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资缺乏、人员不足,为武汉医护人员提供酒店非易事 | 疫情下的旅游业(八)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评论 > 正文

物资缺乏、人员不足,为武汉医护人员提供酒店非易事 | 疫情下的旅游业(八)

来源:李嘉咏 张梦菲 2020-01-27 11:33:45

仍需更多酒店支援。

【环球旅讯】1月25日,大年初一,这一天武汉的气温不到5度,阴雨绵绵。

谁也没想到2020年的春节会是这样的景象:常住人口超过1100万的武汉变成了一座空城,除了个别大型商超,几乎没有其他开门的商户。街上除了环卫工人,几乎看不见人影。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人数依然在持续增加。截止至1月27日11时11分,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确诊2762例,疑似5794例,死亡80例,治愈51例。武汉确诊698例,死亡76例,治愈44例,确诊人数占全国的25%。

武汉当地医护人员忙成了陀螺,但在整个国家忙于应对疫情时,这群战斗在最一线的医护人员吃住行等细节却被淹没在了无数更明显、更急迫的需求当中。

肖雅星看到了这个问题,她一方面将自己在武汉的四家酒店全部提供给医护人员免费入住,另一方面迅速组织起武汉地区的酒店成立了“武汉酒店医护支援群”,征集不使用中央空调的酒店,自愿为武汉地区各大医院的一线医护人员免费提供住宿。

截止至1月26日21点30分,一共有近300家酒店可为医务人员提供住宿,并不断有酒店加入,覆盖包括武汉市洪山区、武昌区、汉口区、蔡甸区等在内的11个区域。

但征集只是第一步,在医护人员下榻酒店的同时,依然不断有新的问题涌现。

比钱更重要的是物资

除夕午间,武汉下着冷冷的雨。锦江都城旗下一直营店负责人接到总部回到酒店准备迎接医护人员入住的通知,骑着美团单车从19km之外赶回酒店。路上的100分钟里,他就看见3辆出租车,几乎没有行人。

1月25日,武汉市发布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通告(第9号):自2020年1月26日0时始,除经许可的保供运输车、免费交通车、公务用车外,中心城区区域实行机动车禁行管理。这让本已冷清的武汉更加萧瑟。

来自武汉洪山区某酒店的负责人黄晓(化名)在收到禁止通行的通知之前,驱车前往更远的地方采买物资。“很多菜市场都关门了,我们买不到菜,外卖也没有人送,超市也只有零星的几家。”黄晓表示,他们酒店现在只能给入住的客人提供面条,而且也只能维持3-5天的量。

位于硚口区的锦汉商务酒店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该酒店负责人张禹家表示,酒店没有供应餐食,居住在锦汉商务酒店的医护人员吃饭基本靠外卖,但美团上可以供应的餐馆越来越少,等外卖的时间大概在30-40分钟左右。25日晚上,有医护人员在饺子馆下了一个订单,30分钟之后,该餐馆取消了订单,没有说明理由。

除了生活物资,对于酒店来说,更重要的是医疗以及消毒物资的供应。

“能不能提供体温计给到我们?”位于武汉武昌区艾斯凯酒店的工作人员王鸿运语气焦灼,他表示,体温计全城几乎售罄,他们老板开着车在武汉都兜了一圈也没有买到。

小小一支体温计,在平常的日子里似乎随处可见,但对现在武汉营业的酒店来说至关重要。

“昨天有人给我来电,说她丈夫是大夫,也是疑似病人,但没有确诊,可不可以入住?”王鸿运表示,只要发烧的病人都不可以入住。但是没有体温计,他怎么能确定入住的客人有没有发烧?“我也担心呀!”

