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

航班管家王江:已进入发展下半场

36氪 杨林 2016-12-19 17:49:06

航班管家创始人王江分享了对航班管家未来发展、个人对创业的看法和对目前大环境的见解。

如果没有创业,“连长”王江可能会成为一名大提琴手。艺术,是他在创立航班管家和连咖啡之外的兴趣所在,在过去的几年里,这让他学会了如何管理自己的时间,如何变得强大,同时,也和很多创业者之间有了那么一点点的不同。

他一直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三位一体的人,这指的不是宗教里面圣父、圣子和圣灵,而是企业家、科学家和艺术家。

王江坦言,与其说创业,他更喜欢聊减肥、艺术、书籍和美食。创业至今,他早已摆脱了“求生”的阶段,目前探索的是“求大”,而他的最终目标则是“求胜”。有人曾评价他,“王江总能气定神闲地安排那么多事,而且把复杂的问题给解决了”,“他会让你觉得,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而实际上,王江告诉36氪,自己每一天都生活在巨大的焦虑和压力之中。 

“痛苦就是游戏的一部分,你突然被打死了,痛苦,马上要过关时,痛苦。”他不止一次用大游戏时不断闯关和刷副本来形容自己的创业历程,虽然他坦诚,自己从来不玩游戏,他更喜欢创业这个过程的现实感,没有满血复活,唯有奋力拼杀。

幸运的是,这个过程中,从出行到餐饮,不同领域的创业与尝试,让王江在外界看来很不专注,其实他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新的平衡感。

在12月7日的WISE·2016时代峰会上,王江接受36氪专访,聊了聊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创业者。

以下为采访记录整理

记者:航班管家怎么做到在机票这块有优势?

王江:我们现在没有绝对优势,要说有的话,也是一点点积累后呈现的优势。比如我们会把票价做透明、票做全面,用户购买票的时候,价格展现快,支付方便,紧接着跟后端的整个服务紧密结合,无论是信息服务,还是接送机服务。在国际机票方面,查询更准确、速度更快,价格更好。总之,把票的体验做好,围绕票展开的服务周边做好,这就是我们逐渐积累的优势。不坑害消费者。

记者:我觉得可能会有很多人会有疑问,为什么一个卖机票来做消费电商就是这中间的一个因果关系您觉得是怎么?

王江: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不是因为我们做了机票所以我们做消费电商。但是票务对我们来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条件,正是因为航班管家、高铁管家积累大量消费用户,数千万的用户每天拿我们的产品游走在路上、火车站、火车、飞机场、飞机,这样就自然而然地积累了大量的场景。这不仅给我们带来了大量的真实数据,更重要的是这些数据也成就了我们围绕用户的需求,产生更多的品质服务,也就有了场景电商的天然环境与优势。这个不难理解,因为这些出行的人不仅是坐飞机坐火车,同时会产生吃喝消费,而现在的出行者一般具有提高生活水平的欲望和消费能力,我们就在合适的时间、空间、场景,合理向他推荐。

记者:您曾说过,说创业好象是在打游戏通关,您觉得航班管家目前的阶段有没有一款游戏能够来形容它?

王江:我虽然用这个比喻但是我不玩游戏。这个比喻的意思是说挑战不断,而且有乐趣。卖好票规模越大,公司的发展也就越大,我们就开始想卖好货了。这样的想法与对局势的判断有关系。之前做的东西只有一部分有经验参考,你从来没卖过好货,好货是什么?如何管理货架、如何管理物流、如何做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货好礼?有一部分人别人做过可以学习,有一部分别人也没做过,你得自己发明创造,这就意味着,你过去不断积攒的一些技能和武器并不全都适用,未来还有很多需要你学习的地方,别人也不会教你,这就是一步步向前走。

记者:你怎么看待目前的创业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中,你觉得航班管家是在求生,还是求胜?

王江:理论上来讲,求生和求胜可能都不准确。首先是不必求生,我觉得航班管家马上会成为一个很赚钱的公司。求胜呢,我觉得对于航班管家来说,这是一个长期的目标,相对短期来说,我觉得还是求大。我觉得无论是作为个人还是企业,都要成为一个更大的自己,这不光是在数字上的变大,更是在愿景上和影响力上要变大。所以这不简单是一个求胜的事情,大家现在都在一个赛道上,你自然会想要比别人跑得更快跑到第一,但是如果你的赛道是个很丰富的维度的话,你所做的事情就是一件很大的事情。

记者:就航班管家而言,你怎么看到目前出行领域的创业环境?

