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栈民宿的灰色时代结束了吗?

新京报 2015-12-02 18:12:24

国务院首次点名“积极发展客栈民宿、短租公寓、长租公寓等细分业态”,并将其定性为生活性服务业,将在多维度给予政策支持。

11月23日,国务院网站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生活性服务业促进消费结构升级的指导意见》,引起旅游业内人士的热议。在这个指导意见中,首次点名“积极发展客栈民宿、短租公寓、长租公寓等细分业态”,并将其定性为生活性服务业,将在多维度给予政策支持。

支持非标准化住宿,不等于民宅短期租赁合法

“派出所的人整天来找我,差点就把我拘留了。当时我的客栈开在居民区里,消防合格证办不下来,无法去申请工商注册。”王莹回想起几年前她在拉萨经营小客栈,“很多证件是经营者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比如,民宅里没有消防通道和消防设备,消防部门也表示,房屋内部是业主私有财产,消防部门表示不便介入。

这也就是11月23日,国务院网站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生活性服务业促进消费结构升级的指导意见》,旅游业内人士热议的原因。在这个指导意见中,首次点名“积极发展客栈民宿、短租公寓、长租公寓等细分业态”,并将其定性为生活性服务业,将在多维度给予政策支持。

非标准住宿包括客栈、民宿、公寓、精品酒店、房车等,其房源更分散,具有单个房间产品更个性化、经营主体多元化、提供个性化设施及服务等特点。但业内人士认为,此次《指导意见》所涉及的重点并非民宅短期租赁。这在国际旅游住宿领域也一直是灰色地带,即便是美国的Airbnb,也遭到过法律诉讼。中国这边的同行也存在政策层面的风险。途家网宣布进军c2c房源分享领域,途家网创始人罗军说,“那也不代表c2c就是未来途家主营的方向。而且这个时代,不应该用某种模式来定义企业的发展,适合消费者需要的就是好的模式。”

客栈民宿在大部分地区处于灰色地带

和王莹的经历一样,目前客栈民宿在全国大部分地区处于灰色地带,也就是“违规不违法”的状态。在我国宾馆、旅店等从事房屋出租的企业和个人,应该要取得5本证照,分别由工商、环保、卫生、公安、消防等部门颁发,包括营业执照、特种行业许可证、环境卫生许可证、公共卫生许可证、公众聚集场所投入使用、营业前消防安全检查合格证等。

长期以来,民宿、短租、长租事实上在法规上面临障碍,比如途家网的业主很多是居民,签约物业是由居民房转到向社会出租的商业房来使用,但又不是出租房,而是面向游客。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称,这里面最大的问题是民用转商用的性质改变,以及单个民用住宅业主不能获得“特殊行业”管理牌照的问题——主管部门为公安部门,而卫生、安全、消防都没有确立标准,更谈不上监管。

业内也有人乐观地认为,这将会促进税收的重大改革“营改增”,相关住宿企业接下来会享受到优惠和透明的税收政策。

途家网创始人罗军的观点是,这个指导意见的出台就是个积极的信号,首次点名“积极发展客栈民宿、短租公寓、长租公寓等细分业态”,这些旅游生活消费类业态也是社会资本进入较多,大众创业正在积极进入的领域。国务院这次发文,表明了中央对住宿业创新的一个鼓励姿态。“以前国内某个行业的发展,我们都参照国际上的标准往前推几年,现在这几年中国在线旅游发展速度惊人。”

非标准化住宿提供“更有意思的房间”

“这次国家政策的支持将焦点放在了非标准住宿行业,这是个性化过程,特别是在自由行发展深入的地方,比如日本。”大鱼自助游创始人姚娜表示,“为一张床,赴一座城”,这是大鱼为日本特色民宿专题起的名字,在住宿产品的挑选上有四个标准:地理位置的独特性、老板是否有趣、外部环境、内部装饰如何。姚娜说,“标准化的酒店不是体验旅游的最佳入口,非标准住宿却是一个更有人情味的旅游体验路径。”

“台湾民宿最核心的经营价值,也是民宿的灵魂就是‘人’”。台湾南投县民宿协会理事长彭成裕总结。“‘家庭副业方式经营’是民宿经营的一般原则,这就和大型酒店形成了区分。”彭成裕介绍,70%的台湾民宿,主人不是在民宿房子里就是在隔壁。也因此因为富有人情味,客人和房东成为朋友,民宿的回头客也多。

