猝死的“光荣“ 会成为机票代理的缩影吗?

春城晚报 首逸仁 2015-07-20 16:56:52

业内人士一致的看法是,从2013年开始,电商是导致包括光荣在内的全昆明近六成票务公司死亡的元凶。

位于云南昆明的光荣航空票务(下称“光荣”)从18日上午十点之后人去楼空。这或将是这家在昆明市场上存活了15个年头的航空票务代理公司留给世人最后的背影。光荣的法定代表人赵光荣说,他的公司死于一起违规操作,“西双版纳分公司的人做的”。

一把用来锁单车的密码锁绕成几圈,紧紧盘饶在玻璃门把手上,透过玻璃门向内张望,“光荣航空”四个悬挂在天蓝色底板上的大字,正在静静注视着这逼仄办公室里的一片狼藉。

与光荣合作的客户们开始互相通报光荣的猝死,他们更加担心的是,押在光荣的资金能不能要得回来。不论光荣的“猝死”源于何样内情,业内人士一致的看法是,从2013年开始,电商是导致包括光荣在内的全昆明近六成票务公司死亡的元凶。在电商冲击下,任何一个意外事件都有可能成为压死票务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赵光荣所称的“违规操作”就是压垮这家公司的那根稻草。

光荣欠款近千万?

在18号之前,大多数与光荣有合作的客户看不出来这家公司有何异样。

D先生与光荣合作了五年,他见证了光荣航空双龙桥店在三年前的撤销;今年4月,光荣航空在火车站的店也撤销了,只留下环城北路店。而硕果仅存的环城北路店,由之前的上下两层六七百平米萎缩到倒闭之前的一个小房间。

萎缩是行业大趋势,D先生根本没有料到光荣竟然会突然倒下。18日上午,D先生来到环城北路找光荣时,发现这里已经人去楼空。

D先生得到的内情是:从上周四开始,光荣的总经理秦创已经不再出现在公司;从上个月开始,光荣的财务、行政等关键部门的领导换帅,由原先的普通员工升任,而之前,这些岗位的领导多为法人赵光荣的亲戚出任;普通员工们则两个月没有拿到工资,直到18日,剩下的十来个员工搬走了电脑和其他值钱的东西,锁上大门离开公司。

D先生的上述说法,赵光荣在受访时未予认可,对于员工搬走电脑一事,“他们在入职之前交了2000元保证金,现在公司确实拿不出钱,他们搬走电脑就搬走吧”,赵光荣说。

王女士是在听闻之后受朋友委托前来的,19日上午,她的三位朋友得知情况后,委托她前来探虚实,紧锁的大门和在大门上贴出的一张印在A4纸上的维权微信群二维码已经告诉王女士:传言不虚。扫描维权二维码之后,这个维权微信群因达到了人数上限而无法进入。

幸运的是,王女士从2013年退出了航空票务代理市场,而委托她前来的三位朋友中,两位分别有5万左右的钱押在光荣,另一位则有十余万。

在光荣人去楼空之前,这家公司有一个业务往来微信群,近两百人在这个群里,几天前,这个群突然解散。D先生估计,如果这个被解散的微信群全部都是光荣的合作客户,那么,这个群里近200人都与光荣有航空票务账务往来,“我周围认识的同行中,最低的金额是5000,最多的是24万,光荣航空欠这200人的账,预计近千万”。

赵光荣承认欠客户账款,但他的数字与D先生的计算出入颇大,“我们欠客户的钱也就几十万,而我们自己的客户也欠着我们一两百万的钱,如果要回这笔钱,我们很快就可以还他们。”

光荣涉嫌合同纠纷还是诈骗?

赵光荣说的很直白,“公司就是倒闭了”。按照赵光荣的说法,公司倒闭的原因仅仅源于一次违规操作,“西双版纳分公司的人把政府采购才能享受到的八八折优惠机票买进来之后,全价卖给散客,国际航协知道之后,不给我们出票。这导致我们资金链断裂”。一家在昆明航空票务市场屹立15年的公司就因为这个原因匆匆倒下,它的脆弱性令人不可思议,“我们就是倒闭了,我们也在想办法还客户的钱,至于能不能还上,我也不知道,因为又不是我个人欠他们钱,是公司欠的。”

国际航协停止出票之后,光荣已经做不了总代理,只能卖散客票,而且,根据赵光荣的说法,国际航协还冻结了光荣的支付平台,这加剧了光荣的运作难度,最终只能选择宣布破产。

有人已经打算雇佣律师来找光荣讨说法,目前,有三位客户打算聘请王顺新律师作为代理律师。王顺新律师说,即使赵光荣的说法属实,他希望光荣能够提供国际航协的处罚书以及账务往来明细,“目前人去楼空,又不能给大家交代资金来去情况,我认为光荣目前的行为构成了合同诈骗罪。”

天外天律师事务所汤光仁则认为,在所有的事实澄清之前,还不能确定光荣属于合同纠纷还是合同诈骗,“如果合同履行过程中不存在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相关资金来去明确,仅由于合同履行过程中发生纠纷而导致合同不能履行,这只能算合同违约的民事纠纷”。

不过,汤光仁对赵光荣解释导致公司倒闭的原因表示无法理解,“如果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不能说明资金往来,存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就有可能涉嫌合同诈骗或其他刑事犯罪。”

电商凶猛

光荣的倒下已经成了既成事实,不论未来的走向如何,导致光荣死亡的原因却值得业内警醒。

“从1999年到2005年,我认识的好多做票务代理的人,别墅有着两三套的人多着呢”,王女士说。她就是看到别人发了财才决定入行。

2005年开始,王女士从一家旅行社辞职,转而干起了票务代理,干到2013年,王女士感觉钱不好赚了,“以前,我们一张票还能有个一两百块的赚头,2013年之后,一张票只能赚50块钱,有时候甚至赚不到钱”。她解释说,赚不到钱是因为电商冲击,“航空公司在自家官网上挂出了四折机票,我们手里攥着票,只能跟着打到四折,不然根本出不了票。”

电商冲击太猛,王女士决定离开干了7年的机票代理,目前,她在干餐饮。和D先生的看法一样,王女士认为从2013年以来,由于电商的冲击,6成机票代理公司像她一样退出了市场竞争,“只是没想到,光荣做那么大,也是说倒就倒。”

昆明市场上大多数的机票代理公司选择了像王女士一样抽身离开,不过,留下来的公司,“有人一个月赚一两万的也有,只是不知道人家怎么赚的”。大多数的机票代理公司对当下热议的“互联网+”似乎并不感兴趣,抽身离开是昆明六成机票公司的最终选择。

随着光荣的突然“光荣”,电商又来势汹汹、步步紧逼,这个市场还会有哪些机票代理巨头跟着“光荣”呢?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