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亿人口的东南亚打车市场 谁能一战到底?

36氪 2014-12-09 19:07:31

东南亚市场的打车应用除了Uber、GrabTaxi还有Hailo、Easy Taxi,2015年的竞争盛况会十分精彩。

这次,笔者和GrabTaxi CEO Anthony Tan坐下来聊聊,谁能一口气吃掉东南亚这庞大的市场。

前几日,软银刚以2.5亿美元投资东南亚打车软件GrabTaxi。这个来自马来西亚的团队估值可能超过 100亿美元,而此时,高盛投资的Uber也刚刚完成12亿美元融资,估值高达400亿美元,公开宣布“亚太市场是重点发展对象”。

东南亚市场的打车应用除了Uber、GrabTaxi还有新加坡市场的Hailo,Rocket Internet旗下的Easy Taxi。2015年的竞争盛况,从观众角度来说,应该会很好看。但东南亚市场背后的暗潮汹涌,却只有这些团队才能体会。

尊重文化与融入文化是两码事儿

东南亚号称有6亿打车人群,巨大的市场潜力,但殊不知市场本身因为基础建设、地理环境以及城市发达情况而高度分散化。

GrabTaxi第一次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落地,当他们想扩张到其他城市时,发现智能手机普及率并不高,并且2G、3G、4 网络普及情况也是参差不齐。

而泰国曼谷又是另一番景象。作为首都,曼谷的公共交通非常发达,地铁、城市快速公交等极大程度早已满足民众出行需求,打车应用又该在哪里凸显出价值呢?

如果说基础建设可以用硬件来弥补,比如滴滴快的曾经赠送智能手机给司机朋友。而公共交通可以在地点布局上有所反应。更根深蒂固的地理和文化问题如何解决呢?

地理上来说,东南亚多是岛屿国家,且大部分地区里,内陆与岛屿环境非常不一样,公司落地方式也不一样,与之相呼应的还有语言,光是泰国里,就有潮州话、缅甸语、老挝语,且泰语本身就是不用声调方言组成的语言。

我们不能用一座城市定位一个国家,一种语言定位这个地方真正的语言。比如很多美国人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以为北京就是中国,其他地方一定也长这样。或者中文就是一种语言,全国都通用。如果那样想,就真的非常愚昧。你必须明白,在一个国家里,有的城市会非常发达,其他则不然,比如曼谷甚至比北京建设的还要繁华,但其他地方远不及此。

所以每到一个地方,Anthony都会找非常local的人作员工,他们必须在这里居住了很久,还热爱这里的文化,甚至对每条街都烂熟于心。而我,尽量吃住都和他们一起,你要学会的不仅仅是尊重他人的文化,还要融入进去。

没错,和穆斯林谈猪肉与素食者聊荤腥总是要出局的。除此之外,创业公司落地时,难道不需要拜地头蛇吗?这也算是当地文化吧。

对于Anthony 来说,和当地政府打交道也是件谨慎小心的事情。“政府可以分分钟把你捏碎”,他说这话的时候看的还挺开的。而GrabTaxi的秘诀就是,了解不同政府的需求,同时理解他们在做什么。

比如在马来西亚,女性安全是非常重要的议题,Anthony自己的妹妹也曾有过不愉快的经历。对此,他们特地将APP中加入跟踪和路程分享功能,并且向用户提供详尽的司机信息。每位司机在注册时,除了提交驾驶证外,也需要获得特殊的“许可”,很受政府认可。

谈到政府喜欢在出租车上装摄像头,他并不认为这有些不妥,“中国和东南亚国家情况不一样,在我们那儿,出租车许可证价值8000 美元,更别谈买一辆车有多贵,所以,在处理汽车纠纷时,非常需要摄像头作为凭证,我不觉得它是Spy Camera。”

理解政府决策,积极配合,也要同时避免被灰色地带控制,Anthony还分享了一个有趣的黑道奇遇:

有一次我和一个出租车公司的老大谈事情,桌子上盖了很长的桌布。突然听到砰的声音,有什么掉在桌子底下了,我撩起来看了一眼,居然是一把机关枪!原来这人不仅运营出租车,还是一个枪支走私贩子,那时候,我才了解自己没机会say no……

不论是表面的差异还是背后的沼泽地带,创业公司做本土化运营时,地头蛇还是要拜拜的,线上产品大家都能操作,但线下的文化,并不是每个团队都懂得融入……

GrabTaxi 要做Social Enterprise

打车软件是什么?工具?至少笔者的例子里,它是。但Anthony给笔者的感觉是,比起一个工具,GrabTaxi肩上还有社会使命。

对补贴激励,Anthony非常认同,他觉得司机朋友们最大的需求就是赚够了钱和家人好好生活。但是“在你关心他们收入的同时,是否考虑到他们的家人呢?”

这一点GrabTaxi和之前采访的EasyTaxi很像,他们为司机配备完善的商业保险,为其子女的教育出钱或者找资源,后者还为香港老司机配备专门的客服。这些,都是单纯金钱补贴做不到的人文关怀。

再回到马来西亚的女性安全问题,GrabTaxi也认为自己责无旁贷,既要保证安全,更要通过自己的平台给大家传递:大部分司机是善良的,他们的价值也需要被发掘。

他非常自信的告诉我:我们做的不是打车软件,就是生态系统。

在笔者的价值观里,有两种不同的创业公司。第一种是在年轻的时候挣很多钱,做的很大,到一定积累之后再出钱捐楼、做慈善;但还有一种,是在成长的时候,也向社会传递观念。比如尊重司机和文化的观念,这种普世价值观比起单纯做慈善,来的更有意义。

所以,他强调,GrabTaxi倾向于接受价值观相同的人,或者说“基因”相同的人。

笔者的一些疑惑

采访过程中,Anthony 问了两次“中国司机是怎么看待专车的,觉得被滴滴和快的背叛了吗?”。笔者的第一反应是,GrabTaxi也要做专车?东南亚地区出租车费用比国内高很多,所以专车和出租车价格可能没什么区别,出租车司机对专车会更有敌意。

所以,在这里,笔者有几个问题没有想通:

1. 在国内,专车和出租车因为消费不同,面对人群也不同,出租车司机到底会不会担心被抢了生意?

2. 打车软件最后,会用自己的专车彻底颠覆出租车吗?

3.Anthony说东南亚的出租车公司还没有任何反应,反观国内的情况,不知道最后,出租车公司的结局是什么?出租车会变成打散运营的个体吗?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未登录

去登录
公众号二维码

关注『环球旅讯』公众号

获得最新行业资讯

分享
微信
微博
QQ
收藏
评论
点赞
客服
添加专属客服
客服二维码

您好,我是您的人工客服!点击联系客服

顶部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