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涛要怎样追上用户的脚步?

迈点网 2015-08-18 10:00:02

现在整个经济,已经从原来的依靠生产能力建立竞争优势的竞争思路,转变为如何围绕着客户提供给客户更好感受的竞争思路。

从7天到铂涛,十年的时间,他将一个单一的经济酒店品牌发展成为涵盖了酒店、公寓、咖啡等品牌的航空母舰。从IT男到集合多种角色于一身的风云人物,郑南雁的每一次选择与亮相都会在行业刮起一阵风。8月12日,在“希岸酒店——霸道总裁来宠妳”的活动现场,迈点网记者对其进行了独家专访。

酒店品牌之间是否正在抱团打群架?

经济型的十年,也恰恰是整个酒店业发展十年的深刻缩影。在7天的时代,中国的经济型酒店迅速发展,跑马圈地,铸就了一个个“千家店”的大型经济型连锁酒店集团,各占山头。

“以后可能不太容易再出现一个品牌一千多家店了,但是几百家店的牌子还是会有的,但是这些都建立在要做出自己的特色。”郑南雁对今后酒店业发展品牌和规模做了一个判断。

确实,十年后的今天,迅速膨胀起来的酒店集团,正面临着同质化产品竞争、饱和的红海市场等发展问题。没有特色会死,没有背景会死,没有品牌会死。这种竞争态势演变到今天,就是各种抱大腿、结对子之类的大联盟。似乎不结个盟、不约个架,就刷不出存在感。

先有喜达屋被传卖给了万豪,后来又传出锦江收购铂涛之后要买喜达屋,再后来锦江又跟万达、维也纳有了绯闻。如果锦江收购铂涛传言坐实,“锦涛”组合将拥有47.6万间客房、4585间门店,两者的地缘互补、会员体系互惠互利,将牢牢坐实中国酒店集团龙头老大的交椅。

对此,郑南雁先是几下挠头,进而笑着告诉记者,“在我这里是没有答案的”。问及将来是否会“抱团”,郑南雁说“看机会,机会好也可以;机会好,我们也不会说拒绝这个。”

作为一个拥有8000多万会员,几十个跨界品牌的超级航母,铂涛未来跟谁结亲都将会诞生酒店业的巨无霸。郑南雁想跟谁合作?是国企背景雄厚的锦江?或者是其他?郑南雁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句“关键是理念相合,大家的优势各方面有互补会好一些。”

郑南雁预测,各行各业都一样,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必然会结成更大的行业联盟。只不过在大家都倾向于在几个国内大集团之间配对猜测之时,他却有可能会选择不一样的玩法儿。“我觉得跨国出去也挺好,因为中国消费者大量往外走。自己慢慢发展,追不上消费者的步子,要用钱来抢速度。”

在旅游业快速且将持续发展、出境游高速增长的情况下,走出去,也是一条不错的路子。说不定未来铂涛看上了哪个国际集团,中国酒店业将诞生一个世界级的超级巨无霸集团。

互联网+来了,酒店还是酒店吗?

毋庸置疑,互联网会改变所有的产品,国外旅游业早在20年前就开始改变,而中国始于十年前。

十年前的互联网大潮,让7天脱颖而应,依靠互联网技术做会员做直销,不仅改变了传统的酒店营销模式,也让中国的经济型酒店区别于国外的经济型酒店,使其从娘胎出来就有着深深的互联网化印记。十年后,移动互联网席卷而来,各行各业又开始“互联网+”。当这股风潮快速入侵酒店业,无论是互联网+酒店,还是酒店+互联网,业内都感受到了它的威慑力,甚至有些恐慌:酒店还是酒店吗?

“互联网的发展对我们来说不是冲击,而是一种帮助。它出现了很多机会,让这个行业可以做很多变化。互联网加快了很多别的东西,使别的东西价值下跌了,却使人的休闲时间上升了,它带给酒店的绝对是利好。”

首个女性酒店品牌——希岸,酒店大堂宠己空间满足女性消费者购物、美甲、休闲一站式享受的愿望。

十年前,经济型酒店只要睡好觉就行了,但现在不行了。酒店跟互联网的深度结合让它原来的价值上升,酒店就是一个体验场景和中心点,所以有了很多新生态的酒店品牌出现。比如说,铂涛旗下有了社交酒店Zmax潮漫、互联网轻精品酒店IU、女性酒店品牌希岸、咖啡馆酒店喆啡……让消费者可以呆在酒店,有更多的时间来体验一种生活方式。

“很多商场,可能会被互联网冲击替代,但是酒店本身,至少目前生物科技没有进一步发展以前,睡觉没有办法被替代的。通过网络能解决逛商场,却解决不了住酒店。关键是围绕着客人需要落脚的地方,你会将其变成什么样的场景,这是很重要的。”

变成什么样的场景?各大品牌都在做不同的尝试,有人尝试着用O2O的形式,将酒店变成营销场景,变成各种用品的体验馆和大卖场,也有的提出住酒店送机票这样的异业合作,也有人在打造亚文化圈子的集合地。

互联网出来的又擅长跨界营销的郑南雁,当然不会错过这个风口,他有很多想法,但那些都是不能说的秘密,只能吊胃口地告诉业界“我们自己很多都有在尝试,我不想在这方面提出很特别的想法跟理论,就是等再走一段时间,等我们这个想法再走一段时间。”

这也许是一种安全的回答模式,也是一种务实的经营态度。这些,都是值得业界去揣摩和思考的。

OTA太霸道,是时候该让它BYE-BYE?