回到《指导意见》,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对应着旅游从观光参团发展到休闲度假、自由行的个性化过程,非标准住宿也是大势所趋,鼓励非标准住宿的发展,让消费者有更多元的住宿选择,提供更有意思的房间。可是指导意见的出台,以后办理民宿客栈的各种证件的过程就顺畅了吗?就能带动税收政策的改革吗?最后,像王莹这样的非标准住宿的客栈从业人员,表示“谨慎乐观”。

民宿在日本

民宿是体验日本文化的窗口

“民宿是体验日本文化一个很好的窗口,日本的民宿,大多数像日式旅馆那样拥有榻榻米的房间,备有高品质的料理。”日本国家旅游局北京事务所所长伊地知英己称,在日本国家旅游局网页上,也有一些特色民宿的推荐,例如奈良县新町大道有最为古老的日本民家建筑,这一片历史街区中就有民宿供游客选择体验,二楼能够看到绝妙的风景,房间后面是著名的吉野川,古城奈良就在眼前。民宿的浴池内加入了侧柏的木香味,早饭有传统的日式早餐“茶粥”,即使下雨出不了门也没有关系,从民宿望向庭院,绿阴如盖,庭院内的石头闪着光芒……

“‘民宿’是一种通称,不是法律上的名称。民宿与日本的酒店、旅馆是《旅馆业法》的适用对象。根据此法律,隶属于都道府县的政府机构的管理之下。”伊地知英己解释,民宿经营服务因为非标准化,“日本人在住宿民宿时,就知道民宿和酒店、日式旅馆相比的话,服务质量差一些”。

短租民宅不合法,但很有人情味

同属于非标准住宿,有些人混淆了民宿和短租民宅的区别。姚娜说,“很简单,可以用合法或不合法去理解。”从法律意义上定义的日本民宿和中国台湾地区民宿,区分于共享经济下的“短租民宅”,“Airbnb的公寓短租,在日本法律下是不合规的”,资深游客Jenny称,日本《旅馆业法》对从事经营的民宿有一系列的条件限制。所以,在Airbnb上的短租民宅介绍中,房东经常有各种提示:不要和前台搭讪,这样很容易暴露你的身份,特别是对于城市公寓内单元的短租。

“而且在Airbnb上预订的房间,没有预订单,日本自由行签证时又需要住宿预订单,一般游客都是在一个可以随时取消的预订平台上先预订酒店,然后签证通过后取消酒店预订,还是去Airbnb上预订的公寓住。”Jenny说这是很多自由行客人惯用的手法,这就像短租公寓在很多国家和地区处于灰色地带一样,你不能说这是违法,但又不合规矩。

Jenny经常从Airbnb上订房间,而且能够订到性价比很好的房间,虽然是通过网络平台交易,但是和“看不见的”房东亲切互动总是那么温情脉脉,Jenny帮一个朋友一家短租了京都的一间屋子,孩子不小心打碎了一个杯子,朋友想临走时在屋里放上一万日元,房东回邮件说,“打碎一个杯子是一件小事,不要因此而责备你的孩子。”

偶有失误的一次是,她从Airbnb上订了大阪市区边上的一个房子,到了之后发现房间对着高速马路,噪音很大,但是这些细节在Airbnb的房间介绍中没有显示。

去年日本允许部分地区民宅提供“民宿”服务

因为日本旅游的火热,酒店住宿饱和是一个问题。2014年4月日本政府开始实施《特区法》,作为《旅馆业法》的特例,允许换气、排水等设备齐全的房屋业主对滞留日本7到10天以上的游客提供“民宿”服务。对象区域为东京圈(东京都23区的一部分、神奈川县、千叶县成田市)、关西圈(大阪府、京都府、兵库县)等。日本政府也开会商议放宽“民宿”法律限制事宜,希望通过允许本国民众向游客提供有偿住宿服务,带来相关旅游消费。

在日本国内,担忧可疑人物入住短租民宅的声音也有。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已经投入运营的民宿还发生过一些当地居民与外国游客的纠纷,主要围绕扔垃圾方式、噪音等问题。也有组织建议应规定民宿提供者登记入住人员名单、向行政机构及时申报,以便加强管理,日本政府将继续探讨民宿管理的具体措施。

民宿在台湾

民宿管理办法不断调整

在2015年7月艾瑞发布的《中国非标准住宿市场研究报告》中,提到了中国非标准住宿市场发展面临的三大问题:消费者对产品认知程度较低、相关市场融合程度低、行业规范及服务水平尚无统一标准。中国大陆非标准住宿行业要解决这些问题,不妨参考中国台湾民宿十多年的发展经验。

