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航空王煜:中国民航业仍处黄金时代,LCC将迎来快速发展的五年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评论 > 正文

春秋航空王煜:中国民航业仍处黄金时代,LCC将迎来快速发展的五年

来源:环球旅讯 邹育敏 2019-08-29 13:22:45

“全服航司正在向LCC看齐,有些老大哥的座距比春秋的还窄。”

【环球旅讯】4月底,四大航、春秋航空、吉祥航空先后交出2018年成绩单。受人民币汇率相对美元走弱、油价上涨等影响,各大航司的经营业绩颇受影响。

作为六家航司中唯一的低成本航司(LCC),尽管LCC的概念和产品仍未被广大消费者所熟悉,春秋航空利润率逆势上扬,达11.46%,居六家航司之首。

2016年4月,以“二代”身份掌舵春秋航空之后,作为董事长的王煜将带领春秋航空越过哪些山丘一直是航空业的焦点所在。

同年10月,由环球旅讯举办的首届中国航空营销峰会(以下简称AMC)在上海举行,王煜作为首位嘉宾登台与环球旅讯CEO李超一同讨论了低成本航司由“航空承运人”向“航空服务集成商”转型等方方面面的策略。当时登台时,王煜说:“我们低成本航司第一次高高在上。”

两年后,王煜再一次出现在“2019环球旅讯峰会&数字旅游展”,并作为8月29日AMC的首位嘉宾与环球旅讯CEO李超展开一场关于“春秋航空的低成本突围术”的对话。


李超、王煜

王煜在对话中透露,中国民航业还处于黄金时代,未来五年会是LCC发展最快的五年。

汇率、地缘政治波动仍是春秋航空的发展挑战

“我们这一代管理者和上一代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王煜说,“上一代会更注意商业感觉,我们这一代多喝了一些洋墨水,我也在咨询公司工作过,对技术、数据驱动和精细化管理再加关注。”

在这样的管理理念驱动下,王煜评价自己接班两年来“每天都在进步”。“这当然是在前人栽树的基础上实现的,春秋航空的基础很好,包括IT基础、管理体系和航线网络建设。这两年以来,春秋航空依然在运行安全、准点、服务和净利润上,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整体状态很健康,对社会、员工、股东都有比较好的交待。”

即便如此,对于王煜而言,这两年的挑战仍然是不言而喻。两年前初次在AMC亮相的王煜还笑言自己锻炼锻炼也可以和小鲜肉一样登上春秋航空的特色台历,如今则显得更加稳重,花白的头发也更为显眼。

近两年来,全球宏观经济不确定性增多,地缘政治、油价走高、人民币汇率相对美元走弱等,航司首当其冲。王煜坦言,外部环境的影响有不同的侧面,对于春秋航空而言,汇率波动对运营成本造成的压力较大,同时由于春秋航空三分之一的航线及运力投放在国际及地区市场,收益上受地缘政治影响较大。

“把春秋航空放在大经济环境来看,目前航司本身的经营没有受到很大的影响,未来趋势的话现在还没有足够的条件来预判。”王煜乐观地认为,“中国航空业还有很好的发展空间,现在还是黄金时代。”

而具体到LCC,根据亚太航空中心统计:2018年,我国低成本航空占国内航线市场份额仅为9.7%;而放眼全球,2009年至2018年十年间,全球低成本航空的国内航线市场份额从24.7%提高至32.5%(国际航线市场份额从5.6%提升至12.7%),亚太地区的国内航线市场份额从16.1%攀升至28.8%(国际航线市场份额从3.7%提升至7.9%)。

而据王煜预判,未来五年将是中国LCC发展最快的五年。“LCC的发达程度和国家发达程度是正相关的。因为不少LCC的客人是自掏腰包的客人,欧美LCC发展的崛起和中产的崛起紧密关联,自主出行旅行需求多了。”

