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琦说:我创建公司的唯一目的只是为了产品

环球旅讯 2019-12-13 14:24:48

季琦还说,“万家灯火”在2022年应该100%能够到来。

【环球旅讯】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华住即将迎来了它的“豆蔻年华”。

12月12日,上海世博中心,在第六届华住世界大会上,华住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季琦从“天下、江湖、华住、远方”四大维度对华住在2019年的发展及思考进行了分享。在季琦看来,中国经济正经历深刻的结构调整和再平衡,传统的旧红利逐渐消失,“新四大红利”正逐渐显现;中国有10亿人群的大众市场和4亿中产人群市场,中国的消费结构还是以经济型和中档为主。

季琦还透露,2019年华住新开店贡献了120亿资本性投资;到2019年底,华住开业5400多家酒店;未来3年,华住将加速实现万家灯火计划。

以下为季琦演讲重点:

  • 新时期,国内经济主要有四个新红利:新人口红利、新城市化红利、新互联网红利和新全球化红利;
  • 当前中国国内酒店存量市场供给庞大,酒店业的供给侧结构改革已是非常急迫;
  • 一个酒店产业具有竞争力的四个要素大概是:品牌、产品、效率、规模;
  • 2019年的巨大变化挑战面前,华住强调以长期主义应对机会主义。

以下为季琦演讲全文(由环球旅讯整理,有删减):

大家还记得我去年讲“越过山丘,发现人声鼎沸顶峰”。到2019年底我写PPT的时候,我就想2019年该写什么呢?我发现2019年比2018年更有意思,想找一首诗、一个歌,结果也没有找到。

所以,我围绕三个词“变化、挑战、新高峰”来讲,然后用四个大篇幅,分享一下华住在2019年的分享与思考。

第一个篇幅是“天下”。对于国内、国际的形势关注,可能做小买卖时不需要,但做大企业的时候,在变动非常大的环境里,我们就必须抬头看看天下发生了什么。

第二个篇幅是“江湖”,要看看酒店行业发生的事情,内容篇幅比较短。

第三个篇幅是“华住”,有人说这是“秀肌肉”,但我认为这更像向在座的各位汇报一下,华住2019年取得的成绩以及思考。

第四部分是和过去一样,叫“远方”。

一、关于天下

中美贸易摩擦从前年开始,虽然去年讲了,但今年还接着讲,因为这个事对整个中国国内经济形势影响比较大,整个发展用曲线表现的话,过去十余年中国GDP的增速呈现完美的“L型”,这个L型还会往下吗?还是横着往前走?我不知道,大概可能是比较平稳的,GDP会在6%左右徘徊。

人们说中国和美国的摩擦与贸易战影响了全球,影响了发展中国家,影响了发达国家。我们可以看到,从2018年开始,全球经济明显往下走,除了影响全球,对中国的影响我大概能看到以下几个方面:

一方面,制造业大量外移,这其中原因不单单是中美贸易摩擦,也和近几年中国发展有关。中国发展使得各项成本增高,很多制造业转移到成本更低廉的地区。而中国和美国都在加关税,这使得出口拉不动,发展受到了影响。

此外,在中美贸易摩擦之际,中国还存在着降杠杆的问题。我们看到,中国债务水平这几年飞快上涨,长期居高不下,而与全球平均水平比,我们高很多,也导致了众多P2P平台、民间融资机构暴雷。

再看看资本市场方面,十年的时间,中国的股市基本没有涨,甚至下跌了一点。在上一次金融危机中,中国投了4万亿拉动投资。投资、出口、消费一直是拉动中国经济非常强有力的三架马车。当出口疲软的时候,投资的拉动效应明显降低了。一开始的投资对GDP的拉动还是不小的,虽然这几年的投资不断,包括过去投资还在继续往下滑,但是投资对GDP的拉动明显减弱。也就是说,出口、投资、消费三架马车,前两架比较辛苦。

再看下卖房方面。房子是中国政府以及众多地方政府在税收之外的重要财政收入,这几年,楼市在数量和价格上都明显地萎缩和下降,这让地方政府可能在税收之外的土地财政上受到了很大影响,使得不管地方债务还是政府债务、私人债务都增加了很大压力。

去年,我记得有一句话叫做“消费降级”,而不管淘宝到拼多多,还是星巴克到瑞幸,他们都活得挺不错。中国是不是因为各种原因,比如消费的下降,投资的疲软,出口的外移及限制,导致真的消费降级了呢?