王江:我们经常用创业环境来形容某种氛围,但是做企业都会有周期,包括消费周期,包括投资周期,我觉得要么你能够顺应周期,要么你能够反周期。优秀的企业不光要是顺势而为,总是能够踩在创业的“点”上,而是在环境不利的时候还能够反周期。我觉得没有经历过低谷的企业,实际上是没有经过练习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创业环境没有好坏之说,只看你内心愿不愿意把这件事做得更大。身为创业者,可能经常会觉得,太累了,我先放一放再说吧,管他呢,对吧?我觉得从外部环境来说,其实不必那么关注。

记者:从游戏到智能手机再到出行电商,感觉你总是能够切中创业的风口,你觉得你是一个天生的创业者吗?什么特质是你觉得给自己的创业带来了最有利的因素?相对应的,创业过程中你觉得自己有什么短板?

王江:我喜欢创业,脑子里经常会有一些比较固执的想法,事实证明这种固执其实还是有远见的,再加上我脑子里有固执的想法时,内心还会有一种强烈的欲望要去把它实现。也许这种特性就是比较适合做创业的。

记者:您会把航班管家的创业分为哪几个阶段?

王江:最近不都是在流传下半场的论调么,我其实还是比较认同的。我会把航班管家的创业经历分为四节,像篮球比赛一样。上半场完成的是两个节,一个是信息服务为核心,航班管家一开始是做航班信息服务的,做的还挺好的,做到一定阶段开始卖票了,这进入到交易服务了。那么下半场的核心就是好货好礼,怎么给消费升级的用户提供更好的东西。

记者:如果用三个词来形容你自己,你会怎么选择?

王江:首先是有好奇心吧,第二个是坚定,再然后是清醒。我说到清醒,是因为在创业的过程中,每天都会遇到困难,这是你的常态。如果反着想,你每天都会觉得郁闷,如果你每天觉得赚钱应该是常态,郁闷不应该是常态,那么一遇到困难,你就会唉声叹气。作为创业者,刚高高兴兴出门,结果接了个电话就精神郁闷了,这难道不是每天都可能发生的事情吗?要认识到什么是创业的常态,那就是焦虑和郁闷。所以我觉得保持清醒的头脑,这特别重要。

记者:那么你的短板呢?

王江:我觉得马云柳传志那样的企业家应该就不会很看好我这样的人吧,他们会认为,目标比过程更重要,但是我觉得没有过程的目标,意义不大。

记者:那创业过程中你觉得最痛苦的部分是什么?

王江:我的好朋友周航,我俩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说一个周航的痛苦吧,这也是我经常点出来的,那就是他总是一个人在战斗。他总是没有一个特别合适的搭档,是有团队没搭档的典型。我俩很多地方挺像的,但是他比我聪明,比我更善于制定战略上的规划。不过有一点我比他好,那就是航班管家有一支越来越强大的团队。这个过程中有没有痛苦的部分呢,我觉得最近航班管家的团队越来越封闭了,开始排斥外部的优秀人才进来了,内部的进步在开始变慢,这是让我觉得痛苦的部分。有时候我会想很强力地把这个团队撕开,强迫一些新鲜的血液进来。

记者:您刚才也说到了遇到的一个很大的困扰时团队的进步开始变慢,我了解到很多创业者,当他们的团队人数越来越多时,会遇到管理上的混乱,这一点在航班管家明显吗?

王江:我觉得遇到事情有两种解决方式,一种是回避问题,一种是解决问题。当时觉得公司不再需要管理的时候,那就不存在管理问题了。我个人现在更愿意在公司里承担的角色是冒险者,就是承担最大风险的那个人,例如明年公司要制定一个非常激进的任务和目标,我自己带着一个三人的小团队一起来扛起这件事,这就是冒险。

记者:您创办了很多公司,几乎将出行领域都囊括了,这来源于您对市场的准确把握,还是想有更多的试错环节?您不会担心精力过于分散吗?

王江:都不是,我刚才说了,创业至今是有一个非常固执的远见在支配着走到现在的。没有人会愿意为了试错而走进这个市场,都是在试对,看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记者:固执的远见,这个能说得再具体点吗?

王江:举个例子,今天早上我主导了一个防弹咖啡的早会,参会的十几个人大多是时尚圈的,我是作为科技圈的代表,带着咖啡去了,和大家讨论生命科技对人类的影响。我觉得任何看起来像拍脑袋的决定其实都有可能是经过了非常审慎的思考,为什么我们要做连咖啡,要做一个基于外卖的新的品牌,是因为我坐在星巴克坐一下午发现那么多人都是拿着咖啡走,而不是在店里喝。你就知道很多咖啡其实不是在咖啡馆喝的而是带去他们的办公室,会议室,甚至家里去喝的,所以就找到了这个感觉。