“LCC在中国虽然起点低,但是现在有一个明显的趋势,就是很多全服务航司正在向LCC看齐,比如缩减座椅距离,我最近有几次坐老大哥们的航班,有些座距比春秋的还要窄,还有很多航司正在把正餐变成简餐。”王煜表示,这是世界潮流,2-4小时的航班飞行的刚需是安全、准点、便宜,“当然关键是用户出行的思维改变了,航司的思想也解放了。”

南航、航信:一切皆有可能

如果给春秋航空这两年列几个里程碑式的大事件,入股南航和接入中航信进行分销是不得不提的两桩。

2018年9月,春秋航空以8.46亿元认购南航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占南航发行完成后A股股本比例为1.63%。这是继东航和吉祥航空交叉持股后,又一家国有航司与民营航司实现更深层次的合作。

同时,春秋航空与南航在客户定位、产品设计、渠道建设以及航线网络等各业务层面存在显见的互补性。王煜表示,春秋航空和南航在很多年前已经展开合作,这次入股的契机是南航增资,为双方未来的合作打下更好的基础,“占股很小,未来具体的合作现在还不方便透露,但一切皆有可能。”

可以想象的是,未来通过代码共享等方式,春秋航空的机票大概率会出现在南航官方渠道。而在分销方面,春秋航空也有了更多积极的探索。

2018年,除包机包座业务以外的销售渠道占比中,春秋航空的电子商务直销(含OTA旗舰店)占比达到90.7%。

在3月19日,中国航信顺利完成春秋航空接入中国航信项目一期投产——通过eTerm白屏(低成本分销平台)接入春秋航空,并完成首单销售。在首单销售之后,北上广深多家代理人陆续通过中国航信系统进行了国际和国内机票采购。

事实上,这也不是春秋航空第一次与GDS达成合作。在2016年,春秋航空通过与Amadeus合作,采用后者Ticketless Access解决方案,并借助后者独有的Light Ticketing技术向Amadeus全球旅行代理商网络推送春秋航空的国内外航线与优惠运价。

多位民航从业者曾向环球旅讯表示,接入GDS分销是春秋航空国际化必须要走的一步。截至2018年末,春秋航空国内在飞航线113条,国内各线城市往返东北亚和东南亚国际在飞航线52条,港澳台航线8条。但2018年的国际航线平均客座率相比2017年同期下降2.16个百分点,为84.03%。

对此,王煜也在会上回应,航司直销在中国市场已经被旅客所接受,春秋航空自开航以来一直坚持直销为主,未来亦是如此。“但现在春秋航空有三分之一的国际和地区航线,接待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出行习惯和目的地消费者,我们必须去满足不同的需求。我们乐于尝试,不管是在OTA开旗舰店,还是和中航信、Amadeus或其他的GDS合作。”

同时,王煜还指出,中航信有很多好东西,航空业是资本密集型产业,但对IT的力量也十分依赖,“我们也希望用社会上比较成熟的的IT解决方案来增强IT实力,航信有不少成熟的东西,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合作?”

国际主飞3-5小时,国内主飞1000公里以上

具体到春秋航空“打开海外天空”的战略,2018年春秋航空的国际航线可用座位公里占比31.3%,营业收入和旅客运输量占比分别在30.4%和22.1%。目前春秋航空已经构建了以泰国曼谷、日本大阪和韩国济州为主要的境外过夜航站,背靠国内各基地和主要目的地网络,聚焦东南亚重点市场,并向东北亚区域市场辐射发展。

“三分之一的国际及地区航线,这个数字是一个比较合适的比例。”王煜表示,目前春秋航空在中国-泰国、中国-柬埔寨航线的吞吐量居国内航司首位,中国-日本、中国-韩国之间的吞吐量也有较好的增长。“除了以上四个目的地,未来还会打开更多中国周边国家的天空。”

提到春秋航空的国际化,不得不提春秋日本。运行数年之后,现在除了开通日本国内及中日之间的航线,王煜表示,当下浦东机场的是中日航权谈判刚刚结束,未来大兴春秋航空中日互飞的一个重要枢纽,“这些都是春秋日本发展很好的机会。”

