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机场原总裁建议对“空闹”判刑半年以上

信息时报 2015-03-13 14:46:04

广东省机场集团原总裁刘子静提出,对“空闹”要处以判刑,最少半年以上,严重的要判刑3~5年以上,这样才能造成社会震慑。

今年2月5日,白云机场第三跑道正式启用,但由于空域“卡死”,每天仍有300班航班“求”落地白云机场而不得。昨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用机场协会理事长、广东省机场集团原总裁刘子静接受专访时表示,第三跑道无“用武之地”有点可惜,呼吁探索珠三角空域改革来解决问题。作为在民航系统工作了一辈子的专家,刘子静还就“空闹”和建广州第二机场等热点谈了自己的看法。

谈白云机场

去年白云机场旅客仅增加4.4%

去年白云机场旅客吞吐量5478万人次,增长率仅4.4%,在国内大型机场中增幅最低,国际旅客量不到1000万,中转率仅8.4%。

“从全国范围内看,枢纽机场建设前有标兵,后有追兵”,刘子静说,首都机场有3条跑道、3个航站楼,去年客运吞吐量8612万人次,现已投资700多亿元建设第二机场;上海两个机场共有6条跑道,4个航站楼,去年客运吞吐量8962万人次;武汉、长沙等内陆地区政府加大扶持补贴力度,吸引大量国际航班开航,重庆、昆明、成都等西部地区都在筹建第三条跑道。

从全球范围来看,世界级航空枢纽建设也是大势所趋。

刘子静称,白云机场总体规划五条跑道,是目前白云机场在国内机场中最具建成世界级航空枢纽的优势所在,但目前空域不足严重制约了其发展。

第三跑道无“用武之地”

今年2月5日,白云机场第三跑道正式启用却无“用武之地”。

“现在普遍问题是很多航空公司想飞广州,但飞不进去,”刘子静透露,现在有300个航空公司航班都想“挤”进白云机场,包括南航、阿联酋航空、卡塔尔航空、埃塞俄比亚航空等都迫切希望在白云机场增加航线、航班,但受限于空域无法实现。

他建议,由省委省政府牵头协调,新辟英德西侧进场航线,加速白云机场的进出流量,固定使用西三边作为进场航线,提高白云机场运行效率,调整空军岑村机场训练高度,以增加空域流量。

此方案虽然没有改变广州空域现状,但可达到增加高峰小时架次的目的,使第三跑道在现有空域情况下最大限度发挥使用效益。

呼吁探索珠三角空域改革

刘子静说,白云机场所处200公里区域范围内,有深圳、珠海、香港、澳门等5个大型机场,还有惠州军民合用机场,珠海九洲、深圳南头两个直升机机场,以及佛山、岑村两个军用机场,“珠三角机场密、流量大、空域复杂,让白云机场空域资源更紧张”。

他建议,有关部门应该按照国家空管委《调整珠三角地区空域结构方案》,积极探索珠三角空域管理体制改革,比如将使用率较低的岑村机场、佛山机场搬迁,以腾挪空域。

此外,建议省委省政府加大力度强化白云机场航空枢纽建设,尽早启动白云机场第四、第五跑道和第三航站楼的征地拆迁工作,为白云机场的可持续预留好发展用地;建议省委省政府加快推进全省机场管理运营一体化,优化资源配置,实现全省机场协同发展,以配合促进白云进场的枢纽建设。

谈广州第二机场

预计建成至少需10年时间

近日,广东省发改委主任李春洪首次透露,尽管广州第二机场具体选址还未确定,但有可能落在佛山与云浮交界处一带。

“第二机场建设,可以打通白云机场西边空域,拓宽空域”,刘子静呼吁,要加快广州第二机场前期的研究工作,尽早抓紧调研勘探,推进建设。

刘子静介绍,从国际上看,大型城市都有2~3个机场。随着客人越来越多,广州一个机场容纳不下大客流需求,将来肯定也需要建第二机场。

就第二机场的迫切性,刘子静称,“要未雨绸缪,由于机场建设需要很长时间,所以第二机场建设早启动早谋划更好,“从规划选址立项到建设,没有10来年功夫搞不起来。”

谈韶关机场

可作白云机场部分机型备降机场

“机场对景点太重要了!”刘子静提出,韶关有丰富的旅游资源,但因为没有机场,远方客人到韶关不方便。

另外,广东民用航空运输,珠三角有广州、深圳、珠海、惠州、佛山机场,粤东有揭阳潮汕、梅县机场,粤西有湛江机场,唯独粤北尚未开通民用航空运输,地处粤北山区的韶关市,现代化立体交通网络“三缺一”。

刘子静发现,1987年~1989年,韶关一个军用机场开通了韶关-广州航线,后来由于用于这条航线的飞机退役而停航。机场外交通、通讯、供水、供电等设施条件良好,应该利用这个老机场,尽快改扩建成新的韶关机场。

这个韶关机场的选址,距广州白云国际机场约200公里,位于广州北上航线的附近,发展建设民用航空后,还可作为广州白云机场部分机型的备降机场(现为长沙机场)。

谈高铁

只抢走了部分民航短途客

目前国内高铁发展很迅速,民航是否感到有压力,会不会降价去进行应对?

刘子静认为,高铁是与民航互补的好事物,“要不是有高铁,飞机买票难问题缓解不了。”尽管高铁会抢走部分民航短途客,但对民航的发展并未有其他影响。因为人们对民航的需求量很大,去年全国民航载客量仍以超过10%的速度在递增。

谈“空闹”

“空闹”已是社会普遍问题

冲击停机坪、制造飞机有炸弹等虚假消息引起恐慌,扇乘务员耳光,在空中打架,甚至擅自打开飞机应急舱门……近年来,“空闹”事件成为关注焦点。

"空闹"现在已经是社会普遍问题”,刘子静认为,空中安全不容忽视,民航需要不断改进工作,更重要的是需要社会配合、广大旅客理解,此外还加大加重法律惩罚力度。现在修订“立法法”,过去很多法律不适合的,可以借此修订充实原法律,加大对空闹事件的打击力度。

目前对“空闹”的处罚,多是罚款数百元到上千元,或是处以最多15天的拘留。刘子静提出,对“空闹”要处以判刑,最少半年以上,严重的要判刑3~5年以上,这样才能造成社会震慑。

现在普遍问题是很多航空公司想飞广州,但飞不进去。建了新跑道,却不能新增更多航班,可惜!(文/田桂丹 蒋隽 刘宇雄 万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扫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