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和谷歌、科大讯飞一个赛道,从旅游翻译切入的出国翻译官能跑多快?

邹育敏 环球旅讯 2017-07-07 10:48:46

在梅园看来,出国翻译官只是一个早期团队,现在应该考虑的是能给这个世界提供什么东西,专注于用户需求和产品细节,而不是争夺市场。

【环球旅讯 邹育敏】“在全明星阵容的赛道创业是一种什么体验?”

这个问题,出国翻译官合伙人兼CEO梅园或许可以承受“谢邀”之重。

“出国翻译官,几个创始合伙人都拥有不同的创业经历,我们一开始是抱着像科幻片一样的梦想,为解决出境游语言痛点而创立,却一脚踏进了另一个巨头制霸的江湖——机器翻译。”梅园表示。

对于跨境场景下的翻译而言,中国出境游红利的持续存在是一个重要推力,世界旅游组织(UNWTO)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大陆游客出境旅游数量同比增长6%,达到1.35亿人次。

“而位居中国热门出境目的地前列的泰国、韩国、日本等,均是小语种国家,我们的目标是让用户不学外语走天下。”梅园认为,机器学习、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正在加速实现机器翻译代替人工翻译的愿景,出国翻译官的应用场景也从旅游渗入到当地生活、工作、求学、就医等。

在出国翻译官上利用语音输入实现两种语言互译,短短两三秒需要完成录入、识别、组织、输出的复杂过程,用户体验要求既快又准,最好能够实现信达雅。但出道短短两年的出国翻译官,一个16人的创业团队,不仅要面对同类型创业公司的竞争,还容易被人拿来与谷歌、微软、百度、科大讯飞等大公司作比较,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出国翻译官合伙人兼CEO梅园

与巨头论技术,或许没那么强

机器学习,或者说AI,发展到了什么水平?Alpha Go已经给了全世界人民一个厉害的答案。

如果要评选出AI最贴近人类日常的应用,翻译几乎是必选项。举个例子,谷歌于2011年1月正式在Android系统上推出了升级版的机器翻译服务,据2016年底《纽约时报》报道,谷歌翻译月活跃用户超过5亿,用户每天的翻译请求总量达到1400亿个单词。

除了有庞大的翻译数据支持语料库的丰富与更新,谷歌在2016年9月底宣布推出神经网络机器翻译系统,由“基于词组的机器翻译”转变为“神经机器翻译”,其翻译逻辑模仿了人脑的表达,能把一句话中的所有词汇根据语意融合在一起分析理解。《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称采用神经网络技术的谷歌翻译准确率几乎与人类无异。据彭博社报道,2017年3月,谷歌翻译App更新版本已允许中国用户使用。

而在中国市场,百度于2015年、网易于2017年上线自主研发的神经网络翻译系统。此外,阿里、腾讯、华为还有近年来爆红的科大讯飞等也正在进行相关的软件、硬件或学术研究。

大公司有钱、有人,占领技术高地,创业公司如出国翻译官,不太有逆袭的可能。

所幸的是,翻译不是一件纯技术可以解决的事情,巨头在泛翻译领域的技术积累,也为后来创业者提供了技术范本、API接口,创业公司可以取各家技术之所长,在某一垂直领域进行纵深挖掘。

就像出国翻译官,虽团队本身拥有跨语言翻译、跨语言语义分析及机器学习专家,但其采用技术之一的TensorFlow机器学习,是谷歌基于DistBelief进行研发的第二代人工智能学习系统,可被用于语音识别或图像识别等多项机器深度学习领域。

“其实机器翻译就跟汽车工业生产一样,虽然最后被看到的都是车,但是这里面,有人做发动机,有人做汽车座椅,有人做轮胎。翻译这件事情也是,大家各有所长。”梅园解释说,“比如谷歌,就技术层面来说,它建立了一个框架,提供水、提供电,在内容层面的强项是英文识别;像科大讯飞,跟我们是合作关系,它的强项是中文语音识别,我们为其翻译业务提供小语种语料、NLP技术算法等。”

