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旺季结合加码国际航线 南航A380飞出北京

民航资源网 2015-07-05 11:01:25

中国航企要走出国门,参与国际化竞争,不可避免地要引进超大宽体客机等最先进的客机,更需要掌握如何运营新型客机、超大机队的能力。

从6月20日起,南航把旗下最重要的机型之一——A380巨无霸客机投入到北京—阿姆斯特丹航线CZ345/6上,使这条航线的载客量几乎较之前翻倍。这是南航A380首次在北京执飞国际航线。

北京—阿姆斯特丹迄今已开航19年,是南航最早的国际长航线之一。

南航A380执飞北京—阿姆航线时间为6月20日到10月24日,每天一班,航班号为CZ345/6,去程00:50从北京起飞,当天05:10抵达阿姆斯特丹,回程14:50从阿姆起飞,次日凌晨抵达北京。之后的欧洲淡季期间,该航线将仍由A330执飞。A380将调往执飞正处旺季的广州—悉尼航线。

由此,利用A380巨大的运力,南航可调节澳洲和欧洲两大区域的淡旺不均:夏秋季投入北京—阿姆斯特丹航线,抓住暑期欧洲游的高峰期,进一步提升南航在欧洲航空市场的运力份额和影响力;在冬春季投入澳洲航线,满足旺季澳洲市场的需求。南航广州—洛杉矶航线则常年保持使用A380执飞。通过这种淡旺季节搭配,既可以充分利用A380的运力,使5架A380事实上执飞两条国际大线搭配两条国内公商务航线,又能降低航班运行成本,增加航班利润和收入。

4年多来,从加盟南航之初的举国轰动,到围绕其经济效益的争议不断,再到如今已形成相对成熟的运营策略,A380与南航转型国际化规模网络型航空公司的进程互相支撑,巨无霸与大象踏出了令世人惊异的舞步。

下一站:为什么是北京—阿姆斯特丹?

在全球市场中,阿姆斯特丹机场是重要的航空枢纽,凭借其完善的中转设施和航线网络,已成为进入欧洲的重要门户,也是中转至南美等地的枢纽城市。

阿姆斯特丹也是南航国际航线网络中的重要节点。1996年,南航开通了由广州-北京-阿姆斯特丹航班。到2011年6月,南航增开广州-阿姆斯特丹直飞航线,每周三班。因市场需求旺盛,广州-阿姆斯特丹航线到2012年就增加到每天一班。

南航驻阿姆斯特丹办事处总经理庞业东告诉记者,南航从阿姆斯特丹至广州和北京航班,平均客座率均超过了90%。“南航与荷航在中荷航线上积极开展代码共享合作,而通过代码共享,我们双方的航线网络也延伸至中国内地及欧洲各大中城市。”

南航首次将A380投放在中荷航线,一方面满足了市场迫切的运力需求,另一方面将极大促进中欧经贸往来和各个层次的交流。

而从南航全球运营的角度来观察,A380投入到北京-阿姆斯特丹航线,将使南航以广州、北京枢纽为中心,以澳洲和欧洲、北美市场为两翼,在大自然的时空切换中,巧妙地形成全球南北半球淡旺季的和谐匹配。

就现阶段而言,A380给南航带来的已不仅仅是巨大的品牌影响力,不仅仅是加盟之初为南航赢得极高的国际辨识度,也不仅仅是第一次使中国航空公司以国际化公司形象登上世界舞台,更重要的是达致了南航整合长航线与短航线、网络运营与品牌推广的全成本经营理念。

能做到这一点,得益于南航的国际化转型。

多年来,南航争做国际一流公司的决心坚定。经过持续数年埋头苦干,南航已使国际航线运营占比提升至30%左右,构建了全球性的航线网络,国际化转型初步显现成效。以A380执飞北京-阿姆航线为标志,南航事实上正在进入规模网络型国际化航空公司的快车道。

整合,源于洛杉矶航线和澳洲航线。

洛杉矶样本:国际大线匹配国内航线

2012年9月,第四架A380交付,意味着南航A380机队基本集结完毕。

一个月后,南航宣布将由A380执飞广州-洛杉矶航线,替换当时的B777机型。这是该机型执飞的第一条国际航线。

回过头来看,A380飞出国门的首站选择洛杉矶,无疑是一个审慎考虑的结果。广州-洛杉矶航线是南航最早的国际大线,1997年就已开航,市场相对成熟。其次,近年中美经贸往来持续升温,两国在旅游、教育等方面的交往也日益频繁,市场潜力巨大。最后,A380对于大洋彼岸的旅客,同样是新鲜事物,机型的吸引力很大。

彼时,南航正在力推战略转型,力图将广州打造成华南地区最大的国际枢纽,吸引周边乃至北方旅客到广州中转。A380的投入,成为枢纽中转的最大利器,一方面它的品牌效应吸引更多周边旅客慕名而来,放大中转效应;另一方面。执飞国际长航线,其经济性、舒适性均也要比旧机型更高。

很快,A380便显示出巨无霸的优势,执飞广州-洛杉矶航线半年,其运营各项指标已经与B777机型持平,到了中美航线传统旺季,即7、8、9月份,该航线更是录得单月盈利超千万的数字,创造单班盈利百万的记录。

