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控股40亿驰援香港航空,董事长陈锋压上全部身家

河豚文旅 马克李 2019-12-11 13:42:40

为了挽救香港航空,海南控股搭上了一切。

12月2日晚间,海航控股发公告称,获得国家开发银行牵头8间银行组成银团合共40亿元人民币贷款,该笔贷款用于海航控股及下属航空公司的经营性支出。

“将尽快解决财务问题,使服务逐步恢复正常……”3天前,香港航空一则声明落地向公众宣告其摘牌危机得以延缓。

这样来看,香港航空渡过危机的关键正是母公司海航控股的全倾其力。

众所周知,当下的海航早已不是昨日商业巨舰。那么,为了获得这笔40亿“救命钱”海航控股又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一台模拟机、一台发动机抵押以及海航集团董事长陈锋、副董事长谭向东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也就是说,当下这笔40亿的债务一旦无法履约,海航除了要失去模拟机、训练机之外,陈、谭二人将面临倾家荡产的境地。

驰援资金到账,香港航空暂缓摘牌

12月2日,海航控股发布公告称,将获得一笔由国家开发银行牵头发行的银团贷款,共计40亿元人民币。

在公告中,海航方面也明确表示贷款将用于海航控股及下属航空公司的航油、航材、起降费、人员工资、飞机租金等经营性支出。

显然,海航方面的举措就是为了挽救正处于摘牌危机中的香港航空。

众所周知,由于近阶段香港社会持续动荡,各行各业均受到不同程度打击,香港迪士尼乐园变鬼城、零售业销售额呈断崖式下跌、的士司机收入直减6成……

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如同瘟疫般的灾难竟然会传播到香港赖以为生的航空业,而香港航空正是其中一员。

2019年10月,香港航空的危机初露端倪。

当月,空运牌照局曾约谈香港航空,警告其当下仍未改善的财政必须在短期内“有效改善”,否则可能面临撤照情况。

10月25日,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官方网站刊登香港空运牌照局跟进香港航空的财政状况新闻稿显示,牌照局“认为香港航空目前的财政问题依然未有改善迹象,情况令人关注,”并要求港航立即采取实际行动以在短期内有效地改善其财政状况,否则,会按情况考虑采取适当的行动。

11月30日,雪上加霜的一天。

当日,香港航空因财务问题被一家供油商通知11月30日午夜过后便不再为香港航空提供航油,这对于香港航空来说无疑是最为沉重的打击。

局势动荡导致收益大减、牌照局方面死盯不放再加之航油惨遭断供,三大因素合力将香港航空推向悬崖边缘。

站在悬崖边的香港航空也曾尝试自救,例如:暂停发薪、停止使用机上娱乐系统、停飞航线等等。但遗憾的是,香港航空恶化速度比预想的更快。

12月2日,香港航空迎来了致暗一刻。

当日,香港空运牌照局向公众公开预警,香港航空的财务状况迅速恶化,严重影响其持续稳定提供航空服务。

该局要求港航限期注入资金,或递交可行方案,并提升公司所持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水平,若不达标,将暂时或永久撤销港航空运牌照。

而后续的一幕大家看在眼里,海航控股挺身而出,将悬崖边的香港航空拉了回来。

3天前,香港航空发布声明称:“香港航空各有关持份者,包括股东、管理层非常重视香港航空的长远发展,经过紧急磋商后已经达成资金注入方案,资金会陆续注入香港航空以作营运之用。”

同日,空运牌照局(ATLA)方面也通知香港航空,暂时不会对香港航空采取进一步行动。

香港航空的摘牌危机,终于按下暂停键。

陈峰、谭向东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在香港航空这场惊心动魄的“保牌大战”中,无疑海航控股是最大功臣。而作为控股股东海航也有责任、有义务挽救危难之际的香港航空。

据了解,一旦香港航空倒闭或停牌,将会影响多达6000名员工的生计,包括港航直属员工约3000人,以及大约3000名地勤、餐饮及外判服务员工。

但众所周知的是,当下的海航控股早已不是昨日商业巨舰,拿出40亿现金难如海大海捞针。

那么,为了挽救香港航空海航方面又付出了怎样的艰辛?

