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安邦角逐喜达屋为什么在最后一刻放弃了?

界面新闻 2016-04-05 07:53:48

安邦最后没能提供证明其支付能力的证明,并且可能受到监管机构以及万豪再出价的压力。对喜达屋来说,安邦有更多的不确定性。

3月31日,与万豪持续较量三周后,安邦保险财团宣布收回此前对喜达屋140亿美元的报价,退出这场收购拉锯战,理由是“出于充分的市场因素考虑”,如此简单的回应让这场争夺看上去像一出闹剧。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安邦竞标中的合作伙伴,春华资本集团的主席胡祖六说,安邦带领的财团最终退出,是因为收购价格变得过于昂贵。“这是一个简单而审慎的商业决定。”他说。

安邦在去年5月表达了对喜达屋的收购兴趣,此前对喜达屋的收购方案一直不够清晰,在去年秋季的三次会面中,安邦董事长吴小晖提供了多种收购方案,其中还提过要购入喜达屋一小部分的股份。但喜达屋更希望交出整家企业。

到3月,安邦联合了其他几家美国公司和中国建设银行,提出了一项创纪录的现金收购方案,以每股76美元价格收购喜达屋。据统计,中国公司此前收购美国公司的最大金额交易是2013年双汇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70多亿美元收购了史密斯菲尔德食品有限公司。

这项令人咋舌的提案,发生在万豪收购喜达屋交易即将接受股东投票的两周前,安邦赢得收购战的时间很少。喜达屋的顾问告诉安邦,其每股76美元的出价非常高,但还不足以打败万豪,并且希望安邦出具筹资能力的证明。随后安邦把价格提高到每股78美元,并给出了中国建设银行的信用证明。随后万豪在3月20日提供了一份超过136亿美元的新提案,喜达屋董事会表示接受这份提案。

之后安邦向喜达屋再次提价至每股82.75美元,可是没等喜达屋做出回应就自动宣布退出。

据路透社报道,春华资本集团主席胡祖六说,安邦的退出是为了避免一场拖延的竞价战争。万豪首席执行官Arne Sorenson表示,“我们对其中发生了什么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了解,但根据喜达屋告诉我们的,安邦对于每股82.75美元的支付能力,并没有提供足以让喜达屋放心的保证。”

一位消息人士透露,安邦开始担心喜达屋不会再声明其最新的报价为“更优”,并且在不安地等待万豪随时可能提出更高报价。

安邦的收购或受到国内监管机构的影响。财新报道称,保险集团及保险资金海外投资不能超过总资产15%,安邦的这项收购提案触碰了保监会的这项监管红线,并报道称,保监会对安邦近期两笔海外并购持明确不支持态度。

但一位安邦集团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安邦的退出不是因为监管限制,而是由于价格。“因为在安邦提高报价后,万豪方面传出明确的信号是打算继续抬价,那么对于安邦来说,就面临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那就是‘是不是要继续上抬’。如果继续抬价,就意味着,交易价格可能要大幅偏离喜达屋的基本面。如此大的一笔投资,安邦不会冲动和冒进。”该人士表示,安邦将会在四月中旬公布2015年年报,完整披露集团及子公司的财务数据。

安邦的收购只是中国企业过去12个月中对国外企业收购浪潮中的一角。数据处理公司迪罗基(Dealogic)显示,今年以来中国公司对国外企业的并购诉求已经达到了923亿美元,并购对象横跨半导体行业到农业领域。而2015年整年的收购诉求是1067亿美元。一些银行界和法律界人士表示,尽管中国企业已经改进了并购技巧,但仍常常不按照并购规则出牌。

安邦董事长吴小晖说他很看重喜达屋的品牌和酒店管理领域带来的现金流。相比于万豪,安邦无法提供与喜达屋的清晰协作方案,但吴小晖提出了一个愿景,那就是把喜达屋的品牌带到中国正在兴起的中产阶级当中,这些人正越来越多的外出旅行。喜达屋对中国正在兴起的旅游热潮很感兴趣,但喜达屋在其中能扮演的角色还很不清晰。

相对而言,万豪是一个定数,喜达屋与它合并能创造全球最大的酒店集团,拥有涵盖数以百万的酒店客房,和30多个品牌。

安邦的计划还有很多地方让喜达屋团队困惑,比如他们不知道安邦希望从这次投资中获得什么回报。安邦不明确的动机,以及不透明的股权结构,让人很难预测安邦的行动。

喜达屋需要确认中国市场的监管者不会横加阻挠,如果监管方出手阻挠,那喜达屋现在切断与万豪的婚姻转向安邦,会是一场灾难。

春华资本集团的主席胡祖六把这次竞购视作一次有益的经验。“一些参与者的个别失误在所难免。”他说,“尽管如此,现在宣称中国资本的海外冒险以失败告终未免太早了。如果人们这么看,那只能说明他的傲慢和无知。”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