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

携程四君子的四份礼物

环球旅讯 2019-10-29 18:00:00

携程的下一步和下一个有可能诞生携程的地方。

【环球旅讯】1999年是一个载入中国乃至全球互联网史册的神奇年份,这一年诞生了腾讯五虎、阿里十八罗汉,当然还有携程四君子。

携程四君子同台并不常见,哪怕是2003年12月9日IPO这样的大日子。

10月29日,上海世博馆,在携程第二届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携程联合创始人、董事局执行主席梁建章,携程联合创始人、副董事长范敏,携程联合创始人、红杉资本全球合伙人沈南鹏,携程联合创始人、华住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季琦再度聚首,谈起了从筚路蓝缕到玉汝于成的20年。


由左至右:孙洁、季琦、沈南鹏、梁建章、范敏

在携程CEO孙洁主持的“巨匠聚首”对话环节中,携程为四君子送上了四份礼物,分别是范敏的携程工牌、季琦的携程-汉庭战略合作协议、沈南鹏的携程IPO招股说明书、梁建章的第一本出版作品《网络社会的崛起》。

以下为这场值得合影留念的对话中,划几个重点——

沈南鹏:一个好公司是会得到市场追捧的,不用太担心,该干的活还得干;国际化应该是中国领先的消费者互联网或者国内的IT公司应该有的一个梦想。

季琦:携程的新目标是五年干成全球第一,我琢磨着华住五年后能不能也搞成全球第一;五年之后,中国有很多这样的服务类企业都会成为世界的第一第二,这个是必然。

范敏:国际化特别值得去开拓的一个方向实际上是东南亚,全世界人口最多的五六个国家都在东南亚,不光是人多,特别是年轻人多,这个是最庞大的一个潜力所在。

梁建章:携程未来的命运其实跟整个社会、国家关系是非常密切的。我在书里讲到,中国是不是互联网发展好的土壤?现在可以看到结果,大家都发展得好。

以下是座谈环节实录,由环球旅讯编辑整理,有删减。

创业维艰

孙洁:先来一个快问快答。在携程四君子中,创业时只有范总(范敏)精通旅游业。范总还记得800电话号码的后4位数吗?

范敏:800-820-6666。我们第一个是400-820-5599,然后是800-820-5599。实际上大家今天看这个号码不稀奇,20年前申请一个800、400的电话号码非常复杂,我自己都到电信局跑了两次。所以今天干革命容易很多,当时不容易,从申请一个电话号码就能看出来。

孙洁:呼叫中心是携程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之一。要把这项核心竞争力推向市场,当时携程这家小公司是通过发卡做到的,听说季总(季琦)还带着团队到外面发卡,是吗?

季琦:我自己没有去发过卡,是吴海和王胜利带着去发的,当时在机场发卡还被扣了下来。

孙洁:那时候确实是游击战。James(梁建章)还记得第一个办公室在哪里吗?

梁建章:应该是在天文大厦,非常简陋,只有不到100平方米,地上到处都是电脑线,只有十几个人在那里办公。

范敏:我要说个小秘密,当时季琦的办公室面积差不多是所有人办公面积的总和。不是说季琦奢侈,当时公司很小,要显得一个老板面子很大、很有气势。

季琦:章苏阳(携程早期投资人、IDG荣誉合伙人)进来我的办公室跟我们聊,说要投我们40万美元,占差不多20%多的股份。我的办公室都是来“忽悠”人的。

孙洁:刚好接到投资的问题,Neil(沈南鹏)拥有丰富的投资经验,回想过去您有哪些记忆犹新的时刻?

沈南鹏:公司最早的时候,做融资、并购的确不容易。章苏阳投资我们的时候互联网领域形势一片大好,做C轮融资的时候非常艰难,那时风险投资不再青睐互联网公司了,你再讲数字和商业模式,很多投资人不愿意听。

另外,C轮融资到位前几个月,携程并购现代运通这件事情我印象很深刻。当时北京的办公室刚刚成立,家具还没有,我们是坐在地上讨论如何跟现代运通谈并购。

这两件事情做出来了,我感觉是信任所致。当时对着很多风投,我们是说不清楚的,虽然我们是dream case,但是没有办法落实到数字以及具体的商业模式共识上面。但是我感觉大家对我们四个人及携程团队的信任,让我们走出了比较艰难、充满了挑战的时刻。