我在跟他们分享连咖啡的时候还带了一套书去,是我们最近要出的书,你看我们什么都干,一套非常精美的画册,只有画没有字,梵高、莫奈、柯里穆特,这书的特点就是分男版和女版,画的内容都一样,只是女版更轻巧看起来很萌,男版看起来很硬朗;画册他们很喜欢,现场预定100套,他们问连长是因为你喜欢艺术,你才会出这些画册吗?我说有这方面原因否则我不会跟你们兴高采烈分享,但是它是基于理性分析的,我逛过很多书店,在国外和国内逛书店我找到了那些最容易跟消费者亲近的方式,就是只是画没有字,你只有喜欢它才会研究对吧?光看画喜欢它,早有很多人提供这个画家的背景而你只要让消费者喜欢就可以,这是第一点。

一旦发现国内书店的梵高、莫奈这些画册越来越多的时候,是出版商已经找到这个规律了,你跟着这个规律走找到自己做产品的特点,你的起点已经有基础,那剩下的事情就怎么把它卖到100万册而已。

所有事情不是你拍脑袋来的,里面有一些逻辑考虑、思维方式。

记者:如果不创业有没有考虑过会去做什么?

王江:拉大提琴。我觉得自己非常有机会成为三位一体的人,不是宗教那个三位一体。宗教里面圣父、圣子、圣灵,我是企业家、科学家、艺术家。

记者:你在创业过程当中有没有恐惧的事?或者说您怎么面对每天的各种不确定?

王江:有,每天都有恐惧的事。佛教里面有叫“认命”的说法,所谓“认命”,尤其是印度教,其大意是说,你生来就是受苦的,你来世才会得到回报。印度社会为什么那么稳定?是因为再苦他都认为是命里所注定的。一样,当你认为你所面临的痛苦,你所谓经受的恐惧,不确定性,都是“命”,每天都要发生的,那每天不发生就会觉得怪了,今天怎么没烦心事,不可能吧?一定是哪错漏了。当然,这个有点儿夸张。事实上,当你认为不顺是常态,顺是不常态的时候,其实是很容易缓解这个问题的。

记者:具体的焦虑你会怎么缓解?

王江:人之所以烦恼多是因为遇到的问题觉得解决不了。如果自己解决不了可以想想周边的朋友,知道旁边人可以解决就找旁边人解决就行;如果自己解决不了,同时也没有想到旁边有人可以帮你解决的时候,暂且放下,让时间解决。对,时间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记者:那么在这个过程中你会思考问题么?

王江:一个问题我解决不了,那我就不思考了,放在一边不去理它。但是如果我必须要做出一个决定,我就会思考几分钟快速地决定,越重大的事情我考虑的时间就越短。

记者:如果要解决问题现在您目前急需要解决前两个问题是哪两个问题?

王江:首先突破自己。先是自己,自己对这个未来不能有任何犹豫,要有一个相对清晰的判断,不仅限于有一个不成框架的方法,还要比较强的执行能力,让其不限于想象。其实,企业的瓶颈往往来自于创业者的瓶颈,突破自己、挑战自己,让自己具备更多的能力,手里拿着跟多的武器,具备更强的肌肉这是第一。

同时,第二点不仅要有自己的视野,还要突破自己的时间管理能力。就像我,除了工作,还想拉好大提琴。

记者:我们好像并不是很重视线上流量这一块,今年我们也参与了一些现象级的热点事件,例如之前的逃离北上广,现在是更看重线下引流吗?

王江:我觉得主要是用户行为习惯发生了变化,你看连应用商店下载也开始呈现出用户的自主性:以前谁排名靠前消费者就下载谁,而现在的消费者会直接搜索其想要的应用类型,选择下载。当整个用户的游戏规则变了,我们当然不会把主要精力放在提升产品排名上,而是想办法让目标用户知道航班管家的名字。

“逃离北上广”其实是为了唤醒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此刻,作自己的主”。之所以把广告投放在写字楼的电梯里,是因为这里的人有能力,并且对生活格调有追求。而选择与新世相合作,也是因为关注新世相的人也是多具有如此特征。

其实,这件事情能被追捧是非常偶然的。我跟团队内部交流,你们所做的事情就是你今天所达到这个成果。假设有一点成绩和成就,完全是因为两年前我们开始卖直销票,就像,你不断地糖果机里塞硬币,哗啦掉下来一个糖果,那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接着塞硬币。

记者:您投资了很多企业,你比较喜欢的创业者是什么样子的?

王江:比较敬佩的创业者像王兴、俞永福这样的,战斗力无限的战神。像俞永福无论早期做UC浏览器还是后面进入阿里都很猛,王兴和各个巨头“打仗”,手一点不软。连续创业,一次比一次大,我觉得这个挺佩服的。

记者:您刚才说像比如说像王兴还有俞永福这样作战非常猛的人,你觉得自己身上的DNA具备这种吗?你怎么看待竞争和竞品?

王江:不具备。我通常不会有竞争这样的概念,但是我们的同事都会有竞品观念,观察、学习。作为创始人一旦有竞品观念,就会经常盯着别人,潜移默化中会把自己的未来画成竞争对手的样子,要是这样的话,太惨了。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客服二维码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