我引用一句话,“中国经济正经历一次深刻的结构调整和再平衡。”这种平衡不是去年、今年乃至明年可以完成的。我们大发展的时候,看到很多红利,我总结了四个主要红利:人口红利、城市化红利、互联网红利和全球化红利。从看到的数据来说,这四个红利都不再有效,并且是式微减弱。

这样的情况下,我得出了一个重要的新结论:新红利。现在讲新商业、新高峰、新形势,我也用新红利来概括我对中国经济的看法,中国经济是有困难,但我依然觉得充满了希望。

第一,新人口红利。中国作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提供了大量的廉价劳动力,如今虽然出生率开始下降,但长大后的劳动力让人口消费也起来了。从提供廉价劳动力的国家,到世界第一的消费大国,在消费品零售总额方面中国接近了美国,这其中有两个因素:汇率、人口。美国的汇率比中国高,在1:7左右,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5倍不到,汇率和人口的差异,使两个国家的消费品零售总额逼近,这说明消费市场的量很大。

中国市场消费降级还是消费升级?我的结论是,中国同时存在两个市场:一个市场是以中等收入人群为主的4亿消费升级市场;另一个市场是10亿大众市场,不仅仅是拼多多,还有很多其他专门关注基本消费的行业,都做得风生水起。中国的市场是两个有趣的巨量市场的叠加。

我们看一组数字,南京一年吃掉1亿只鸭子,武汉一年吃掉30亿只小龙虾,中国有100家左右海底捞,但中国所有火锅店都没有海底捞这么挣钱。中国还有50万家奶茶店、2亿辆私家车、11亿智能手机、一年500亿的快递……中国是很有意思的市场,不管吃鸭子还是吃龙虾。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同一种文化,同一种语言,同一种货币,同样的法律,同一个政体。中国的消费市场是全球最大,同时是全球增长最快的市场,我们可以看一下中国和欧洲、欧美和美国的对比,中国的GDP已经跌到了6%左右,但6%已经比美国、欧盟的2%、3%要高很多。

中国市场还最有潜力。中国有10亿人没坐过飞机,没有到过北京看过天安门的人有8亿,没有出过国的人12.6亿人,所以中国又是全球最具潜力的市场。庞大,增长快,还有潜力,这是我说的新人口红利,这可以让我们成为消费的主力军,成为全球消费最有力的国家。

第二,新城市化红利。刚刚我讲的人口红利和城市红利已经不行了,但是我讲了“新”,从另外一面看它的红利。

从高铁开始说起。根据现在的数据,中国的高铁全球第一,中国的高铁的长度世界第一,中国的高速公路长度已经超过了美国,中国的航空跟美国比,差得也不远,我估计未来几年也会超过美国。

我们再看未来4年里面,中国的高速公路、高铁和航空公司的计划。未来4年,中国20万人口以上城市都会被高速公路覆盖,高铁覆盖100万人口以上城市,机场还要新开200个,覆盖20万人口以上城市,而那个时候很有可能已经赶上了美国。城市的发展和城市与城市之间高速的交通设施,使得在中国出现了新城市化的红利。

第三,新互联网红利。互联网的发展在中国又是很多世界第一,现在在中国付现金很难,不管买菜、打酱油、打车,还是在超市买东西都要扫码。中国的移动支付是全球第一,而互联网发源地美国,跟我们比差得很远。农村的手机拥有度达93%,这里面包括非智能手机,中国最贫穷的地方,100个人只有7个人没有手机的,而这里面可能有孩子、不识字的老人。

在互联网发展领域,不管是移动支付还是智能手机的普及,都使中国的传统行业迎来了第二春,现在很多传统行业和我们华住一样,大量使用了互联网的技术和手段,大量利用了超级互联网公司的技术应用以及各方面的手段。

再看一下市盈率。你们可能没有想到华住和海底捞的市盈率要比阿里和腾讯的市盈率高,一般高科技、高发展、高风险,市盈率就高,我们两家公司一家是住做得最好的,一家是吃做得最好的。我们的市盈率,与阿里、腾讯相比都不低,和美国世界第一的万豪比,我们市盈率也是他们的双倍。这一方面是我们做得好,但更重要的是中国互联网带来传统企业的增长潜力和速度,这个在美国没有这么方便快捷,可以说新互联网红利给传统企业带来了新的机会。