孙洁:Neil还讲过,如果C轮不成功,携程就会垮掉。每个站在台前光鲜靓丽的公司,背后也经历了无数的艰难险阻。也是靠着四位优秀创始人和出色的创始团队,今天的携程才有机会为行业做出应有的贡献。

四份礼物

孙洁:难得聚首,今天也为四位创始人送上携程准备的礼物。第一份礼物给范总,这是您的004号工牌。

范敏:拿到这个工牌让我想起了峥嵘岁月。携程一开始才十几个人,公司从愿景到信任,在大家的同心协力之下,我们从四个人起步,未来发展成全球最大的旅游服务集团。未来的10年里,这个愿景会发展得更快,互联网的速度是翻倍的。

孙洁:接下来第二份礼物给季总,这是携程跟汉庭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作为一个酒店业的大佬,回顾过去的话有哪些感触?

季琦:我们四个人1999年在天文大厦创业,名不见经传。当时南鹏有钱、建章有技术,后来我们慢慢自立门户了,只有建章还坚守在携程。南鹏现在是全球投资大佬,我们酒店也做得还可以,进入了中国前三。

携程的新目标是五年干成全球第一,我琢磨着华住五年后也能不能搞成全球第一,这样对得起这个时代,对得起我们创业的四个人。

华住的成长从一开始就得到了携程的大力支持。记得汉庭在美国上市时,市场行情不好,携程义无反顾做了我们的战略投资者。那时候很多美国人对中国人的想象还停留在封建时代,一听说携程投了,说那肯定靠谱就买一点,所以那个时候携程对汉庭来说起了非常大的作用。我们始终跟携程一起紧密合作,如果说五年之后携程世界第一,我希望华住也能够整成世界第一,第一不行第二也行。

孙洁:第三份礼物是为Neil准备的。

沈南鹏:这是一份非常熟悉的文件,尽管很长时间没看了。这是携程在美国上市的第一个文件,2003年12月9号,我们在美国上市,对携程来讲是非常里程碑的事情。

很多人感觉那个时候刚结束非典,然后之前有一批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表现也并不全然出色,携程要上市看起来比较难。因为携程有非常好的市场定位、领先地位,以及我们展现出来非常优秀的运营数据,其实这个IPO还是很简单的。

我看过很多路演,很多CEO很紧张。我们的路演当中有一站在新加坡,这是路演当中唯一有周末空闲时间的。我们那天下午感觉比较空,没有去做路演最后的准备,后来决定打桥牌。问了一圈同行的投行人中只有一位能打桥牌,三缺一不行,后来James想了不少办法,终于找到了他的一位在新加坡的同学,那天我们打了一个下午的桥牌。

说明什么问题?一个好公司是会得到市场追捧的,不用太担心,该干的活还得干,招股书这么厚还得做。我记得那个时候范敏坐镇在上海,还有好几个基金找不到我和James,找到范敏,希望在携程IPO当中分配一些股票,当然我想他们的股票应该是一直拿下去,拿到现在。

孙洁:Neil还说过,James做完路演之后就直接回上海了,也没有去敲钟。最后一份礼物是James写的第一本书《网络社会的崛起》,当初怎么想到写这本书的?

梁建章:这个已经是很久以前的回忆了。我的第一本书不是关于人口的书,是这本《网络社会的崛起》,大部分内容是在创业前写的,真正出版是在携程成立以后,融汇了当时我对互联网、电子商务的一些思考,书面也把携程这种新型的旅游公司作为一个例子。

因为时间比较久了,所以我也不是太记得以前的内容了。我经常会碰到有新加入我们的员工说,我看了这本书觉得非常激动,要加入这个行业,所以就到我们公司来了。也有人回去翻看我这本书,书中有些预言说中了,当然不是完全说中了,当时有个系统性的思考还是很有意思的。

孙洁:James在书里说要增加旅游业的透明度,携程就是靠高科技来改变旅游和出行,您觉得目标完成得怎么样?

梁建章:网络让社会更加平等,各种各样的企业、各种各样的声音都可以在一个平台上充分发挥出来,使得好的产品更快地冒出来。携程能起到平台的这个作用,比如说酒店,一些旅行社的旅游产品在网上获得应有的成功、应有的客户,我们在这几年是做到了,让客人跟好的旅游产品能够更高效连接。

未来机遇

孙洁:范总,您对携程未来有哪些看法?