除了体温计,用于清洁员工穿戴的防护服、口罩、紫外线灯、(一次性)布草、医用手套以及消毒水等各种酒店物资基本全线告急。

不过肖雅星表示,关于消毒水“货”的问题已经暂时缓解。“有来自安徽的企业给我们提供了两吨,用于酒店供应,还有家位于武汉硚口区不愿具名的某企业目前已经开工生产消毒水。”


发文时消毒水分装问题已解决(图片源自受访者肖雅星朋友圈)

同时,肖雅星已经找到了叉车和司机将大件的消毒水从工厂运输至位于武昌区悦东方酒店的转运中心,但是由于缺少分装瓶、以及适用的车辆和足够的司机,这批消毒水还是难以分派到各酒店投入使用。

此外,某家布草公司每天可以供应1000套布草,几乎可以满足当前(1月26日)所有入住酒店客房的供应,但也因司机不足,每天只能满足5家酒店大概300套布草的更新替换。

可以说武汉酒店医院支援队的供给能力,因为各种原因还远远跟不上可以供应的量。尽管现在可以供应酒店的物资也还十分短缺。

肖雅星表示,武汉酒店目前是“有钱没处花”,希望社会上热心的捐赠者可以直接捐赠物资。“我们不接受任何金钱的捐助,只需要大量的物资。”如果志愿者实在没有购买物资的途径,她可以将志愿者拉到集合了生产各类物资的企业群中,让其自行进行购买。

酒店的防护意识有待提高

为了杜绝将病毒传染给家人的可能,保护家人及员工健康,张禹家将自己隔离在酒店,亲自做酒店前台及公共区域的卫生消毒工作,由入住的医护人员自行更换布草及房间内的消毒。

张禹家的酒店位于武汉第一医院、协和医院、同济医院等多家大型医院的中心位置,附近还有3家社区医院,该酒店每天都有大量的医护人员入住,员工感染病毒的风险很高。

而黄晓表示,目前他们酒店客房打扫的工作基本上都是由保洁工人来完成,但他们会做好防护措施,比如佩戴口罩、手套等。不过黄晓酒店的消毒物资也在告急,尤其是口罩现在只剩下十几只。“如果这些消毒物资告罄的话,为求自保及员工的安全,我们酒店将会进入歇业状态。”


锦江都城旗下酒店前台戴口罩接待(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肖雅星表示,参与协助的部分酒店还存在病毒防护意识不足的问题,主要体现在布草更换频率不高以及对消毒规范标准的不清晰。在布草更换上,肖雅星建议,不要让酒店的工作人员去碰布草,一定让住店的医护人员自行更换。且在布草供应及消毒水供应充足的情况下,最好能做到一住一换。

在安全卫生方面,很多酒店并没有专门的消毒人员,他们并不知道消毒要做到何种程度才能真正保证安全,以及怎样做才能真正做好防护措施。而且目前基本也没有消杀企业与武汉酒店医护支援队进行对接。“之前有一家消杀企业找到我们,但他们坐地起价,将价格涨到了8毛钱一平米,2000多平米的酒店消杀一次就需要2000块钱,要价太高,我们没有答应。”

据肖雅星透露,武汉市实际上有很多这样的消杀机构,目前众多消杀企业迟迟没有回应很有可能是因为他们的消毒水供应不足。“实际上我们自己能够给提供足够的消毒水,只是需要专门的机构和人员,来协助酒店进行消毒杀菌。”


锦江都城旗下酒店员工正在为电梯消毒(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酒店看似很多,实际不足

虽然已有近300家酒店参与进来,其中包括东呈、铂涛、锦江、华住、首旅如家、开元等大型酒店连锁集团,但肖雅星观察,真正起作用可能只有五六十家,这些酒店与医院距离在2公里以内,医护人员可以步行前往,基本接近爆满。很多位置离医院较远的酒店,入住人数不多甚至为零。

另一方面,在武汉的一些偏远城区,例如蔡甸和佛祖岭,酒店供应数量偏少,但不代表需求较少。

1月23日,武汉市政府要求中建三局参照北京的“小汤山模式”建立医院,地点就位于武汉蔡甸,限期在6天内建成。“后期预计将有大量医护人员涌入,住宿如何跟上又是一个严峻的问题。”肖雅星称。