A380投入洛杉矶航线,不仅给航线的运营品质带来提升,南航也在实践中,摸索并积累了A380的运营经验:国际与国内航线搭配飞,飞机从洛杉矶返回,凌晨抵达广州,稍作短停维护后投入广州-北京航线,一直到晚上21:30执行洛杉矶-广州航班。这样合理的调度安排,大幅度减少了飞机的停场时间,A380机队的日利用率增加了25%。

这一经验,很快在澳新航线上得到放大。

淡旺结合:全成本理念和全球网络规划

2013年3月,南航最后一架A380交付,至此,全部5架飞机悉数到齐。一方面,如此庞大的运力,需要投入到更多长航线上发挥价值,另一方面,南航悉心打造的广州枢纽,也需要宽体客机的支持。A380的下一个落脚点,落到了“广州之路”上。

从2009年开始,南航便决心推进战略转型落地,以澳洲为试点,试水中转,2013年初,南航提出“广州之路”的概念,力图打造从澳洲经广州中转直达欧洲的欧澳新捷径,并先后开通了广州至伦敦、法兰克福、莫斯科、伊斯坦布尔等欧洲腹地的航班。到2013年,南航在澳新地区已经拥有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珀斯、奥克兰5个航点,在欧洲则开辟了伦敦、巴黎、阿姆斯特丹、伊斯坦布尔、法兰克福、莫斯科、格鲁吉亚7大航点,形成了较为完善的中转网络。

以广州-悉尼航线为例,执飞该航线的A330-200机型拥有258个舱位,在旅游旺季一票难求。

2013年10月-2014年3月,南航在广州-悉尼航线上投入A380,运行半年时间,在座位数增长近一倍的情况下,各项经营指标基本与原A330执行的航班持平。

此时,A380的运营面临一道难题:大洋洲地处南半球,北半球的冬季是该区域的夏季,属于旅游旺季,客源充裕。进入4月份之后,澳洲属于旅游淡季,客源锐减,继续采用A380很可能难以保持高客座。

但也是从澳新航线运营的经验中,南航摸索出了在自身庞大的全球网络中运营A380的策略:利用A380巨大的运力,调节澳洲和欧洲两大区域的淡旺不均。夏秋季投入北京-阿姆斯特丹航线,抓住暑期欧洲游的高峰期,进一步提升南航在欧洲航空市场的运力份额和影响力;在冬春季则投入澳洲航线,满足旺季澳洲市场的需求。通过这种淡旺季节搭配,既可以充分利用A380的运力,使5架A380事实上形成两条国际大线搭配两条国内公商务航线的协调,又能降低航班运行成本,增加航班利润和收入。

这将极大增强南航在“袋鼠航线”上的竞争力。

袋鼠航线:巨无霸与大象的舞步

在欧洲与澳洲之间,这条路线的航班至少都会中停一站,类似于袋鼠跳跃的动作,因此也被形象地称为“袋鼠航线”。

“袋鼠航线”中转地过往主要是新加坡、迪拜、香港、曼谷等地。南航总部所在地广州现在是强有力的竞争者。

从实施“澳洲战略”开始,南航便明确提出,举全公司之力做一件事——枢纽中转。南航以广州为枢纽,首先致力发展国内与国际之间的中转业务,即从南航遍布中国各大省份的分公司所在地出发,输送旅客到广州来,再转乘宽体客机奔赴海外目的地。后来,南航又开始试水第六航权,即国际转国际业务,广州枢纽日趋成型。

枢纽的一大特征,便是中转运输能力的显著增强。以广州-悉尼航线为例,2014年,该航线广州本地客源仅占36%,从国内其他地区前来广州中转的占46%,另外有18%是第六航权旅客,他们来自东南亚、欧洲、南亚等地区的国家。目前,广州出发的国际长航线,中转旅客占比基本均超过50%。

当A380投入广州-洛杉矶、广州-悉尼航线后,南航枢纽中转的作用得以显现,利用南航在中国内陆以及欧美、东南亚地区庞大的网络为A380喂客,成为了上述航线成功经营的关键。

事实上,当年决策将A380投入到广州—悉尼航线,南航已经预计将给悉尼航线带来第六航权旅客超过7万人次。

完全可以预料,当A380投入北京-阿姆航线后,大幅增加座位数,将给中转销售提供更多机会。

南半球与北半球,大自然的时空切换,在全球经营的航空公司网络中变得美妙起来。

运营A380四年多来,南航通过不断的尝试与实践,在航权资源有限、经济下行等不利条件下,摸索出一套适合中国国情、契合南航实际的A380经营之道。通过国际航线与国内航线搭配、淡旺季结合、中转等方式,充分发挥A380自身固有优势,使得航线的经营品质逐步得到提升。A380已成为南航进行国际化转型,飞出国门的重要推动力。巨无霸与大象的舞步在袋鼠航线上真正舞动起来了。

南航是中国第一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运营A380的航空公司。她抓住了A380这个机遇,并且将之成功地转化为实力。中国航企要走出国门,参与国际化竞争,成为国际一流的航空公司,不可避免地要引进超大宽体客机等最先进的客机,更需要掌握如何运营新型客机、超大机队的能力。从这个意义上说,南航在运营A380上的探索,不仅是有利于自身发展的,也是整个中国民航迈向国际化的探索。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