两次找到王正华谈收购事宜,新加坡航空的副总也曾每个月到春秋一次,打算用6亿人民币买春秋航空50%的股权,王正华一一婉拒。他的解释是“引入不同的航空公司,春秋可能随时会失去原本的定位。”

      这次采访,他告诉我,时机未到。“当春秋上市后、机队规模增加到百余架,具备与国际上的航空公司相比肩时,我们可能会考虑更多战略上的合作,比如用‘交叉持股’的方式联盟。但不是现在。”交叉持股,王正华的野心不小。

      在今年2月份证监会公布的拟上市企业名单中,春秋航空赫然在列,状态为“落实反馈”,拟上市地为上海证券交易所,保荐机构为瑞银证券,会计师事务所与律师事务所分别为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和北京市嘉源律师事务所。

     从春秋已公开的数据显示,2009年、2010年、2011年春秋航空的净利润分别为1.58亿元、4.7亿元、高于2010年净利4.7亿元(其公司统一对外公布数字)。截至7月底,春秋航空机队规模为32架,采用统一机型A320,其中机队2/3采用融资租赁,1/3为自有飞机,国内国际航线共60余条。

      春秋航空的规模只与国有三大航一些地方分公司规模相当,与国有航空公司动辄几十亿的净利润相比难望其项背。但王正华自有他的底气,如果从其每条航线95%的上座率和飞机利用率来看,春秋航空又远远将国有航空公司抛在了身后。

      经常有人问王正华,你凭什么上市?王回复:定位与员工。春秋航空的上市计划最早在2006年启动,但由于其股东大于200人,不具有发行上市的主体资格以及市场环境等一系列原因被迫搁浅。

      2010年,上海春翔投资有限公司和上海春翼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注册成立,注册资本分别为2400万元和1200万元,前者法定代表人为春秋航空CEO张秀智,后者为王正华之子王煜。两家公司先后入股春秋航空公司,解决了此前股权分散的问题。至此,春秋航空的发起人有4家,为上海春秋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王正华)、上海春秋包机旅行社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张秀智)、上海春翔和春翼公司。其中王正华股权占比约为30%。

      春秋的股东,最多的时候快近500人,后来有人告诉王正华这样行不通,不利于创始人对公司的控制权,王正华才又将白送出去的股权不得不高价赎回,持股30%后,订立了一致行动人条约,掌控了80%以上的投票权。

      据一位春秋的员工透露“春秋董事长与总裁的年薪与春秋一个机长几个月薪水相当,春秋中高层的工资更是远低于行业内水平。”送股权是把高管团队的收入成本变成远期股权收益来降低现有的固定成本。王正华总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是“财散人聚”。

          许多年里,王正华像一块倔强的石头,含饴弄孙的年龄,依然带领春秋航空在高空搏杀。

         也因此,当初在铁皮房子与王正华共同创业的7人,至今仍有5人留在春秋。其他2人一人离世,一人从政当官。(文/王瀛)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企业招聘

查看更多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