第四,新全球化红利。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世界开始重新审视中国。中国另外一个形象浮现出现了,虽然没有被全世界所注意和认同,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可以培养出世界第一的奥运会冠军,可以做出便宜、好玩漂亮的毛绒玩具,也可以有奢侈品,也有5G领先的华为。

我曾经跟周春芽先生聊过天,他并不太擅长说话,但是有句话一把点醒了我。我说,为什么你的画在中国已经这么贵了,不卖到欧洲、美国?他说,我的画没有必要啊,中国都卖不过来,供不应求,还需要考虑国外市场吗?未来的中国就是世界。

他这种说法叫做“把中国当作全世界来做”。

一个艺术家认为,虽然中国过去不被别人认可,但是必须努力让别人认可我们,这个认可不是我去巴黎开画展,而是巴黎的工作人员请我到巴黎开画展。这就是在新的国际形势下,中国让世界看到了另外一面,就是我认为的新全球化红利,正如任正非总结的“利用世界的能力和资源,来领导世界。”

在当前的形势下,中国虽然有很多困难,如出口限制消费、拉动减弱,但是消费依然在,并且由于互联网的建设、城市化的建设以及人口的成长,都带来了很多新的机会,包括新人口红利、新城市化红利、新互联网红利和新全球化红利,所以在黑暗中我们看到了光明,在冬天我们依然可以嗅到春天的味道。

二、关于江湖

“江湖”是讲我们酒店行业,但是这个行业在2019年变化不大,“江湖”相对比较平静。而一些数据也显示,平静之下孕育着很多机会或者是暗潮汹涌。

中国酒店市场很大,有81万家酒店,2000万间客房,人均客房数与美国相当。从整个存量来看,中国的酒店业体量很大,但美国酒店平均客房数量93间,中国酒店客房数量平均25间,单间收入很少,不到一百元人民币。中国的酒店业连锁化率也是全世界最低的,包括几个大的连锁集团,如华住、锦江、首旅都基本在盈亏平均点上下波动。中国的酒店业还是比较不乐观的,长期以来都是不乐观的。

看看我们行业里比较重要的伙伴OTA,他们的渗透率几乎从0,到今天的30%左右,未来可能达到50%,而OTA会占整个中国酒店销售量的一半,可以看到OTA这两年渗透率提高,盈率提升。

共同富裕,我认为在酒店行业是一个美好的梦想。当我们不能在短期实现共同富裕的时候,邓小平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提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当时小平同志搞了试点,在安徽小岗村实行包产到户。那酒店行业应该怎么做呢?我们应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吗?这个时代,这个国家给了非常好的答案,我的结论是:如何在酒店业这么一个很难的行当里,在这个长期低迷的行当里,做正确的事情,这件事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供给侧,就是酒店。如果要做到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我觉得第一就是要淘汰落后的产能,比如在煤矿、钢铁行业,淘汰掉能耗高、污染高的行业。酒店行业,我不知道淘汰什么,可能是成本高的抑或是管理差的,这可能由市场来决定。同时,我们要提升潜质产能,一些酒店房间很破,没有连锁,没有品牌,我们要提升它们。

“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不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是“供给体系质量”,都非常好地点出了酒店业的未来方向和作为,这是我讲的江湖。我没有深入展开,当我们把很多中央政策、中央的文件认真学习一下,我们认为有一点讲得很对:不在供给侧改革,不做存量的提升,不做高质量的供给体系的打造是没有希望的。

三、关于华住

这是我讲的第三个维度,华住是一个高质量供给侧的典型代表,肯定不是唯一代表,是典型代表。

第一,华住的商业操作系统。华住走过了14个年头,从2005年创立到今天逐步形成了一套闭环、复杂、实用、有效的商业操作系统,这个操作系统是由线下门店和酒店产品组成的硬件平台,像手机、笔记本电脑、iPad就是硬件平台,在这些平台之上我们赋予了相当多复杂的东西,比如会员体系、供应链、IT技术、云服务、品牌本身、商业模型等等,形成了跟硬件紧密配合的,无处不在的软件系统。

