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基础因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航空公司 > 正文

海航基础因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

来源:财经时报 宋婕 陈锋 2019-07-26 17:28:10

此次融资租赁涉案金额为2.8亿,但以公告当天收盘价计算,海航基础被冻结了价值110亿元的股份。

7月25日晚间,海航基础发布公告称,因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控股股东海航基础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基础控股”)所持22.49亿股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比例57.56%。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此次融资租赁涉案金额为2.8亿,但以公告当天收盘价计算,海航基础被冻结了价值110亿元的股份。对此,海航基础董秘办工作人员称,因为此案是控股股东的纠纷案,他们并不知详情。

早前,海航基础发布2018年年报后,就曾被上交所质疑为何资金充足但仍有十多亿的借款未还,是否存在资金被股东和关联方占用的可能。会计事务所还为此出具带强调事项段、其他事项段或与持续经营相关的重大不确定性段的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在回复函中解释,除已披露的21.75亿元外,不存在货币资金通过联合或共管账户被关联方违规占用的情形。

超一半股份被冻

对于司法冻结的原因,公告称,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上海耘林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与基础控股、海南航旅交通服务有限公司、海航机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海南博鳌机场管理有限公司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一案,该案件涉及约2.8亿元融资租赁合同项目纠纷,上海耘林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向海南省一中院申请财产保全,依据(2019)琼96执332 号《协助执行通知书》,冻结基础控股所持公司股份22.4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57.56%,冻结起始日为2019年7月25日,冻结终止日为2022年7月24日。

基础控股持有上市公司总股本57.56%,皆为限售股,限售原因为发行股份购买资产,解除限售日期为2020年1月26日。

因为基础控股所持有公司的股票都是质押股份,被司法冻结事项不会对公司的控制权、正常运行和经营管理造成影响。目前,基础控股正积极与有关方面协商处理股份冻结事宜,争取尽快解除对公司股份的冻结。

上海耘林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1月16日,注册资本5000万美元,为一家中外合资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的控股股东为无锡市交通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69%,无锡市交通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则为无锡市人民政府100%控股公司。该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融资租赁、向国内外购买租赁财产、租赁财产的残值处理及维修、租赁交易咨询和担保,从事与主营业务有关的商业保理业务等。

《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海航基础董秘办,接线工作人员称因为是控股股东的纠纷案,他们只是在接到通知后按照规定发公告,但对案情并不清楚。

截至7月25日收盘,海航基础报收4.91元/股。照此计算,基础控股冻结股份价值110.43亿元。为什么会冻结2.8亿纠纷款几十倍的股份呢?

该工作人员指出,这是司法方面的问题。去年底遇到过同样的情况,当时也是把控股股东所有股份都冻结了。

非首次冻结股份

海航基础成立于1993年,是海航集团旗下的大型公司,专注于基础设施投资建设运营,2002年在上海交所挂牌上市。公司业务范围包括地产、机场、物业、工程建设、免税、酒店等,下属成员企业过百家。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其工作人员所称去年底被解冻发生在2018年12月3日。当天晚上公司公告称,海航基础因纠纷致使控股股东基础控股股份被冻结

当时,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了西部信托有限公司与基础控股、海航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北京亿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西部信托有限公司向陕西省高院申请4.3亿元范围内的财产保全。依据(2018)陕执保105 号《协助执行通知书》,同这次一样,冻结了基础控股所持海航基础的所有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57.56%,自2018年11月30日起冻结期一年;冻结海航实业所持公司3.28%的股份,冻结起始日为2018年11月30日,冻结终止日为2021年11月29日。

其中,基础控股持有的57.56%股本皆为限售股,限售原因为发行股份购买资产,解除限售日期为2019年7月26日。海航实业持有3.28%股本,为无限售条件流通股。

截至2018年12月3日收盘,海航基础报收5.49元/股。照此计算,基础控股冻结股份价值123.47亿元,海航实业冻结股份价值7.02亿元。

3天之后,基础控股为其所持公司总数97.44%的股份办理了司法冻结解除手续。“是由控股股东的法务部门去办理解冻,这次也是由他们去协调沟通。”上述工作人员说。

资金是否被占用被关注

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现金流量净额超过60亿。既然账面上有这么多钱,为什么2.8亿元的借款不能按期偿还?

上述工作人员回应,2.8亿借款是控股股东的债务纠纷,而不是上市公司的。

事实上,根据年报,报告期内公司货币资金期末余额156亿元,但是公司却出现逾期未偿还4.03亿元短期借款、7.49亿元长期借款和1.68亿元利息的重大事项。

随后,上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海航基础补充披露货币资金的具体存款银行,是否存在任何形式的权利受限情况;充分说明货币资金余额充足但未按期偿还借款本息的原因和合理性,以及逾期事项对上市公司的影响。

此外年报显示,海航基础金融负债近年来居高不下,2018年期末余额453.64亿元,其中,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和短期应付债券合计金额高达160.83亿元,短期偿债压力较大。上交所要求海航基础分季度披露2019年需要偿还的本息金额,同时结合资金安排说明公司的还款能力和资金压力,并充分提示相关风险。交易所特意指出,要核实是否存在与股东或其他关联方联合或共管账户的情况,是否存在货币资金被关联方违规占用的情形。

海航基础回复称,公司生产经营状况正常,账面流动资金充足,但受整体市场融资环境影响,公司及子公司自2018年7月以来新增贷款较少,同时因公司持有多处投入周期较长的重大建设项目和待开发土地,仍存在一定的债务兑付压力。

根据年报,海航基础通过委托支付的方式向关联方拆出资金 21.75亿元。由于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公司被会计师出具带强调事项段、其他事项段或与持续经营相关的重大不确定性段的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问询函也要求海航基础披露关联方与公司的关联关系,进一步核查是否存在其他资金占用行为。

但海航基础在之后的回复中表示,公司不存在与股东或其他关联方联合或共管账户的情况,除上述21.75亿元外,公司不存在货币资金通过联合或共管账户被关联方违规占用的情形。

海航基础
0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