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航贪腐频发:北京新机场准入受关注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航空公司 > 正文

民航贪腐频发:北京新机场准入受关注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15-09-17 17:58:45

在各家航空公司角逐北京新机场基地的当下,这一轮民航系统反腐能否深入,也将对北京新机场能否顺畅运营产生影响。

记者从多个渠道证实,首都机场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史博利在9月14日已经被纪检部门带走调查,成为民航业界近期被带走调查的又一高管。

包括首都机场内部人士在内的多位与史博利有过工作往来的人士都对记者证实了这一说法。一位首都机场内部人士回忆:“14日中午还跟他在一个桌上吃饭,下午就被带走了。”

首都机场方面并未对这一沸沸扬扬的传言做出回应,北京首都机场股份截至记者发稿也未发出相关公告,史博利被带走的原因尚不清楚。记者联系的多位人士都表示,此次其被带走可能与史博利此前担任民航局运输司司长期间的情况有关。

史博利于去年4月调任首都机场,此前先后担任过民航总局政策法规司副司长、民航局运输司副司长和民航局运输司司长。今年7月中央巡视组进驻民航局以来,民航系统已经有空管局局长助理刘德华、民航局国内运输处处长苏红先后被带走调查,后者曾是史博利的下属。

随着中国民航运力持续增长,近年来民航空域资源逐渐饱和,以首都机场为首的一线城市机场航班起降时刻已经非常紧张,这给对口的民航业务部门带来了寻租空间,看似竞争激烈的民航业还并没有实现真正的市场化竞争。

不止一家航空公司的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承认,要申请到繁忙机场的航线时刻目前仍然需要走关系。在各家航空公司角逐北京新机场基地的当下,这一轮民航系统反腐能否深入,也将对北京新机场能否顺畅运营产生影响。

航权审批存在寻租黑洞

首都机场两个不同部门的内部人士16日分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史博利是14日被纪检部门带走的。其中一位知情人士称,当天中午他还与史博利见过面,下午就被带走了。

史博利去年4月正式调任首都机场总经理,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9月10日的北京机场总裁论坛上。当时除了与全球各大机场总裁会面,他还接受了包括新华社在内的多家媒体的专访。

在此之前,民航局运输司国内运输处处长苏红已经于今年8月被带走调查,而史博利在调任首都机场前正是在民航局运输司任职。包括首都机场内部人士和与史博利有过交集的航空公司人士都认为,此次他被带走更大可能是与其在运输司任职期间的事情有关,其手下被抓纪检部门“顺藤摸瓜”。

史博利在民航系统任职已经至少十多年时间。有与史博利有过交集的航空公司内部人士就对史博利的业务能力表示认可。

民航局运输司的职责包括对航空公司申请航线、通航企业申请作业、机场地面服务申请许可等进行审批,一向是腐败高发的部门。2009年民航局前运输司司长张志忠也曾倒在同一职位上,原因正是航线审批审批寻租。

时隔多年,随着一线城市的时刻资源越发紧张,航线审批领域的寻租空间似乎越来越大。一家国内上市航空公司的市场部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目前北京首都机场等十大繁忙机场时刻资源基本已经饱和,航空公司要获得新的时刻竞争非常激烈。

该上市航空公司内部人士介绍,如果要申请飞北京这样时刻资源最紧张的机场,航空公司首先需要向地方管理局(如华北局、华东局)递交申请文件,而这一文件将会上报给运输司对应的部门,后者最终拍板。其中国际航线和国内航线申请分别由运输司的国际运输处和国内运输处审核,然而仅有国际航线会逐条进行公示。在秋冬、春夏换季时,运输司也会协调各家航空公司国内航班的时刻变动,并拥有决定权。这些都说明运输司的权力。

春秋航空就曾经历过时刻申请的困难。春秋曾经在去年短暂复飞过上海-北京航线,但仅仅持续一周时间,航班被排在凌晨12点以后,时刻非常差。春秋内部人士介绍,他们获得的实际上是其他航空公司不飞空余下来的时刻,而真正好的时刻很难申请到。

这种时候往往需要拼关系。另有航空公司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承认,要申请到繁忙机场好的时刻都需要打点相关部门的关系,请客吃饭送礼都是难免。此外还有航空公司以考察的名义邀请官员乘坐新开的航线出国。前述上市公司内部人士表示,一旦航线两头都是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机场,要跑关系的地方就更多了。

北京新机场准入受关注

这一轮多位民航官员被带走与中央巡视组入驻民航系统息息相关。在去年入驻南航抓出高管腐败“窝案”后,中央巡视组今年7月进驻了民航局,很快连续有民航官员落马。

航线审批仅仅是民航系统的“腐败温床”之一——空管部门直接管理航班的起降,并负责协调航班时刻和空域容量等资源分配,近年来同样腐败高发。今年7月,民航空管局局长助理刘德华被带走调查,2011年也有空管局运控中心原主任张通国等曾因受贿罪被判刑,此外还有华北空管局原局长、党委书记、副书记全被带走的“窝案”。

为了解决首都机场激烈的时刻资源竞争,北京新机场今年已经正式动工建设,近期一批航空公司已经受到邀请,有望申请成为基地航空——成为基地航空往往意味着能够优先获得时刻等资源的分配,各大航空都在摩拳擦掌。

有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北京新机场能否实现公平的基地航空准入制度,将关系着新机场的运营能否摆脱以往寻租模式的阻碍,以市场化的竞争实现时刻资源的配置,最终也将有利于北京机场的顺畅运营。

春秋航空董事长王正华16日接受采访时就呼吁,民航系统各家航空公司应该联合起来,建立市场化的制度来分配时刻资源,从而解决权力集中后的腐败问题。

事实上,在美国,航空公司之间就已经建立起了时刻交易制度,在政府部门分配之后,各航空公司获得时刻资源后还会在二级市场进行交易,尽可能满足各自的航班运力和航线规划。

类似的举措如能借鉴,将对优化中国现有空域资源分配起到积极作用。不过由于国内空域资源仍然大部分被军方占据,业内普遍认为,进一步地放开空域资源才能真正解决如今航班准点率每况愈下的状况。

中国民航业 首都机场 反腐 春秋航空
0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