第二,一个酒店产业具有竞争力的四个要素:品牌、产品、效率、规模。华住的品牌多,但还是很清晰的,从经济型,到国民酒店汉庭,到中档酒店全季,华住品牌理应形成了一套从一星到五星、从经济型到高端的全品牌系列,其中最重要的品牌是华住会。我们有73%的金卡、铂金卡,占了会员预订的73%,我们云预订100%都是会员。

其中,对于汉庭,我们称其为国民酒店,既不是中档酒店,也不是经济型酒店,典型代表是上海漕宝路的汉庭3.0,这是我们新的开始。我们看到一些数字,中国有10亿人家庭年收入低于8万,这些人出行时,他们对价格非常敏感,能坐汽车不会坐火车,能坐绿皮不会坐高铁,能坐高铁不会坐飞机。这群人很多,有“4亿+10亿”,我们肯定要考虑他们的需求,所以我们希望将来,不管是农民工还是司机,还是军人,还是教授、企业家、公务员都可以住汉庭,觉得不丢脸,很实惠,功能都够。中国有2000多个县城,我们下一步计划是把汉庭开到中国的每一个县城。

然后是全季。这是我心目中认为的第一,这个第一有很多标准,如规模最大,在全季档位里面无疑是中国第一品牌。全季的RevPAR,已不是中档了,虽然我们还是定义为中档。全季已成为和星巴克、华为一样的中产阶级代表,我希望未来全季成为中档酒店的第一,这不是什么悬念,只是需要时间,因为道理非常简单,全季针对中国4亿中产,美国没有一个国家有这么多的中产人群。

华住从经济型到中档,下一步我们要做的就是高档的管理,前面更多是直营和加盟,到了高档主要是靠管理,海外市场也会走,但目前的重点中的下一个大台阶就是高档的管理。据2019年统计数据,华住已经是全球最大的酒店管理公司,比万豪、洲际、希尔顿都大。

华住在经济型、中档、高档的管理、国际化布局等方面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针对大存量我们还推出了“软品牌”。我们对软品牌定义是“品牌一致,审美多元”。我们不仅仅是要求数量,更要质量,我们希望品质是一致的,和华住过去标准品牌的质量是一致的,但是审美不一样,可能有的是地板,有的是地毯。我们“软品牌”上投资了海友、怡莱、你好等五个品牌。回顾一下华住这些品牌,其中最实在的是前面三个,后面中高档和高档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好的酒店产品,首先是功能强,第二有审美漂亮、有颜值,第三有特色,现在大部分高档酒店,挂谁的牌子都可以的,但造价要低,不管是低档、中档、高档,造价都是要可控的,第四要容易生产,容易装修改造。集合这四点才是一个好的产品。

这是一个产品主导一切的时代,因为传播太快,说一个东西好,原来三个人知道,现在可能三十个人知道,说一个东西不好,以前是一个人知道,现在是二十个人知道,产品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这么重要。用乔布斯的话验证一下我的观点:我创建公司的唯一目的只是为了产品。

从商业操作系统到华住四个方面的品牌再讲到产品,下面我来讲效率和规模。

我们的效率一直值得自豪。“管理就是两件事: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华住在效率上,不仅仅是降低成本。首先我们是从赚钱开始,从直销开始。曾几何时,店里都用地铁口发传单来进行宣传销售,如今这种现象已经消失了。我们要重新建立平台、事业部和战区,像我们现在各地分公司,三级直销体系,希望从销售开始提高效率,销售是效率一切开始的龙头,没有销售、没有直销我们就很难生存。

会员也是效率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华住开始就做会员,华住会员的人数是1.5亿,会员间夜占比80%,中国第一。

华住云预订55%。云预订说的就是中央预订。我们很多世界第一,云支付55%也是世界第一,不通过现金交易,成本与出错率都降低,所以云支付我们希望未来达到80-90%。

华住AI,是机器、算法模拟人的思路,自助选房一天总量有4万间。我们还有一个华小二,“先生你好、退房”等工作都是机器人做的,还有很初级的自动化搬运机器人。尽管这些小AI、小自动化看上去不起眼,也没有那么高科技,但它给我们省钱,我假设华住系统里面,只要省一点钱,乘以5000个店都是海量的数字,我们连锁如果全部用这样的体系和系统,大概一年可以省五亿,毕竟挣五个亿是不太容易的。