根据公告内容显示,海航方面所获得银团贷款,其期限为3年,其中,前2年为宽限期。

贷款利率为固定利率,即年利率4.75%,在合同约定的贷款期限内执行利率不作调整。

对此,海航控股表示,公司本次申请银行贷款是为了促进公司日常经营业务的稳定发展,保证公司 运行的安全、有序,有利于公司进一步防范风险,专注航空主业经营,提升公司经营业绩,不会损害公司及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抵押物方面,值得一提的是,当下的海航可供抵押的资产所剩无几。

在这笔40亿的贷款中海航提供的抵押物为,飞机模拟机1台,编号L1325-1,存放状况良好,于2017年5月租赁给海南天羽飞行训练有限公司正常使用,无产权纠纷,无重复抵押。

飞机发动机1台,编号660421,状态正常,现存放于海口美兰国际机场海南航空基地,产权明确,无重复抵押。

抵押日期为12月4日,抵押金额为2.25亿元。

必须要着重强调的是,海航控股自身也存在诸多债务难题,在提供抵押物无法匹配贷款金额的情况下,海航董事长陈峰、副董事长谭向东选择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那么也就是说,当下债务一旦无法履约,陈、谭二人将面临倾家荡产的境地。

显然,为了挽救香港航空,海南控股搭上了一切。

摘牌推迟,危机依旧环伺左右

最新消息显示,此前已有60%香港航空员工获发11月的薪酬,而其余40%员工也于12月5日收到拖欠的工资。

面对未来,香港航空也表示将尽快解决财务问题,使服务逐步恢复正常,公司将继续以精细化的管理,加强该整固计划,提升营运效率。

但事实上,香港危机并未就此解除,当下的平静只是表面现象。

早在2018年,香港航空的颓势就已显现。曾出现多次“财困”,高层人事频繁变动。

2019年9月底,香港航空宣布为了进一步减省营运开支,香港航空管理层团队将会由2019年9月至12月,连续四个月减薪20%。

与此同时,香港航空还宣布由于财政问题将陆续停飞长线航班,缩减营运规模,其中部分航线为优质航线,例如香港至奥克兰、香港至三藩市等等。

前不久,香港航空宣布继续削减6%营运规模,并将自2020年2月8日起将停办洛杉矶航班服务。

11月底,香港航空再宣布将于2020年2月起,停飞天津、温哥华和胡志明市的航班。

对于香港航空来说,相较于航油断供,此前宣布航线的停飞加之后续停飞计划则是更为重大的隐患。

需要了解的是,在国泰航空完成收购香港快运后已经占据了香港市场超过80%的市场份额。

而香港航空的航线陆续停飞,也意味着其将会出让相应的时刻、航权,这最终将导致其市场份额进一步缩小。

更为严重的是,在香港航空宣布摘牌危机渡过之后,运房局方面表示,仍然会继续密切监察香港航空的财政状况,包括香港航空是否如期回应牌照局的要求,以及是否会持续保持现金及视同库存现金不少于牌照局订定的水平。运房局亦会紧密审视香港航空财务改善的工作和成效。如有需要,运房局不排除进一步缩减香港航空的营运规模。

同样不容忽视的因素还有香港社会的动荡仍持续。

据香港机场管理局此前公布的数据,10月香港国际机场客运量为540万人次,同比减少13%,飞机起降量3.43万架次,同比减少6.1%,货运量42.8万公吨,同比减少5.5%。

而从现状来看,动荡局面仍将持续一段时间。

在消费者层面,香港航空陆续取消航线无疑会为消费者带来诸多不便以及损失,例如酒店、租车、门票等等。

当下,香港航空针对航线取消所带来不便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免费退票以及改签至合作伙伴航班。

但需要注意的是,除海航系外,香港航空并没有其他航空合作伙伴,其改签难度只有尝试过的人才会清楚。

那么这样来看,当下的香港航空既需要面对市场份额的缩小,还需要面对整体环境的走衰,此外也将流失大批消费者,前景绝不乐观。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老王

真心希望以香港命名的这家很亲民的航司,可以用尽全力努力度过难关,生存下去。

2019-12-11
1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