但在梅园看来,目前无论哪家的翻译App或硬件,在实际应用上都不算理想、缺乏想象力,“包括出国翻译官,普遍流于形式并受限于形式,也就是用户并不是自然使用,而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使用。什么时候产品体验可以让用户和外国人交谈时像和本地人一样自然、看外国字如同看母语,这个产品才是一个配得上时代、配得上用户需求、也配得上当前技术的产品。”


出国翻译官翻译界面

与创业公司拼产品体验与效率

从App产品角度来看,目前出国翻译官有三块业务:机器翻译、当地资讯、出国相关服务及产品预订。

在翻译层面,出国翻译官可利用键盘输入、语音输入实现面对面对话翻译服务,可翻译34种语言,其中包括英、法、日、韩、泰、德、西语等在内的11种语言可在离线状态进行翻译;在拍照/图片翻译上,目前暂不支持离线翻译,手写体、草体的识别度还有待提高,需要人工介入翻译,人工翻译仅支持中、英、日、韩四种语言的付费服务。

绝大多数翻译App的功能,不过如此。在提升翻译体验上,出国翻译官做了哪些努力?

据传闻,早期出国翻译官为了保证翻译的准确度,采用了人工众包翻译的方法,其后台操作类似于小尾巴翻译官的前台操作,即有真人24小时在线服务。但梅园否认了这种操作可能。

据梅园介绍,2015年2月上线至今,目前出国翻译官每天翻译数接近200万句,人工翻译很难达到这个水平,其中小语种翻译超过15%,“至于机器翻译的及时性和精准度,通过句式管理、跨语系逻辑优化、通用语句语境管理、词转句结合TensorFlow机器学习、新词全面管理、自身语音语料库比对和优化本地缓存等多个方面来实现。”

问题在于,机器学习需要有非常庞大的语料库支持,在不同的语境、语义下输入、输出,以提高翻译性能。显然,旅游翻译目前来看只是机器翻译的一个小分支,需求相对低频,单纯的旅游翻译,久而久之,难以满足机器学习需求,进而影响用户体验。

对此,梅园表示,出国翻译官通过用户数据的分析发现,除了旅游需求,不少用户已经在当地开始生活,工作、求学、就医、置业投资以及交友等更多样化场景的需求正在形成。“这对于出国翻译官发展策略的节奏和优先级别上是重要参考,比如我们会缓存更多场景提升用户的对话体验。”

而为了提高App的打开率,出国翻译官也加载以当地人真实生活、当地母语书写的原文资讯,提供景点语音导游包下载,甚至接入了环球漫游Wi-Fi租赁、Booking.com酒店预订以及思客智旅的定制旅游服务。

“目前来说,出国翻译官注重提供高质量的翻译效果,不过分强调销售转化。过去两年产品的推广都是以口碑传播为主,也有些意想不到的事件发生。例如产品和电影《杀破狼2》中出现的有些科幻色彩的设备不谋而合,借着电影大卖促进了产品的市场增长;之后还得到得到电影《情圣》制片方的大力支持,在影片中实现产品露出。”梅园介绍,目前出国翻译官积累了1400万用户,App下载量4000万次,半年用户留存率约19%。


离线下载包、语音导游、当地资讯及旅游产品预订服务

首先是产品,再验证商业化

在产品打造阶段,用户量是融资估值的一个重要因子。据梅园透露,出国翻译官在2016年完成了来自疆域资本的天使轮融资,A轮融资也正在接洽的阶段。

梅园表示,出国翻译官现在处于拥有一定用户量的产品阶段,“我们几乎很少有品牌推广,资金压力不算太大,几个合伙人的钱现在也还够用,在用户积累达到我们目标之前不打算做过多的商业化。我们设计的商业模式是广告+销售佣金+硬件服务。”

前两者属于商业模式基本款,比如Booking.com既给广告费,在出国翻译官跳转实现预订交易后又付其销售佣金。但硬件服务如何理解?梅园举了些例子。

特殊群体的需求,很多翻译工具都很少关注到老年群体,让老人拿着App拍照翻译、输入翻译,其体验相对于年轻人而言较差,如果有一个硬件工具操作简单,可以实现录入语音之后,自动识别翻译语种并输出,对于老年人而言或许是更好的体验。