酒店数量在增加,但尴尬的是运营管理的员工有限。肖雅星观察,因为没有大量的员工去对接,不少酒店都是歇业的状态。

员工不是说说就能找来。一是处于春运期间,不少酒店员工已经回家过年,二是员工存在恐慌心理,并非每个人都愿意接受这份工作。

城市便捷青少年宫店的负责人江恒称,酒店有108个房间,但不敢将全部房间提供给医护人员。平时酒店里有20个员工,现在只有5个人,如果全部开放,接待、消毒、保洁、后勤等各项工作得不到保障,既没法确保医护人员的安全,也没法确保员工的安全。

“在我们决定接待医护人员的时候,我们有部分员工就提出辞职。非常时期,有些员工担心传染,根本不敢去检查、接待。”江恒在无奈的时候也很理解。

小东门的德嘉即刻家酒店负责人周磊正在考虑招志愿者,让志愿者负责接待、消毒、保洁等工作,但实际的推进并不顺利。一是非常时期顾虑较多,二是酒店的工作有一定标准,不是谁都能胜任,最重要的是找不到渠道向社会发声招聘,只能在各种沟通群协调。

相比上百间房的连锁酒店,德嘉即刻家酒店房间数仅50间,周磊认为相比十几间房、几十间房的小酒店,真正解决问题还需要大型酒店集团的支持。

酒店人操心医护人员,谁来操心酒店人?

疫情的发生过于突然,发展的速度也远远超乎了人们的想象,政府部门、医院将许多目光放在疫情防控上,但对于组织、管理和照顾自己的医护人员却略显疏忽。对于这些民间支援的酒店,医院、政府部门缺乏专门的对接人和沟通机制,很大程度上也影响了酒店接待的效率。

肖雅星的体会非常深:“很多医护人员一个劲儿的给我打电话,说要住酒店。如果医院找一个统筹人来对接酒店,效率要比现在高得多。”

“许多医院的一线员工,找相关职能领导找不着,找医院领导也解决不了问题,只能自己想办法。我们酒店离协和医院比较近,医院内部都是以科室为单位跟我联系,这样对时间、精力都是很大的浪费。”江恒称。

但在酒店人为医护人员费尽心思的时候,谁来操心这群酒店人的利益亏损呢?

周磊站在酒店管理公司的角度,不仅要为医护人员着想,在利益链的另一边,他们还连接着业主和投资人。“我们有些酒店物业是租赁的,因为疫情,我们暂时关闭了一些酒店。虽然我们认为这属于因自然灾害造成的影响,需要双方协商处理,但很多业主不能理解,认为我们需要赔偿违约金。这样的争论还没有一个解决办法,后面只能寄希望于专业的法务人士。”

周磊所在的即刻家酒店管理公司在武汉有近十家门店,但只开放了一家用于接待医护人员,那也刚好是自己承担风险的一家。“如果其他酒店都开放出来的话,估计还能多提供一百间房。”

作为连锁酒店集团的加盟商,江恒表示,东呈酒店集团表示后期会对支援医护人员的门店进行补偿,但目前对于门店的支持还比较缺乏。“虽然我们加盟酒店集团的旗下品牌,但本质上,这依然是民间投资人自发的行为,所以你会看到,参与支援并且真正能接待医护人员的多是加盟商,我们在决策上也更加灵活。”

如今,武汉当地政府开始征用部分酒店,江恒等投资人也正在积极与政府相关部门沟通。“我们倡导政府部门有偿征用,如果说所有的费用和风险都需要投资方自己承担,那样对投资人的压力太大了。”


酒店招募工作仍在进行中,点击这里 可查看武汉对医护免费住宿酒店的招募条件、进行报名。

点击这里 可查看已经报名的武汉酒店。

酒店 点击这里 可登记物资需求。

点击这里 了解详细物资需求。

武汉疫情
0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