收益管理系统方面,目前华住做y到58%自动调价。中央采购,原价100块钱我们可以75块钱买到,一般的家电折扣是很少,你买电视机、空调,打75折是天大的恩情了。大理石瓷砖三六折,原价100块钱,36块钱买到。最有意思的是床垫,这是世界著名的一线品牌床垫,我们的折扣定制款一三折,原价100块钱13块钱买到,这是很厉害的。

由于采购量大,我们把大家的采购量集合在一起和别人谈价钱。华住谈判能力比较强,所以能拿到比较好的折扣。还有,我觉得更多可能是因为,很多供应商认可了华住的理念和价值观,愿意和华住一起建设这个市场。一个良好的品牌,一个良好的公司,没有好的供应商是不会走到今天的,我们估计明年2020年将有50亿元中央采购,华住的规模也是不小的。

效率讲完,讲规模。过去,我说我们要做线下大王,而五年以后,华住这个目标做得还是可以的,我们的人间量三年里面过亿了(一人住一个晚上,叫人间),基本上有1.4亿人。

华住拉动了10万工作岗位、50亿中央采购和120亿投资。我们希望最好把量合在一起,工厂化制造、高质量、低成本,迅速复制,这才是连锁最好的方式。

“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我们五年前说做线下大王,这个想法和国家的政策不谋而合。我们开店数始终比较快的,从14年前的一家都没有,到2019年的5000多家,我们下一步的攀登新高峰的数字,就是“万家灯火”,这个口号虽然提了很多年,我觉得到2022年应该100%能够到来。

实现这一目标的着重点是什么呢?我们不能局限在一二线城市,我们要下去了,华住从一二线开始,从华东开始走向了全国,走向华北、西北、华东、西南。未来华住还有很多广阔天地大有可为,我也和大家一起去了西北、华中、苏北、皖北,发现这些城市确实有很多机会,华住到万家规模的时候,一定会深入到中国大部分的地方。

上市公司年报今年用了一个词表达比较好,华住单房收入最高RevPAR连续12年领先。

加盟商发财,土归土,但是很能说明我们加盟商加入华住的根本原因。我们有一万名加盟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盈利,所以华住准备对所有的门店做分类。“中”就是中等,“发”就是发财,“白”就是白板,白板就是位置不好,产品不好,老旧又是低线城市,开店太多,有一些门店是不怎么挣钱,或者不挣钱的,还有租金太高了,被别人忽悠了,付出了很多成本,然后这个店不挣钱也是有的,所以我们也要进行分类,分类目的是更好为大家服务,消灭白板,争取绝大多数都是盈利的。

为了更好地为大家提供服务,华住要做布点规划,原来加盟商找我们,一个物业加盟、哪一个品牌合适、给我们什么经营指标,这样做都没有什么问题,但会出现盲目的布点,所以华住决定要像城市规划一样,从2019年开始启动布点规划

我们的结论是,基本一线城市不存在开店保护,一线城市就是我说的核心城市,一线城市郊区也是属于二线。二线城市看经营数据,比较差的位置经营数据不好,爬坡不好,就要考虑开店保护。三四线一定要有开店保护,如果没有的话,开一个汉庭,生意很好,开十个汉庭,在短期内生意都不会好,全季也是一样的,越高端分流越厉害。

第二,我们要做GOP考核。大加盟商都愿意我们为他们管GOP,管成本。管成本很难,工作量很大,但不管工作量多大,华住要管所有门店的GOP,所以GOP要纳入考核项目。

第三,我们还要为加盟商管投资回报,不是算赚钱多少,而是要把租金,包括装修的投入、建造成本都纳入我们的系统,我们要帮你算一个投资回报率,算完之后我们知道哪些加盟商是有困难的,哪些加盟商很好的,做得好的我们支持,做得不好的就要思考原因,是成本高了还是没选好人。我们要从根本上,从加盟商的规划到GOP、投资,都要和加盟商站在一起,想在一起,将来有什么事情,可以共同改善。

另外,贷款方面,我们做了不少,明年的额度是27亿,我估计贷不了这么多钱,但这是我们可以贷的最高的额度,欢迎大家来贷,争取可以贷到27亿。但我估计这个27亿不可能这么快贷出去,可能内部流程要改善,对方提供的数据或者材料也要快、准确,这个额度没有问题的,大家能贷到,我们都是没有意见的。

