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国际航线燃油附加费是否合理?

新浪财经 2016-03-16 16:49:52

燃油附加费是政府补贴航企应对高油价的行政手段;在油价低迷的今天依旧对国际航线征收高昂的燃油附加费是否合理?

燃油附加费是政府补贴航企应对高油价的行政手段。在油价低迷的今天依旧对国际航线征收高昂的燃油附加费是否合理?

从北京乘飞机到香港,比到深圳只多花大约10分钟的航程。撇开机票票款也许因市场需求不同,为此你需要多付除机票票款以外的“国际和地区航线燃油附加费”34元,而国内航线的燃油附加费已与油价同步为0元。从广州飞往美国,同样是燃油附加费,却比香港出发的航班贵了10倍。在油价已经跌到“地板价”的今天,这一本应为抵消燃油涨价而设燃油附加费,价格是否合理?

民航业最大的成本就是燃油,其占整体的比例,行业的平均水平大约为30%。2004年,原油价格在每桶40美金左右时,有国外的航空公司开始征收燃油附加费以应对燃油上涨对企业成本的压力。

我国在2005年8月,经国务院同意,由发改委和民航总局共同决定恢复征收国内航线的燃油附加费。金融危机时油价下跌,曾经有一段时间暂停征收国内航线的燃油附加费,恢复征收后至2015年2月再次暂停征收国内航线的燃油附加费至今。

但是国际和地区(国内始发至港澳台)航线的燃油附加费一直在征收。以国内某航空公司为例,国内往返欧洲,北美的燃油附加费往返程高达2000多元,而在既非旺季也非淡季时,一张往返欧美的机票含税也不过万元左右。燃油附加费占机票价格的比例高达20%——接近燃油占整体成本的比例,在油价已经跌回发改委对商品油设定的地板价40美元每桶原油的今天,是否过高?

半年报看燃油附加费

翻开我国三家航空公司的上市公司2015年半年报,我们得到了以下的数据。由于2015年上半年国际油价下降明显,航空公司半年报中特意将燃油成本剥离了出来,燃油附加费占客公里收益的比例高达20%以上,有“以费养油”之嫌。

经过计算,将航空公司收取的客运国际线燃油附加费占所有航线(包含客运与货运)燃油成本的比例,与国际航线客运运力占航空公司客运货运整体运力的估算比例如下图(以可用吨公里计,可用座公里按国际标准转化估算)。

以上述航空公司执飞北美航线常用的波音777-300ER飞机为例,某公司该飞机的油箱容积折算为重量是145.5吨,执飞一次单程的中国北美线的燃油成本(以满油计算,实际上航空公司不可能加满油,而落地时也不可能一点油都不剩)大约是65万(以2015年半年报该航空公司的平均燃油采购价格计)。以该公司国际线平均上座率和对应的座位数以及征收的相应国际线燃油费计算,对应的客运部分的燃油附加费收入就能达到29万;以货运部分的平均载运率,货运可用吨位,货运征收的燃油附加费标准计算,货运部分的燃油附加费收入也能达到5万。在油价水平相对较低的今天,航空公司的国际航线在达到平均上座率时以燃油附加费就能覆盖单次航班燃油成本的至少50%。

而根据飞机制造厂商两大巨头波音与空客的数据,在满座情况下,远距离国际航线的每座百公里油耗基本上也能控制在4L以内。若按平均国际线上座率折算,每收入客公里的燃油成本大约能控制在0.2元左右,而上述航空公司征收的燃油附加费最少也有0.11元,与上述燃油附加费能够覆盖燃油成本至少50%的结论基本吻合。

国际航线燃油附加费制定以何为标准?

与国内航线不同,国际航线的燃油附加费仅需由航空公司向民航总局和发改委提交申请报备,不需得到批准航空公司便可执行,这便赋予了航空公司制定燃油附加费的权利。

每个国家的民航管理部门制定和审批燃油附加费的制度不尽相同,例如巴西就禁止收取燃油附加费。香港的民航处以月为周期审定批准航空公司征收的燃油附加费,能够发挥燃油附加费平抑燃油价格波动对航空公司燃油成本影响的作用,同时能够降低旅客的负担。值得注意的是,香港民航处实行的是统一制燃油附加费,将燃油附加费划分为长短途两档。港中方向属于短途,而飞往北美和欧洲的航班,所有航班目前的燃油附加费只有港币109元,不到100人民币。相比之下,国内的航空公司征收的燃油附加费单程高达千元以上。隔着一条香江,为何不同机制造成的实际征收的燃油附加费价差如此悬殊?

成本转嫁 燃油附加费变燃油费?

燃油是运输业最大的单一成本项,燃油价格的变化直接影响企业的盈利水平。通过行政手段征收的燃油附加费,能够平抑燃油价格的波动对企业的影响,保证企业提供充足的运力,是监管部门的一种行政 “礼包”。在我国刚开始征收燃油附加费时,燃油附加费不征收营业税,也是这一补贴具有行政意义的力证。

然而在燃油价格滑落至开始征收燃油附加费时点对应油价后,同时也是国内航线燃油费附加费取消之后,依然对国际航线征收相对较高的燃油附加费,涉嫌将燃油成本转嫁给旅客,燃油附加费变相成为燃油费。

企业在市场经济中对定价固然应有绝对的自主权。机票的价格早已是在监管范围内市场竞争的结果,所以燃油附加费的设立本应是让机票票款单独反映市场供需,而非供需加成疯涨的油价。但在经历了油价回落之后,燃油附加费没有同步回归,反而能覆盖大部分燃油成本,那么全价和高价票岂不就是暴利?星巴克既可以通过提高售价,也可以通过征收“咖啡豆附加费”来应对咖啡豆价格上涨对成本的影响。但若将后者长期化并维持相对高的比例,就要承受消费者在咖啡豆价格下跌时质疑的声音。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呵呵

不然你以为出国的9元机票,1元机票怎么来的?不含燃油附加费呀~

2016-03-17
回复
1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