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哈大高铁开通半月 民航商务客源流失40%

新商报 2012-12-20 17:31:12

哈大高铁开通半个多月以来,民航客流量同比下降四成左右,而下降部分主要来自于一些中端的商务人士。

  据铁道部网站消息,12月上旬,全国铁路累计发送旅客4675.8万人,同比增长11.3%,从18个铁路局(公司)来看,武汉铁路局同比增幅最大,达到了39.5%,然后是沈阳铁路局和南昌铁路局,分别增长23.2%和22.8%。

  哈大高铁自开通以来,保持了安全平稳运行,动车组始发、终到正点率分别为97.6%和94.2%,12月7日高峰日发送旅客7.5万人。据统计,12月1日开通至今,大连火车站共发送旅客35万人,其中在大连北站乘坐高铁发送旅客11万人。

  高铁冲击

  在讲求高效的今天,高铁的开通,无疑对城市传统交通工具产生巨大的影响,城市的客运、民航均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考验。为了应对高铁所带来的冲击,大连客运、民航业在班次、价格等方面做出大幅调整,希望以此“留住”客源。

  12月1日,哈大高铁正式开通当天,虎跃、荣昌两大快客公司宣布,将大连至沈阳客运线路单程票价由129元调整至84元,降幅达到历史最大。而就在开通前一个月,各大航空公司刚刚对整个东北三省航线的航班运行时刻、布局及结构进行调整,大连飞长春、哈尔滨航线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减班,大连飞长春减班率更是达到七成。

  然而,这些举措并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记者从大连市多家航空公司和客运公司了解到,从12月1日至今,大连市民航、客运商务客源流失量已经达到四成左右。

  案例 3小时到达沈阳客户办公室

  “如果在沈阳有公务的话,早7点出发,10点之前就可以坐在沈阳客户的办公室,午饭后就可以返回,高铁带来城市距离时空的缩短,提高办事的效率。”在中山广场(小区网论坛)周边购买了写字楼的刘伟这样说道,“因为公司业务大多在周边城市,我看重的正是高铁的快捷。”

  作为一名商务人士,刘伟经常开车往返于大连和沈阳之间,之所以选择开车,目的就是为了节省时间,但长时间驾车导致的驾驶疲劳,让刘伟苦不堪言,“为了能当天返回,我经常五六点钟就从家里出发,到达目的地也得中午,下午办完事后,再开车返回大连,即便是路上顺利,驾车时间也得八九个小时,每次往返一趟,好几天才能返过乏来。”而高铁开通后,刘伟只需将车开到南关岭(小区网论坛)大连北站北广场的停车场后,就可以坐高铁去沈阳,两个半小时舒服的旅程,让刘伟倍感精神。

  “高铁全然改变了时空距离的定义,与自驾相比,乘坐高铁较为舒服;与飞机相比,在距离稍短的旅程中,它省去了机场登机的麻烦,省时且班次较为频密,总载客量亦远高于民航,出行自由度大大增强。”刘伟说,高铁将会成为自己今后出行的主要工具。

  客运 传闻虎跃日均客流量减少八成

  每年十一过后至第二年春运前,都是客运淡季。而2012年冬天,对于大连市客运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面对高铁的巨大冲击,客运企业采取降价这种最直接的方式来吸引乘客,然而,45元的单程历史最大降幅,并没有让大沈客运线路留住客源,客流量更是降至历史冰点。

  昨(19)日记者致电虎跃快客和荣昌快客相关负责人,对方只是表示客流下降比较明显,到底下降多少,双方均不愿意透露,至于有媒体报道“虎跃日均客流量减少八成”的说法,虎跃快客相关负责人予以否认,“绝对没有那么多”。该负责人表示,哈大高铁运行之初的低票价,确实给大连市客运带来极大的冲击,尽管调整价格后,吸引了一部分学生客流,但仍然有大量商务人士放弃长客,转投乘高铁出行。

  记者了解到,目前哈大高铁对大连至沈阳、营口、鞍山、海城等多条线路的影响已经显现,而大连至沈阳客运线路的客流降幅在四成左右。

  民航 减班仍然无法保证客座率

  与客运相比,民航受到的冲击相对小一些,受冲击较大的航线为大连至哈尔滨、大连至长春两条。

  今年10月底,冬春航班换季后,考虑到哈大高铁的冲击,航空公司对东北三省航班运行时刻、布局及结构进行调整,尽管大连至哈尔滨航线公司仍为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outhern Airlines Company Limited,简称“南航”)、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Shenzhen Airlines Ltd.,简称“深航”)等五家执飞,但航班量有所减少,而大连至长春航线更是缩减至南航独飞,每周执飞四班。

  而哈大高铁开通后,南航将投入运力再次调减,大连至长春由原每周四班调整为每周三班,每周二、四、六执行,大连至哈尔滨航线班次不做变化,仍执行每天一班,但票价水平调低,推出2.9折240元促销价。南航大连分公司市场销售部航线管理室副主任丁源表示,受到哈大高铁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从12月1日至今,客流量比去年同期下降四成左右,而下降部分主要来自于一些中端的商务人士,高端客流影响不大。

  高铁明年提速 客源或将分流

  高铁冲击,是否意味着大连航空、客运公司已经面临着“无路可走”的尴尬境地?虎跃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从时间成本、费用成本综合分析,高铁对比道路客运的优势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悬殊,“哈大高铁一些站点都在郊区,乘客到市内还得换乘公交或者打车,其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比坐客车高,如果时间充裕,又不愿意换乘公交等,行李包裹多,我觉得乘坐客车是不错的选择。”

  此外,该负责人表示,“民航主要针对高档人群,高铁针对中档人群,而长客更多针对的是普通大众。而且,明年4月1日起实行300公里时速后,高铁价格会上升,相对价格的优势,相信客运还会争取到一部分客源。”

  多设乘降站,点对点服务 在夹缝中寻求生存

  面对高铁带来的“危机”,许多客运公司已经将目光放远,虎跃、荣昌等公司已经开始着手调整经营布局,在夹缝中寻求生存,“对于既有线路,我们正在积极向交通部门申请,在城市内多设置一些乘降站,以方便更多市民出行;此外,我们也考虑在高铁不能通达的地方设置线路,进行“点对点”的服务,让旅客出门就乘车。”虎跃负责人透露道。

  而对于航空公司来讲,则是希望通过提升服务质量,来吸引更多的商务客源,“根据经验,随着人们的新鲜感逐渐退去,乘客会做出理智的选择,而一些商务人士会回到民航中来,重新选择坐飞机出行。”一家航空公司负责人表示。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扫码添加学委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