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铁路投融资改革破题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2-08-09 08:54:55

国家发改委刚立项了社会资本进入交通运输领域的课题,其中包括备受瞩目的国铁和非国铁之间的清算规则、如何保障外部投资者利益等。

    国家发改委刚刚立项了社会资本进入交通运输领域的课题,“课题会研究得比较细致,包括如何制定国铁和非国铁之间的清算规则、如何保障外部投资者利益等”

    8月8日,常年参与铁路等领域国家课题的北交大经管学院教授荣朝和向本报透露,国家发改委刚立项了一个课题,围绕吸引社会资本进入交通运输领域展开。

    “这个课题会研究得比较细致,包括如何制定国铁和非国铁之间的清算规则、如何保障外部投资者利益等”。

    与此同时,各种铁路融资手段,纷纷开闸。8日本报从一名接近铁道部的知情专家处获悉,近日财政部已会同有关部门着手修订铁路建设基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试图实现铁路建设基金的“扩容”;此外,国家发改委也正在研究允许城际铁路、轨道交通项目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可发行私募债券。

    铁路建设基金谋扩容

    8月8日,本报从一名接近铁道部的知情专家处获悉,近日财政部已会同有关部门着手修订铁路建设基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试图实现铁路建设基金的“扩容”,也就是把该基金的征收范围从原先的国铁扩大到合资铁路等非国铁线路上。

    该专家称,基金扩容无可厚非,“三峡工程征收三峡基金,机场建设征收机建费,铁路系统当然可以参照修改执行。”不过,他坦言,一些合资铁路本身贷款占了很大比重,还本付息压力较大,从他们身上征收基金不太合理。如果要征,可以考虑适当提高运价,作为补偿;但对于一些自用线,例如神华集团的朔黄线等,就可以征收。

    “不能搞一刀切,应该区分不同的性质和经营情况,原则上应该是已实现盈利的非国有铁路可以征收。”

    不过在北交大经管学院教授赵坚看来,这种事后向非国有铁路线路征收基金的做法有违契约精神,当初企业和外部资金修铁路时铁道部并没约定日后会征收基金,“这么一搞,恐怕社会资本更加不愿意进入铁路投资领域了。”赵坚说。

    城轨私募债或放开

上    述专家还表示,最近铁道部认识到,一味依靠银行贷款和企业债等债务性资金会造成很大风险,因此部里非常想把融资渠道慢慢转到权益性资金上来,所谓权益性资金主要指国家预算内资金和外部资金投资铁路项目。

    “青藏铁路国家出资了75%,这算是最高比例”上述专家介绍,他建议,一些中西部铁路,国家完全可以增加出资比率,加大预算内资金投入,不能老让铁道部去靠借债承当融资责任。然而,这样的希望,尚未获得来自更高层面的认可。

    迫于资金压力,铁道部不得不改变之前大包大揽的做法,比如最近把城际铁路的投融资、修建、运营等权利下放给地方政府。

    上述知情专家介绍,铁道部将城际铁路“甩”出去之后,接手的地方政府苦于筹资压力,特别是一些财政比较困难的省份觉得铁道部违背了当初签订的省部协议,意见较大,“目前铁道部正在一个个省地谈,有些比较顺利,有些则有阻力”。

    至于资金来源,一些地方如湖北仍然以地方融资平台方式发行债券来融资,而一些地方如广东试图走出新路,推出城轨土地经营模式来弥补城铁建设运营亏损,不过此种模式的最大问题是新成立的融资平台无法发行正规企业债,按照规定,企业必须三年实现盈利,才能发行不超过净资产40%的企业债。

    上述接近铁道部专家称,考虑到上述情况,国家发改委正在研究允许城际铁路、轨道交通项目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可发行私募债券。不过考虑到私募债利率偏高,且城轨项目现金流情况不很理想,私募债的卖方和买方都有诸多顾虑,“我担心成为一个噱头”。

    另据上述知情专家介绍,对于之前已经在地方城际铁路上投入的钱,铁道部会通过股权出让等方式将资金置换出来,投放到其他项目。

    “原则上不会再投到城际上,原先跟地方上签订协议承诺的投资,差额可能也将置换到其他重大项目上。”上述专家介绍,这部分资金将投放到铁道部部长盛光祖所说的“保在建、上必须、重配套”铁路项目上。

    发改委立项吸引社会资本

    国家发改委下属的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向本报表示,在铁路建设推动方面,最近情况发生了微妙变化,以前是铁道部想拼命扩大规模、加快进度,而发改委和银行系统卡得较紧;现在则是铁道部变得比较谨慎,发改委和其他相关部门态度比较积极,督促铁道部加快进度。

    8月初央行发布的《2012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破天荒地表示“满足铁路等国家重点在建续建项目的资金需求。”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铁隧道副总工程师王梦恕表示,前不久参加了一次内部会议,银监会、央行等“钱袋子”部门都参加了,会上提出要加快铁路建设步伐的具体政策和建议。

    “但我感觉很空”王直言。他感觉,现在银行对铁道部工程局的放款确实比较宽松了,“也欢迎我们贷款,倒是工程局不愿意借了,因为借了要还,而工程局本身的负债率已经高达80%到90%。现在拿项目又不容易,铁路工程拨款又慢。”王梦恕表示,前几天中铁隧道公司开会时统计,公司在铁路工程上的业务已经缩减到只剩三分之一。

    在吸引社会资本进入铁路融资方面,尽管铁道部早在5月份已经出台了《铁道部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投资铁路的实施意见》,在各个部委中也算较早细化“非公36条”的部门,但受访专家普遍认为这份意见说法太过空洞,缺少可操作性。

    上述接近铁道部的专家透露,国家发改委当初对这份意见不是很满意,要求铁道部弄得更细一点,但最后出来的还是那么一个(版本)。

    北交大经管学院教授荣朝和向本报透露,国家发改委刚刚立项了社会资本进入交通运输领域的课题。

    “课题会研究得比较细致,包括如何制定国铁和非国铁之间的清算规则、如何保障外部投资者利益等”。
   
    不过荣也表示,如果不实行铁路系统的政企分开,所谓的吸引民资也很难突破,“就像一个人得了绝症,不去治那个,却只治由这个绝症引发的感冒症状。”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企业招聘

查看更多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