我们还和民生银行合作了“业主卡”,为广大华住业主提供最高级的黑卡服务。最后我们还反腐倡廉,响应国家号召,第一华住不行贿,第二华住员工也不能受贿,所以如果遇到验收多少钱,检查多少钱,店长年底等加盟商发红包,不发红包还要给脸色等等现象,我们鼓励举报就能得2倍奖金,最低2万,最高100万,华住人有什么事儿,欢迎在座各位监督。

因为我们都收你们钱了,10%左右的费用,各种各样10%左右,这是华住为你们付出该收的钱,其他钱都不是应该收的,其他任何人向你们收钱,都可以举报给我。

讲了加盟商发财,最后跟大家分享我们的商业逻辑和价值观

我认为一个公司,一个商业机构,品牌固然重要,但除品牌以外,还有很多重要的东西,比如产品、效率、规模和我们的客户,但是作为华住生态圈,作为华住公司,我想跟我们整个利益相关者分享并驱动统一的商业逻辑和价值观。

熊彼德曾说过:“商业的典型成就,不是给女王提供更多的丝袜,而是使纺织女工买得起丝袜。”一个企业做到所有人都住得起,这会让我特别有成就感,“以人民为中心”这是我们华住的第一个商业逻辑,我们希望为最多数的人服务,服务于最广大的人民群众,这是华住对商业的第一个理解。

第二是“守正出奇”。这几年出奇招,出奇兵的人太多了,包括我在内也有一点迷惑,经过这么多年的思考和总结,我觉得华住是守正出奇,所以华住不会做网红的事吸引大家,不会追风口,搞流行,我们不做放烟花的事儿,我们不做红颜一时的玫瑰,我们要做春华秋实的稻谷和麦子。

华住做价值创造者,而不是追风、吹牛、忽悠的人。我们的起点是哪里?为什么做价值创造?起点就是客户。我们的客户有三类,这个排序经过认真考虑的,第一住客,只有住客热爱了,后面的员工才能美好,员工美好了,加盟商才能发财。所以华住第一生态圈里面是住客,住客是第一客人,价值创造的起点是客户,第二是员工,第三是加盟商。

这是华住集团的综合价值观,我引用一句话“一个良好的经济,应该让每个人通过努力工作和创造获得成功,并过上有意义并有尊严的生活”这是华住对企业的理解,我们就是让每个人通过劳动,过上有意义和有尊严的生活,我们使命也是如此——华住,成就美好生活。

四、关于远方

2019年,我觉得不一般。乐观主义者觉得是最好的一年,但是我可能是悲观主义者,2019年对我来说、对华住来说,甚至对整个中国来说都是充满了变化。在这么多年的变化里,我很坚定一点,就是以不变应万变。什么不变呢?不是躲避、逃避,而是用我们的价值观,用我们的文化坚守来应万变,如果价值观发生了偏移,世界变不变,我们都会变得越来越差。

以长期主义应对机会主义。华住不会为了一次股价考量,来应对鼓噪的网红和风口,而是会以踏踏实实的态度创造价值。互联网的发展、社交媒体的发展使所有的好事儿、坏事儿都变得特别的鼓噪,像夏天的蝉叫,有人觉得很好听,像普罗旺斯的夏天,但是有人觉得很吵,想睡午觉,睡不着。

所以华住以成就美好、志同道合、真善美,应对低俗、忽悠、自私和贪婪。尽管这个世界在变化,未来总是在变,不断在变,你也不可能同时踏进同一条河流,华住用我们的价值观,用我们的文化,用我们的稳定,面对这样的变化和挑战。

未来充满着挑战,不管是“越过山丘,人声鼎沸”的去年,还是充满变化的2019年,这个世界尤其是那些想成为卓越的公司,成为伟大的人们,永远会面对挑战,不可能是安逸的生活,不变的环境,边界永远需要突破,永远是模糊的。

面对这些,我们华住人的回答是:迎接新的挑战,攀登新的高峰。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老王

1. 撕开市场缺口,饱和攻击目标,建立护城河,夯实主行道。(从汉庭起步,全季为核心) 2. 打造核心优势,孵化创新业务,赋能传统行业。(从内部IT到盟广对行业赋能) 3. 寻找十倍增速,下沉低端单体市场,收购国外品牌。 华住的硬核是战略眼光,武器是IT建设,灵魂是人文气质和家国情怀。

2019-12-13
2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