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

靠谱旅行:实现模糊搜索和“机+酒”的动态打包

36氪 尧异 2016-01-14 08:59:03

靠谱旅行产品的核心,就是在现有资源的情况下穷尽中国出发的国际机票私有运价数据,再结合酒店库存数据,完成机加酒的动态打包。

你一定看到过各种各样的 “机加酒” 自由行产品,而且很多时候他们比你直接买往返机票还便宜,为什么?

原因有很多种,可能是商家的补贴;可能是商家采用了包机或者酒店包房的策略,从而拿到了较低的价格;也可能是尾单——商家提前从上游批发商预付了款项并采购了自由行产品,但发团日临近却发现要卖不出去了,不如低价甩卖。有一些线下零售商销售人员就给很多游客一起拉个群,有尾单就在群里通报,也有不错的转化率。

而在靠谱旅行创始人薛蔚看来,动态打包的核心是要掌握足够完整的机票数据,尤其是私有运价数据,这样才能够实现动态打包。所以靠谱旅行产品的核心,就是在现有资源的情况下尽可能穷尽以中国为出发地的、国际机票私有运价数据,以合理的架构进行解析、存储并保证实时调用,之后结合酒店库存数据,完成机加酒等可匹配数据源产品的动态打包。

此外,靠谱旅行的另外一个终极目的是完成模糊搜索,即用户搜索某个日期某个目的地的机票,但其实用户对出行时间并没有完全严格的要求,用户的真实需求可能是更便宜的价格(以及一个相似目的地)。薛蔚认为,之前一些宣告做模糊搜索的公司,结果都不甚理想,原因是没有掌握或利用好最底层的运价数据,所以靠谱旅行希望做最底层数据收集、筛选和计算的工作,满足前端用户的需求。

航司在销售机票的时候,运价数据一般分为公布运价(也称公共运价、公有运价)和私有运价,前者是发布到 ATP.CO 或 SITA,再由 GDS 整合并公布数据,而后者则是通过一些特定渠道分销的价格数据。而两类运价能否应用(也就是你能否买到这张票),都会受到航空公司的相应限制,这种限制在业界被称为 rule。举个简单的例子,3 折的票价只能在某些航线的组合上才能生效。

靠谱旅行在做公布运价的计算,按照薛蔚的说法,公布运价的计算是红海,但靠谱旅行在短期之内需要通过红海来养活自己,同时去蓝海(即私有运价领域)尝试。靠谱旅行是阿里旅行,航班管家和酷讯网等在机票搜索部分的供应商,靠谱旅行同时接入了多家国内和国际 GDS,通过阿里旅行用户一端的大量搜索,访问 GDS 之后将搜索结果呈现给用户,并将数据构建成本地缓存数据。

薛蔚介绍,靠谱旅行的架构是以弱藕结构做了搜索模块、订单模块、支付模块、会员渠道和展示模块多个模块,这其中核心的是搜索模块,靠谱旅行要自建缓存体系、政策和价格的匹配体系、还要做有自己算法的特价库。

薛蔚表示,这其中的难点非常多,例如缓存体系的复杂性和适用性(需要保持调用缓存的命中率来提升展示速度和节省流量,还需要保持较高的准确率区提升准确率来改善客户的感受);例如运价数据的解析,未来要做航线价格趋势图和模糊搜索,就必须要了解运价中不断组合和应用的基础原理,因此需要解析运价数据(我们之前报道过的Trafree 也在做解析运价的事情);例如出票环节,在不同的 GDS 出票可能有不同的价格,那么具体跟谁结算,谁来负责退改签等商务事宜,也都需要完善的解决方案。

薛蔚用 “炒菜” 这件事类比了运价规则的复杂性,恰好之前 Trafree 的 CMO Kevin 也用了相似的例子:GDS 掌握了所有新鲜蔬菜原料,GDS 会炒好菜给到所有搜索引擎和航空公司,这些炒好的菜被称为 “shopping”。而靠谱旅行希望在利用好 shopping 体系上再自己做一道菜,就需要 1)要么直接去 GDS 要新鲜蔬菜,即从 GDS 购买源数据,2)要么把炒好的菜重新分成蔬菜原料,洗干净,再重新组合,即解析 GDS 的 shopping 数据,这就需要耗费大量资源。

这部分数据其实主要是服务于阿里旅行的机票搜索业务,而薛蔚更看重的,是私有运价。比较粗浅的理解是,靠谱旅行想做一个私有运价的 shopping 产品,允许各家搜索引擎借助这个 shopping 完成机票搜索和预订。而解析私有运价的难度并不低于公布运价。根据薛蔚的解释,很多私有运价并没有对外公布,例如包机的价格,这些运价背后的舱位信息、退改签政策都是特殊的。