有人形象地将“OTA”与“酒店”比作是一对一直相爱相杀的CP。过去,OTA的好,酒店要花钱买来感受,大体上呈现出相互合作的平和姿态。而今却是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当业内还沉浸在“OTA大战与酒店未来的关系走向”的口水仗之中时,半路上杀出来了个铂涛,联手携程把艺龙给收购了。一时间,唏嘘一片,郑南雁在搞什么?这其中的关系比一地鸡毛还要乱。

时至今日,收购事件已过去近三个月了。既是酒店集团的大老板,又是OTA巨头大股东的郑南雁,再次被问到酒店与OTA关系,被问及OTA是否会没落的时候,他依旧是笑了。

“我觉得不是OTA的问题,是经济开始转移到以经营客户为核心的方式的问题。”郑南雁分析到,现在整个经济,已经从原来的依靠生产能力建立竞争优势的竞争思路,转变为如何围绕着客户提供给客户更好感受的竞争思路。携程出来的他说,50年前,OTA是中介渠道,但现在它是经营客户的公司,它在引领客户。它在这方面做得好做得强,酒店也应该一样。

“酒店将自己定位成只是做好落地服务,那等于自杀。”在郑南雁看来,只会做落地服务的酒店,就好比只想做好产品的工厂,最终成为淘宝的提款机。自己赚不到钱,钱都跑到平台的口袋里。酒店应该把核心放在客人身上,经营客人,除了怎么提供到店服务、如何通过服务吸引客人,还得把客人的平台做起来,跟周边形成既相互竞争又相互配合的状态。

作为OTA与酒店大战的经历者,迈点网记者也提醒业界,一时半会儿,酒店怕是离不开OTA,除了传统的携程艺龙这样的OTA,还有阿里去啊、美团等一批新业态在悄然兴起,不妨抱着包容与共赢的形态去多寻找合作点。

铂涛看上去“太乱”,能可持续发展吗?

2013年7月17日,铂涛成立,历时两年,它已成为中国拥有酒店品牌数最多的企业,业务涵盖酒店、公寓、咖啡连锁、艺术品公益平台等,旗下拥有17个品牌,会员人数超8000万,门店总数超3000家,覆盖全国300多个城市,并积极扩张至东南亚、欧洲等海外市场。

如此快的发展速度,所有品牌都依托着8000万这个庞大且富有诱惑力的会员体系,各大品牌之间的竞争在所难免。不同品牌之下所聚拢的创始团队也形形色色,不全是酒店行业出身。一个会员体系之下,衍生出酒店周边的品牌,还要插手OTA……外界看来,实在是太混乱了。

对此,郑南雁镇定自若,“这个挺好的,内部竞争是好事,你自己不争,到市场一样争,你自己心态放开一点。对消费者而言,你的竞争只要消费者得利就行了。”

在郑南雁看来,对于存在技术壁垒的高门槛行业,你是老大,外面没有人能竞争,内部也就不存在竞争而言。而对于低门槛的行业来说,竞争无处不在。你不做,别人也会做。内部竞争都过不了关,走出去也是要被淘汰的。“公司内部的竞争,信息更透明,大家反而会做得更好,我们的子品牌比很多独立公司出来的牌子经营得好很多。铂涛要做的就是把客户平台做好,把支持结构做好。”

通常情况下,我们是讲求内部团结,协调一致对外。但习惯了多年“混乱”的郑南雁却持相反观点,“你关起门来看自己,觉得这个没有门槛,需要协调,协调得再好,一冲出去就被别人打跑,有什么用?但如果看窗外,就发现要反过来看,越是没门槛的,越让内部保持一定的竞争,那样它出去外面竞争就更有战斗力。”

所以不止团队,他自己给外界的感觉也始终处于“混乱”状态。这十年,他曾是携程的IT男,是创业者,也是投资人、营销大师、男神等等。郑南雁说自己这么多年来,在酒店行业唯一的优势就是对消费者不同需求的洞察比很多人都了解,这不是一门心思狠抓内部管理,而是因为自己身份的转变,这些年也确实花了时间和精力在这上面。他喜欢过往的每一种状态,让他可以有丰富和敏锐的洞察力。

就好比说希岸,现在效果非常好,完全超出我们的预想,但是刚开始的时候,公司很多管理者甚至很多客户说这样做没市场,但他就第一个支持了。因为多种角色的变换,使他能够快速做出反应,这个品牌是否是有市场的。

为了支持新品牌的宣传需要,他在电视相亲节目中露过脸,也愿意顶着烈日骑单车“游街”宣传。他说自己不可以营销,但会去支持品牌做营销活动。问及将来有什么想尝试的角色,他又笑了,“到时候有就有了。现在还没想好有什么角色,我没有这么强的计划性。”

郑氏三笑,一笑酒店投资并购,再笑OTA发展,三笑个人的角色定位。如果现场有摄像机,还真想记录下这三个时刻,因为笑容中藏了很多故事,如今只能在轻描淡写的回答中去揣测答案了。在这个大整合的时代,郑南雁和他的铂涛在“混乱”中找到了发展之路,未来之路不可见,但总该去尝试,才对得起这个既坏又好的时代。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