春秋日本发展的挑战和风险必然也是存在的,王煜透露:“中日关系从长期来看是向好的,但它有波折性,受地缘政治影响较大。其次,日本航空运行环境和中国不太一样,新航线、新航点开辟还具有很大的部分不确定性,我们逐步融入整个日本运行环境。”

而未来全球战略方面,王煜透露,未来仍将专注于国际短航线,不管从中国起飞或日本起飞,都更注重飞3-5小时内的航圈。“从我们的数据来看,很多人一辈子只去几次欧美,但日本这样的国际短途目的地对于休闲旅游发展的空间更大。虽然现在跨洋、远程航线的增长很快,未来相信消费者会有很好的长航线选择,但春秋会专注于点对点模式,做我们擅长的周边目的地。”

回到国内市场,高铁的高速发展对国内短航线发起了冲击,王煜称春秋航空也正在适应高铁发展带来的变化,“先从挑战方面来看,现在春秋航空的策略是800公里以下距离的航线尽量少飞或不飞,现在主飞1000公里以上的国内航线。”

王煜认为高铁对国内航线的冲击会越来越大,但合作的空间也不小。“越来越多城市开始打造空铁综合体,为空铁联运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比如上海、宁波,特别是石家庄空铁联运已占到了总体吞吐量的10%。现在春秋航空也在这几个地方推出了空铁联运打包产品,在官网就可以购买。”

此外,即将投入运营的大兴机场也将是春秋航空在国内发展的重要机遇。一直以来,受限于航权时刻,春秋“进京”困难,王煜也曾展望过,“大兴机场的辐射规模十分大,国内国际都有很大的空间,特别是北京到三四线城市的需求很大。对于我们,北京将是一个全新的、全覆盖的市场”。

“大兴机场对于北京航空市场的布局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目前大兴机场只有转场,还没有增量。春秋航空正在积极申请,希望在航权上和时刻上有更多的机会。”王煜认为,“春秋航空的产品有较高的性价比,我觉得和北京的消费者也很契合。”


王煜

做酒店是认真的,要把行简住优的理念带进来

春秋航空脱胎于春秋旅游集团,在非航产品的尝试上,比如酒店,近年来春秋航空也有更多大胆的探索。

2018年10月24日,首旅如家与春秋集团注册成立了上海天驿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双方共同携手建立紧密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共享双方航空、酒店和旅游等综合优势资源。今年6月28日,双方对外发布了合作酒店品牌“嘉虹酒店”的同时,嘉虹酒店的首家门店也正式开业。该酒店位于上海虹桥机场枢纽核心地段,由原址上的经济型酒店改造而成。而在日本,春秋也在大阪及名古屋落地了两家境外酒店。

“航旅本来是一家,坐了飞机大概率就是要住酒店,我们在不断尝试。市场上也有很多航司有做酒店,但大部分是大而全的酒店。但毕竟客人的出行目的不一样,满足他们出行的酒店应该是多种多样的,特别是春秋航空的乘客平均年龄不足30岁。春秋航空想做一些不一样的,对年轻人来说更精准、体验更好的产品。”

单单从酒店间夜价格来看,春秋的酒店价格相比其他酒店集团的品牌并不存在明显的优势。对此,王煜有不一样的解释:“欧美市场有一个概念,提倡行简住优。消费者坐LCC可以省下更多的钱,用来住更好的酒店。我们也在尝试将这样的概念或生活方式带到中国,看看能不能实现。”

尽管王煜称“做酒店是认真的”,但是强调春秋航空的内核还是航班安全、准点、高效率、服务更好、价格更优。“只要是客人接受的,我们还是会继续保持,但我们客人也在变化,市场在变化,必须顺势而为,这也是春秋航空近年来在营销表达上更为年轻活跃的一个重要原因。”

环球旅讯峰会 航空营销峰会 AMC 春秋航空 低成本航空
0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