范敏:今天是携程的全球合作伙伴大会,我最近一直在浪迹天涯,东南亚浪得多一点。旅游行业确实是旅行服务企业去成长、去推进的一个行业,中国的事实已经证明了,我们用20年的时间从零开始做成了最大的一个旅游集团,我也相信携程,包括今天的很多旅游企业,实际上有非常好的机会,用中国的动力,再借助整个世界成长的潜力去发展和重新创业。

而在中国,携程打下的整个基础,我相信也为合作伙伴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运作成长平台,旅游行业是永远的朝阳产业,携程在这个产业当中的宗旨是做最幸福的旅行服务。

孙洁:季总在旅游行业酒店的地位是重中之重,您创立了三家上市公司,对未来酒店和旅游业,您有哪些看法?

季琦:中国是世界上单一的最大市场,梁建章是少有的呼吁多生孩子的公众人物。今天携程能够做这么大,包括台下孙坚的如家,我的华住,都是因为人口大,同一种语言、同一个历史渊源、同一个政府、同一个货币,单一大市场,人总是要吃饭、睡觉、旅行。过去旅行是个奢侈品,我觉得将来旅行是人类必需生活品之一,所以我们成为世界第一大是个必然。

我觉得五年之后,中国有很多这样的服务类企业都会成为世界的第一第二,这个是必然。所以我们很幸运生活在这么一个国家、这么一个时代,我也很幸运能够跟三个伙伴一起,跟携程的很多员工一起来做这份事业,我们这一生无撼,而且特别幸福。

孙洁:Neil能跟我们分享一下高科技、硅谷、中国等等潜力在哪里吗?

沈南鹏:过去的20年,我相信携程是中国消费互联网的一个杰出代表,我们都享受了中国消费互联网所带来的巨大市场机会。如果做一个划分的话,过去20年中的携程经历的是PC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可能下一个20年,恐怕是国际化的携程。这个其实应该是中国领先的消费者互联网或者国内的IT公司应该有的一个梦想。

中国这样的公司走出去,携程的优势是什么?优势是有相当大的体量,但是更重要的是过去20年里面,携程这样的公司服务了上亿的中国顾客,所积累的产品、服务和经验,这种精力和能力是世界范围内少见的。

我感觉这是今天像携程这样公司的最大一个优势。在国际化的过程当中,当然会碰到很多的挑战,包括不同国家相应的不同的用户需求等等,但是我相信有了这样出色的团队和过去的丰富经验,我们不应该只是中国的携程,确实应该是世界的携程。

范敏:补充一点,呼应一下Neil的说法。携程未来国际化是个重点,我认为国际化特别值得去开拓的一个方向实际上是东南亚,全世界人口最多的五六个国家都在东南亚,不光是人多,特别是年轻人多,这个是最庞大的一个潜力所在。

沈南鹏:全世界的年轻人都在使用移动互联网连接信息和交易,这个机会20年前恐怕就算在发达国家也看不到。但是今天,东南亚,日本、韩国、中东、欧洲等以前互联网的发展是相对落后的,但是今天几乎所有的互联网产品都在这些地方流行。甚至是非洲,非洲这几年已经在向移动互联网转型,很多应用已经产生了,我想这是携程巨大的机会。

孙洁:最后请James讲讲,未来携程的方向、展望是什么呢?

梁建章:携程未来的命运其实跟整个社会、国家关系是非常密切的。我在书里讲到,中国是不是互联网发展好的土壤?现在可以看到结果,大家都发展的好。未来旅游对于整个中国、乃至世界的意义都非常重大。其实年轻人的交流,最好是旅游的交流,对整个世界能够增加理解、减少误解、更加和谐是非常重要的。

回想一下中美关系最好的时间是什么时代?可能是十年前的小布什时代。小布什为什么跟中国的关系比较好?因为小布什年轻的时候就非常喜欢到中国旅游,所以年轻人之间增加交流机会,这对世界交流是非常有好处的,携程致力于全球的交流,希望更多的中国年轻人走出去,也希望帮助更多国外年轻人来中国旅游。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老王

季琦:中国是世界上单一的最大市场,梁建章是少有的呼吁多生孩子的公众人物。今天携程能够做这么大,包括台下孙坚的如家,我的华住,都是因为人口大,同一种语言、同一个历史渊源、同一个政府、同一个货币,单一大市场,人总是要吃饭、睡觉、旅行。过去旅行是个奢侈品,我觉得将来旅行是人类必需生活品之一,所以我们成为世界第一大是个必然。

2019-10-29
0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