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离季琦的汉庭“蜕变”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酒店 > 正文

难离季琦的汉庭“蜕变”

来源:新商务周刊 2013-02-06 10:37:10

季琦:在整个战略、架构及人员的安排上,需要做一些调整,这个过程,只有我亲自来完成。

  “有这么大力量推动汉庭蜕变的人,我觉得只能是我”。离任三年如今又重担CEO,对季琦本人意味着放下“传奇”。

  季琦这个名字,多被与“传奇”相连,虽然他在自传性著作《一辈子的事业》里自谦“我的创业非传奇”。

  “从1999年到2010年,差不多十年的时间里,我创立和参与创立了三个企业,都是担任首任CEO、组建核心团队、确立主要商业模型,都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也都超过10亿美元。这样的事情不多见,应该说做到了一个世界第一。”

  携程、如家之后,2005年,季琦创办汉庭并任CEO至2009年,随后退而担任执行董事。相比于携程和如家,汉庭对季琦的意义更不相同。他曾言:“对我来说,到汉庭,我要画上个感叹号,把它作为我这一生事业和人生的高峰和顶点,把我的创造力通过这个感叹号刹住。”

  继2010年进入《Hotels》杂志评选的“世界酒店25强”后,2011年,多事之秋的汉庭却急转而下,全年归属股东利润相比上一年下滑一半,是年11月,加入汉庭仅10个月的COO苏畅辞职;同时,2011年汉庭新开酒店201家,远低于如家301家、7天376家。

  如此情境下,或无奈之举,或强势归来,2012年1月3日,汉庭宣布原CEO张拓转任非执行董事兼副董事长,任命执行董事长季琦兼任CEO——并“立即生效”。

  由此,汉庭重回季琦时代。

  重新执掌汉庭的季琦对外表示:“我觉得汉庭没有遇到什么,简单地说,它需要从一个创业性的企业,变成一个较永久、有序经营的企业,我们把这个转变的过程叫做蜕变。”

  快马加鞭、雷厉风行,汉庭在季琦一贯如此的风格下,声声蜕变、步步生猛。

  2012年11月20日,“汉庭酒店集团”正式更名为“华住酒店集团”,旗下五大酒店品牌:禧玥、全季、星程、汉庭、海友,“华住”寓意“中华住宿”,重归CEO并再度改造汉庭的季琦,不忘以此重申其愿景:“成为领导代言中华住宿业的世界级酒店集团”。

  于是,曾说要在汉庭画上一个感叹号以“刹”住自己“创造力”的季琦,在过去的一年,“刹”不住的他,在汉庭又重重地画了一个感叹号。

  汉庭的2012

  “多快好省”、“三个五年计划”,这些在政界屡有所闻的特色口号,由季琦在商界喊出来,似乎显得不同。

  2012年4月28日,汉庭酒店集团召开“首届汉庭合作伙伴大会”,季琦于会上宣布了汉庭“蜕变”的“三个五年计划”:第一步,2012年集团的整体签约门店达到1,200家;2016年是第二个五年计划,届时门店数量预计达2,600家,超过60%为加盟店;到第三个五年计划,即2021年时,门店希望达到4,000家,届时汉庭的市值应该有100亿美元。

  “在三个五年计划结束时的2026年,我们将成为世界知名的酒店集团,我们可能收购雅高等一些国际酒店集团;让中国的酒店集团屹立于世界之林。”

  一个月后,季琦便从携程收购了国内最大的中端酒店品牌——星程,改造其原有的纯加盟模式,代以加盟、直营并存的模式发展星程的品牌战线。由此,加上汉庭旗下原有的中端品牌全季,汉庭中端酒店扩张到近100家,占10%的集团酒店总数份额。

  与此同时的,是提速汉庭门店及大举改造全季品牌。

  相比于2011年的“疲软”,2012年汉庭单季开店数量紧追如家、7天,持续攀升,从第一季度的36家跃至第二季度的78家,到第三季度直接增至108家。在华住酒店集团公关部向NBW记者提供的“汉庭2012年Q4季度财报预告”中,门店数据显示,华住酒店总数为1,035家,而去年同期的此数据为639家。

  继2011年汉庭传出服务及卫生问题的负面新闻后,季琦在中端酒店品牌全季上投入了更大的精力,“新全季会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你住过也一定会喜欢,我们的女客已从原来不到30%增加到47%。”全季之新,在于季琦专门请来日本、台湾等专业设计师对客房进行重新设计,并增大客户餐饮、卫生服务上的投入,新全季的每间房投资成本,从之前的8万元增长到12万元。