台湾南投县民宿协会理事长彭成裕介绍,台湾的民宿业发展较早,20世纪80年代开始,垦丁就出现了第一批民宿。依照台湾民宿管理办法,民宿是指利用自用住宅空间房间,结合当地人文、自然景观、生态、环境资源及农林渔牧生产活动,以家庭副业方式经营,提供旅客乡野生活之住宿场所。

要取得合法民宿经营资格需要符合一系列条件,台湾当地建筑法律很严格,民宿建筑需要通过消防要求,建筑材料合格,客房里需要有声音探测器,有逃生通道,没有违章建筑等。各地的观光处会联合相关几个部门进行审核,如果各项都通过之后,观光处就会发放合法民宿标志。

“经过三十年的发展,台湾民宿慢慢有点精品酒店的感觉,整体人文素养、空间美学都有了提升,并和当地的农业等产业进行融合,而且有旅游体验活动。”

纳税方面,“台湾民宿五间客房以下,不用缴纳营业税,三个月有一定的基本税,金额不高,因为从事经营,房屋和土地也有税。五间以上客房的民宿,需要缴纳一般的营业税,开具发票,交到各地的税务部门。”

现实中变通的环节也有,比如有30间客房的民宿。按照市场发展的原则,台湾民宿管理办法也在不断修改,例如在民宿客房数的规定上,“5间以下客房,其实不符合经营成本。”

建议

彭成裕最近来往于两地,他也注意到浙江一带,出现了对高端度假住宿投资的热潮,“台湾20%的民宿是外来投资的,高端精致,但是精神还在,可能有前台接待,但还是能够找到民宿主人。”他觉得,“大陆这边的高端度假住宿投资热,财团在经营,其实是酒店的模式,背离了民宿经营的初衷。”

另外,彭成裕也指出,民宿协会在民宿发展过程中的作用。“台湾民宿协会是由下而上的组织,这一点和大陆可能很不同,业主自发性组织而成,同业联合,选举推选理事长等,本着公益原则,对业内进行行业管理,对外进行整体形象的工作。”

针对近日发布《指导意见》引发的热议,彭成裕的建议是,发展民宿,鼓励青年返乡创业,应该持有一个积极的态度,但是不要被利用。“台湾民宿多在偏远地区,或者非都市计划土地内的建筑物,市区内没有所谓的民宿,除非特殊的区域例如古迹空间的利用。”他说,“台北市内没有合法的民宿,台湾有‘日租套房’,就是偷偷摸摸地做,因为套房都是月租或者年租,‘日租套房’就是一个偷换概念,这不是一个合法的类别”。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大家一起去喝醋

云南的沙溪古城一度几乎被当代社会废弃,但被几个老外发觉后汇报给联合国基金,加入后不仅重建古城,而且帮助古城原住民了解什么是遗址,什么是遗址可能给世界带来的旅游价值,最终帮助原住民建立更加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环境。

2015-12-07
回复
0

抛弃二货独闯关东的小爷

关于国务院这份文件,仅仅只是对非标市场多了一份政策支持,但支持非标准话住宿,不等于支持民宅进行短期租凭。其实我们一直也把民宿归入到违规不违法的范畴,但在日本却是把民宿与酒店,旅馆一样,隶属于政府机构的管理之下。包括台湾比较出名的民宿,也是按照有关规定缴纳税收的。

2015-12-02
回复
0

大家一起打酱油

百度百科上,对民宿是如此定义的:民宿是指利用自用住宅空闲房间,结合当地人文、自然景观、生态、环境资源及农林渔牧生产活动,以家庭副业方式经营,提供旅客乡野生活之住宿处所。此定义完全诠释了民宿有别于旅馆或饭店的特质,民宿不同于传统的饭店旅馆,也许没有高级奢华的设施,但它能让人体验当地风情、感受民宿主人的热情与服务、并体验有别于以往的生活,因此蔚为流行。 民宿的核心在于”人“--提供民宿提供民宿内服务的人。正因为有”人“的灵魂,民宿才可以是不一样的住宿体验,甚至不一样的旅游体验。在台湾和日本,很多时候hoster甚至会自己开车带着住客去当地特色景点。 事实上,台湾和日本对民宿及hoster都有非常严格的审核机制,民宿甚至会自己出钱请官方或第三方机构来审核自己的服务质量卫生情况等,作为自己吸引客流的卖点。

2015-12-02
回复
0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