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盲目扩张或致人力无解困局

中国企业报 2013-06-04 10:40:54

不少酒店已宣布未来大幅度的扩张计划,但在人力资源管理方面却遇到了瓶颈。

  当被问及酒店相关专业学生就业后是否容易“转行”时,陈东直白地表示:“其实,最初选择从事酒店业的都很少。”

  陈东是中国旅游学院(原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的一名教师,接受记者采访时刚参加完本校组织的毕业生就业会议——今年教育部统计的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人数是699万,在这个“史上最难就业季”各高校的压力都很大。

  但陈东遇到的是另一个问题。“我们一直在努力引导学生去从事酒店业,把所学的东西发挥出来。”说到这一点时,陈东表现出一丝“头疼”的感觉。

  酒店的烦恼:剃头挑子一头热

  比陈东更头疼的,是酒店自己。

  无论是万豪、洲际、喜达屋等国际联号,还是本土的万达、绿地等开发商,抑或是如家、七天等经济型酒店,各个层次的酒店都已宣布了未来大幅度的扩张计划。然而相关数据显示,2012年全国酒店行业新增岗位将近30万,当年旅游院校相关专业毕业生总数为32.51万人。其中,酒店专业毕业生人数只占30%。

  “普通的员工差不多能满足需求,酒店真正缺乏的是高端管理型人才。”华美酒店顾问有限公司首席知识官赵焕焱告诉记者——所以“成长快、易培养”的酒店管理专业高校毕业生,已经成为各大酒店的“兵家必争之地”。

  “我们现在有近230家门店。”布丁酒店人力资源副总裁张温荣表示,“而且近3年公司要求门店增长速度为每年100家,每家门店需至少3位管理者。所以我们今年毕业季时将在各个区域进行大范围招聘,以满足酒店的人员储备需求。”

  2015年底前要再开业80家酒店的开元酒店集团,则推出了自己的人才招聘网站,因为他们认为“年轻人更熟悉网络”;同时开元开始尝试与高校举办一个拓展人力资源与企业推介相融合的活动——显然,开元希望找到更能吸引高校生的渠道。

  实力雄厚的国际联号缺人吗?答案也是肯定的。万豪基金会宣布,将会于未来五年在“万豪中国酒店教育行动”投入4000万元培育中国的酒店管理人才;而早在2006年,洲际酒店集团“全球英才培养学院”就已经在华成立——“自己办校也是比较靠谱的办法。”赵焕焱评价道。

  “有的酒店一年来好几趟,就是为了招收我们的学生。”陈东表示,但事实让酒店和学校都很沮丧:除了应者寥寥之外,还有很多在校的学生参加酒店实习后,竟从此对这个行业失去了兴趣。

  “熬不住”的高材生

  为了调动学生的积极性,陈东想过很多办法,比如邀请一些优秀毕业生讲述自己在酒店的奋斗历程——但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是,这些学长学姐都是“熬过来”的。

  “很多学生刚毕业出来,就要求做领班或者是部长。”深圳水都假日酒店分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夏子帆表示,“但领班是个基础管理岗位,也可以说是个教练型的管理者。你必须懂得实际操作,才能言传身教培训员工和督导,刚毕业的学生是很难胜任的。”

  “可能是学生的期望值太高了吧。”陈东颇为无奈地说道。

  “这是个现实问题,也导致很多非专业学生做得比专业生更好的现象出现。”夏子帆说道,“非专业生自知不懂行,乐意从基层干起,一点点学习实践,我们再通过理论灌输培训来达到管理需求。”

  而一个更容易理解的原因是:“工作强度大”与“薪资待遇低”。“酒店行业的薪酬水平,连续5年在全国所有行业中排列是倒数第二位的。”赵焕焱告诉记者。

  “劳动强度大也是人手不足造成的,如果按照原来的编制标准,劳动强度是合理的。” 夏子帆表示,“十年间这个行业的卖价都没怎么提高,而人工、水电、易耗品、包括原材料的成本却在一天天增加;酒店投资资金巨大,回收成本年限加长,这也是造成工资一直在谈,却一直很难往上浮动的原因。”

  这似乎是一种“自知理亏”的难言之隐——面对这个问题,包括华住酒店集团在内的多家酒店拒绝了记者的采访。“随着人员招聘的难度,业主已经认识到了此问题的严重性。” 夏子帆坦言,“很多单位已经不声张地增加了工资。”

  而陈东只是感到很可惜。“其实能‘熬’到中层,薪酬待遇也很不错了。”他举了个正面的例子。“希尔顿在这方面的处理挺好,我们的一些学生过去后是管理培训生的身份。虽然也从基层干起,但对你的定位是很清晰的、学生心里有底。”

  扩张怪圈:人力瓶颈怎么破?

  虽然学生“用脚投票”在倒逼酒店涨薪,但前景似乎不容乐观。

  “目前中国来说五星级酒店人员成本占的比重是平均25%,四星级是30%,三星级是35%,经济型是40%。香港、新加坡的劳动力成本占的比重是50%以上。”赵焕焱告诉记者,“‘十二五’期间员工的薪酬要翻一番,那么这项成本每年将上升16%。”

  结合另一组数据,则能看到异常严峻的事实:2010年中国595家五星级酒店平均营业利润率为9.59%、资产利润率为4.00%,2011年615家五星级酒店营业利润率8.87%、资产利润率3.97%——最赚钱的五星级酒店利润已呈下行之势,其他酒店可想而知。

  “市场在发展过程中,扩张是必然的,但是行业到了一种无序扩张的地步、导致了竞争白热化。”夏子帆说道,“价格战正成为酒店利润下滑的因素之一。”而据赵焕焱提供的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区将新增61182间客房,2014年新增40897间,2015年新增18070间,中国未来3—5年的新增供给量增长16%。

  这种情况下,很难想象酒店涨薪的幅度能有多大——酒店扩张似乎形成怪圈:一边是人才需求大,一边是难以留住人才、培养人才。

  对此,赵焕焱认为应该借鉴新加坡酒店与消费行业工会的办法。“一是提高薪水;二是培养晋升管理岗位提高10%;三是容许兼做前台、客房和餐厅多个工作提高30至50%。”赵焕焱表示,“在新加坡的方案中有一个管理层专业发展计划,培养250人获得2000元至3000元的薪水——其中由新加坡劳动力发展局支付70%。”

  酒店自己已经难以解决薪水问题了吗?赵焕焱的答案是肯定的——而且就算在新加坡的方案中,工作强度似乎也是有增无减。

  “布丁酒店发展至今,60%的门店管理层都是通过内部晋升完成,我们已经建立一套完善的内部晋升机制和辅助培训体系。”张温荣说道,“我们不是靠薪酬留人,而是靠事业和快速晋升留人。”也许这是一个方向,但其效果仍然有待检验。(文/彭涵)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