另外有一些场景也并不适用于App,比如酒店前台。与其让酒店前台人员在接待外国住客时需要费劲识别对方母语并打开App低头操作,不如有一个合适的硬件对话工具,让前台更专注于对话内容,从而提高沟通效率和服务水平。

基于这些考虑,出国翻译官推出了名为“Meili”的形似iPod的翻译硬件,通过手机蓝牙连接出国翻译官App之后,可实现34种语言的识别互译。

与即将在市场上售卖的Meili相比,在翻译硬件上科大讯飞和荷兰的Travis显然名气更大。如果在后端技术上,出国翻译官与科大讯飞是合作关系,那在硬件上显然是杠上了。

“Meili与科大讯飞的翻译硬件有很大不同,Meili目前仅专注于对话翻译,定价可能在300元左右。”梅园如是说,按照计划,Meili会像品牌手机一样,在每年发布新版本。

Meili是否能够以销量取胜并保持每年一更,以C端业务为主还是以B端业务为主?目前还有很多未知。

后记

用梅园的话讲,出国翻译官目前是一家以专注C端翻译服务的创业小公司,16个人中12个人专注于产品及技术开发,4个人专注于翻译服务。

小公司有小公司的好处,比如在决策上,相较大公司有更大的灵活空间。但小公司的弱势也很明显,梅园和他的创始合伙人团队分别在不同领域经历过创业公司完整的历程,创业公司各有各的幸福,但“不幸”都是相似的:缺人。

“对于出国翻译官而言,赛道和方向相对清晰,但并非普通认知上的赛道和方向,我们也需要来自资本市场的合作,去招揽更多人才,把产品完善得更好,冲击更广袤的市场,有更好的转化。”梅园如是说。

而从用户的角度来看,如果把用户对于翻译产品忠诚看成三个进阶——始于颜值,良好的前端体验;陷于才华,准确的翻译内容;忠于人品,优质的交互体验——那么,目前,出国翻译官还是一个必须在“才华”上不断下功夫的选手。

这不只是出国翻译官一家的问题,就连谷歌翻译这样的巨头,也需要在内容上实打实地进行优化。

此外,2C的公司,不管是预订平台还是工具,其实都离不开流量和变现两个关键。不同于蚂蜂窝在旅游攻略社区用户的基础上推出翻译工具旅行翻译官,也不拥有谷歌、百度那样的搜索基因,作为独立工具,选择旅游翻译作为切口的出国翻译官,下一步依然是要扩大用户数量和提高留存率。

在变现上,不少翻译工具采用“机器免费+人工付费”的方式,出国翻译官虽然以广告、佣金、硬件销售收入为主,但在用户体验上也有人工付费的翻译内容服务。付费翻译的存在,使得出国翻译官在面对谷歌翻译App这样在内容输出上全免费服务的对手时略显弱势,如果在翻译内容或用户体验上无法实现更优化,用户转移关注的成本并不高。

至于未来如何去改进用户体验,专注于哪些场景的深度开发,采用哪些新的技术,如何做市场推广,梅园坦言:“出国翻译官看中的是全球化趋势和技术发展洪流,目标是在语言交流这个层面上达到世界大同;语言背后,其实是文化的问题,语言和语言的相遇就是文化和文化的撞击,解决Culture Shock,就提升了用户体验,不了解Culture Shock而只是做单纯的翻译,成为不了陪伴全球用户走向未来的产品。”

当然,这是在出国翻译官还没有太多商业化动作时的愿景。产品打磨阶段过去之后进入商业化验证阶段之时,那一步的转变才是关键。

邹育敏
邹育敏

环球旅讯

永葆一颗野生好奇心。

Yumi_2333
yumi@traveldaily.cn
已发表文章 187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adsfdsfdsa

市场估计没戏 设计还不错

2017-07-07
回复
0

游客(手机)

核心问题是对于大多数潜在购买者来说,买的时候是想不到具体该怎么用的,只是觉得有备无患,万一用到了呢。所以很贵的功能全的翻译器只能是昙花一现,只有便宜的有机会。

2018-08-23
回复
0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