另外,在用户搜索之后,薛蔚认为展示模块也存在不少难点。目前携程去哪儿等 OTA 都是按照价格和里程组来展示的,但对于国际机票而言,如何在价格、中转或直航、飞行时间这些要素中做出平衡,也需要模拟用户的想法。

最后是出票,支付的问题。薛蔚说,航空公司原则是在不同地点有不同的销售推广策略和定价规则,但互联网的出现打破了这种策略,所以一个平台需要在全球找到最便宜的出票地点,并在当地完成出票。而在境外出票就涉及汇率和结算的问题,为此靠谱旅行也找到了一套解决方案。

如上面所说,薛蔚对靠谱旅行的设想是在红海里挣钱养活自己,然后向蓝海前进。对于用户而言,红海就指的是常规的国际机票搜索功能,而蓝海则指的是模糊搜索和动态打包。其实,无论是解析公布运价,还是自建私有运价库,都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国际机票搜索对用户常见的场景是,搜索到了一个低价票价,当在预订的时候会出现价格上浮的情况,这背后的原因多种多样,可能包括运价规则更新不及时、本地缓存数据更新不及时等等。在这个领域,携程去哪儿是用了完全不同的解决方案,携程是通过解析一部分运价规则,定期去 GDS 读取数据并用价格和库存数据去匹配自己或其他代理的返点数据的方式来完成搜索,而去哪儿则是依托直联航司网站和代理人代理价格政策加上自身部分的数据完成,后来加入了穿山甲计划,即让代理人来 “抢单”。但两者的解决方案都不够完整,这也是国内不断有玩家试图在机票领域做出尝试的原因。

而做机票搜索的一大障碍是,必须要有大量的查询订单,才能建立本地缓存数据库,因此创业公司基本都需要依托一家大型 2C 的流量入口,来增加搜索量(即不断去 GDS 读取数据)从而构建本地缓存数据库。而建立缓存数据库,也有不同的建立方式,有 shopping 的结果缓存和价格和舱位库存分别做不同的缓存,或综合类的缓存库。

而解析运价以及像靠谱旅行这样去做私有运价(其实终极目标都是做 shopping),都是个比较重的事情,无论是去 GDS 读取数据、从 GDS 购买源数据,还是反复迭代搜索技术解决方案,都需要很高的资金和时间成本。靠谱旅行已经成立了将近三年,薛蔚说大约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梳理出相对完整的技术方案。而我们之前报道过的 Trafree 也是在做解析运价的事情,做到今天也做了 5年。从国外的案例而言,之前被 Google 收购的 ITA 早在 1996年 就开始研究运价,99年 才做出了类 shopping 的产品,直到 2010年 才被 Google 收购。

从用户价值而言,为消费者提供更精准的搜索结果一定是有价值的事情。而从行业而言,机票依然是稳定入口,通过机票向行中延展,也比直接通过其他方式获客直接售卖酒店、目的地产品更容易。在掌握机票之后,产品的营销也会更加精准。此外,机票仍是出境游中旅行费用比重最高的产品,价格的高低经常能够影响旅行决策(想象下如果有一些便宜机票摆在你面前,这些目的地你是不是会考虑下)。

但是,薛蔚认为,国际机票的重新组合计算,最终通过数据整合而形成全新产品,不是一件纯粹技术的事情,也不是一件纯粹商务导向的事情,对机票行业本身、对机票商务逻辑的理解和技术开发能力似乎同等重要,这就使得这样一家创业公司所面临的挑战格外多。当然这也是一家公司的价值所在,任何希望通过技术来改善生活方式的公司,都不可面临这种挑战。

而这种依托技术做重新组合的前景则是非常可观的。游客的个性化需求呈现长尾特征,而旅游商品很多是非标品,作为平台一方,如何将非标品标准化,从而能够覆盖长尾供给并通过机器而非人工打包产品,是个听起来很大的命题。而现在的旅游产品,大部分都是服务于主流需求的,批发商根据自己对用户的理解做一个产品,然后就卖出去了。薛蔚认为,旅游行业的未来应该是基于数据的产品智能组合(这一点和我们之前报道过的妙计旅行有些相似),这样通过机器去覆盖长尾需求,边际成本就极大降低了。

薛蔚 1987年 就投身于机票代理行业,也在 2003年 组织搭建了港中旅的芒果网机票体系,曾在 Expedia 收购艺龙的年代担任过机票系统规划师的角色,后来升职为分管过机票和度假的副总裁,自认为是一位产品出身的创业者,他本人在机票行业也颇有威望。靠谱旅行接受过一家香港上市公司的投资,但目前也在寻求外部融资。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