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旅联合证券简称更名为“国旅股份”,股权转让纠纷持续发酵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旅游分销商 > 正文

国旅联合证券简称更名为“国旅股份”,股权转让纠纷持续发酵

来源:环球旅讯 2019-11-28 12:17:35

近期以来,国旅联合陷入连环窘境,新老控股股东博弈不断升级。

【环球旅讯】11月27日,国旅联合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旅联合”)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变更公司证券简称的议案》,同意将公司证券简称由“国旅联合”变更为“国旅股份”,公司的中文名称、证券代码、英文名称、英文名称缩写均不变。

对于此次变更,国旅联合表示,公司控股股东已变更为江西省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旅集团”),公司实际控制人已变更为江西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为了进一步明确公司聚焦旅游主业的战略定位和发展方向,让市场更好地理解公司的变化和发展主业,公司决定将证券简称由“国旅联合”变更为“国旅股份”。

公告显示,国旅联合的主营业务将聚焦旅游产业,特别是聚焦“旅游大消费”,其经营宗旨为“立足于体育、文娱及休闲旅游产业的发展,力争成为中国体育、文娱及休闲旅游的龙头企业,在为各股东创造良好经济效益的同时创造良好的社会效益”。

据国旅联合公告,2019年1月16日,国旅联合14.57%股权已经完成股权转让过户,江旅集团入主,成为控股股东,厦门当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当代资管”)退出,不再持有国旅联合股权。

然而,近期以来,国旅联合陷入连环窘境,新老控股股东的纠纷持续发酵中。

今年9月10日,国旅联合公告称,公司及控股股东江旅集团却把原控股股东“当代系”旗下公司及原实际控制人王春芳等告上了法庭,起诉原因均提到原管理层拒不配合交接工作。新任控股股东和原控股股东之间的博弈就此升级。

10月21日晚,国旅联合则身陷信披“罗生门”。根据当晚公告,国旅联合对外表示,将其此前一直未披露的新老控股股东两份协议“搬上台面”,对于这两份协议的性质以及是否应该披露,新老控股股东产生分歧。

公告显示,2018年6月10日,国旅联合原实控人王春芳、原控股股东厦门当代资管等与国旅联合现控股股东江旅集团签署了两份协议——《战略合作协议》和《股份转让框架协议》;19天后,当代资管与江旅集团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前者将所持国旅联合14.57%股权以总价6.1亿元转让给江旅集团。

据财联社报道,相关知情人士认为,新老控股股东之间的纠纷主要是因为交易双方对后续股权处理意见不一致,这也导致新老控股股东派驻国旅联合的管理层在交接时爆发矛盾。

11月5日,当代资管提起诉讼,根据当地资管的财产保全申请出具的《民事裁定书》,裁定冻结江旅集团持有的国旅联合510万股股票,价值以2029.8万元为限。江旅集团方面表示,当代资管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当代资管无权要求江旅集团返还已完成过户的国旅联合510万股股票。

5日当天晚上,吃请行为曝光将江旅集团推上了舆论风口浪尖。当代控股集团(当代资管、当代旅游是当代集团的控股子公司)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实名举报信,举报江旅集团相关人员及代理律师“北京中伦律所”律师左玉茹、上海分所律师伊向明利用公款宴请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简称“南昌中院”)法官熊续华、法警沈振峰。

随后的11月6日,国旅联合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于近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领取了新营业执照并启用新印章,公司法定代表人由原公司副董事长施亮正式变更为公司董事长曾少雄。

对此,《证券日报》报道提及到当代控股集团董事长助理胡啸的看法。胡啸表示:“法人变更是需要有公司公章的,按照双方约定公章在国旅户外的保管之下,具体他们怎么去工商那边沟通的我们不太确定,但是在过渡期间,法人变更没有经过我们的同意,江旅并没有履行完毕约定(支付完投资款),我们不可能首肯他变更的,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变更的、何时变更的。”

国旅联合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公司净亏损998.69万元,亏损幅度同比增长4.78%。而在今年的6月26日,国旅联合因业务发展及补充流动资金的需要,拟向江旅集团借款1.5亿元,借款期限为1年。国旅联合对该项借款无需提供相应的抵押和担保。

国旅联合 旅游分销商 江旅集团 当代资管
1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 游客(手机) 2019-11-28 19:48

    瞎折腾

    0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