  此外,配合其打造国际化酒店集团的野心,高端酒店品牌“禧玥”亦被季琦投入巨资打造。2012年8月23日,汉庭酒店集团宣布,旗下正在筹备的高端酒店品牌“禧玥”已经完成品牌注册,至此,汉庭的多品牌战略基本完成。

  据悉,禧玥于西安、丽江、济南等几家门店正在洽谈,而其首家门店将于今年下半年开业,并将率先着陆于二线城市。季琦亦表示,在高端酒店品牌上,“如果碰到价格合适的国外豪华品牌,我会收购”。

  在季琦的多举并重下,记者查阅汉庭财报数据显示:2012年汉庭一季度营收6.886亿,虽继续亏损940万元,但相比上年同期亏损1,400万,业绩开始回升;到第二季度开始逆转,实现7,500万元利润,比去年同期增长68.5%,营收7.98亿元;三季度营收8.936亿元,净利润9,580万元。

  唯有季琦?

  “汉庭不再是一个创业公司,而是要做一个更加稳定持久经营的公司。能有这么大力量推动汉庭蜕变的人,我觉得只能是我。”对于重归CEO、力推汉庭“蜕变”,季琦多如此表示。

  为何只能是他?季琦自己的回答是:“因为是要蜕变,所以在整个战略、架构上,包括人员的安排上,需要做一些调整,这个过程,只有我亲自来完成。因为我是创始人,对这个行业、这个企业又非常了解。所以我回来主要是来完成这个过程,以便汉庭能够在下一阶段做好准备。”

  从2011年月到2012年短短半年时间里,汉庭经历了数次人事变革:2011年11月,COO苏畅辞职;2012年1月,CEO张拓卸任,气候解云航上任COO,但执行副总裁王海军又于季琦重归CEO后的2012年4月辞职。

  对此,季琦表示,汉庭的“蜕变”需要应对集团内外的种种阻力,原有的管理团队难以推动,在《京华时报》的一次专访中,他具体解释道:

  “多品牌是酒店行业的方向,多品牌可使得获取物业资源时有更多灵活性,但如何在坚守主业的前提之下做很多创新,进行新一轮的开拓,可能要调动很多的资源,包括说服董事会,解释并面对亏损或某些品牌的失败等,别人压力可能会很大、难度很高,我来干这个事相对好很多。”

  “能让人一直追随,这是我们非常看重季琦的地方。”汉庭投资人之一、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周树华曾如此评价季琦。所以在汉庭的人事变革中,从如家一直跟随季琦创立汉庭的执行副总裁王海军的离去,则更为引人注意,更有评论指出,这也是季琦所信奉的“高效管理+优秀企业家”模式构建失败。

  “汉庭不再是个创业公司了,而是个规范管理运作的成熟企业。接下来也会有薪酬制的改革,也是我来推动,将来汉庭的薪酬可以和国际酒店集团PK,而不是靠期权来吸引人才。”季琦的革新,在曾经“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快乐地,成就一件伟大的事业”的“初衷”里,显得隐约忧伤。

  此外,季琦毫不掩饰并无比确信自己的“梦想”:“过去十年,才开了个头,现在行业正开始进入热闹的时候。多品牌、并购、上市,未来的10年,中国酒店业将上演世界级的大片,会有更多的并购、更多的创新不断出现。”

  为此,季琦曾撰文感悟:携程,实现了其原先的财富梦想;如家,“让我心胸更加开阔,学会了宽容和容忍”;到了汉庭,“让我看清了自己这一辈子的使命,知道我这辈子要什么。”

  “我在创立汉庭之初,就将汉庭定位在世界领先品牌酒店集团的位置,在2011年排名中,汉庭已经进入世界前25名的行列,未来世界前十的酒店集团中,中国应该占据到3席以上;取代欧美霸主的地位,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是季琦“一辈子的使命”,或也正因如此,在主持汉庭“蜕变”,收购星程计划一度遭集团内部反对时,或只有他才能最后说服董事会;在经济情势低迷,酒店行业疲软时,或只有他,方能逆势扩张,速成集团酒店多品牌蓝图。

  “做自己擅长的事,赚自己能赚的钱”——其实,季琦很“简单”。

汉庭 经济型酒店 华住集团
0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