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流紧缺,市场需求变化,景区需在逆境中蜕变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评论 > 正文

现金流紧缺,市场需求变化,景区需在逆境中蜕变

来源:环球旅讯 李嘉咏 2020-02-24 08:08:45

强者更强,弱者更弱不全是坏事。

【环球旅讯】因为新冠状病毒疫情的突然爆发,往年在春节假期里赚得盆满钵满的景区,今年大门紧闭,分外冷清。但最近,黄山、丽江古城等多个景区开始恢复经营,景区逐渐见到曙光。

不过,对于景区恢复经营,行业内也有不同的声音。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表示,国家提倡有序复工是更多是针对制造业等领域,服务型行业,尤其是景区的人员流动性高,易发生聚集性感染,急于恢复经营不一定是合适且负责任的做法。

2020年1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告(2020年第1号)》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

为了做好疫情防控工作,景区采取了暂时关停、退还票款的措施,这一措施在1月24日达到高峰。在这一天里,故宫、国家博物馆等热门旅游目的地开始暂停开放,恢复时间未定。

近一个月以来,景区暂停开放,意味着收入归零,但庞大的人工及维护成本、场租压力、还贷压力仍需承担。

以广东省为例,据广东省景区行业协会调查统计,截止至2020年2月6日,广东共423家A级景区,其中385家已全部关停,23家部分关停。其中379家填报问卷的景区春节累计投入的2.33亿元基本上全打水漂。参照去年同期收入水平,全省旅游景区截止2月10日共计损失5.86亿元。

资金困境怎么破?

同一个行业,同一个困境,那就是疫情来了,收入没了,但支出依旧,怎么熬?

作为国内古镇类景区的龙头,乌镇也感受到了压力。乌镇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助理姚洁表示,乌镇与其“兄弟景区”古北水镇两地员工超过8000人。1月25日起,乌镇和古北水镇暂停开放,人工、维护费等各种费用持续发生,具有一定的经营和资金压力。

另外,乌镇和古北水镇都包含了门票、住宿、会议会展、餐饮、车船、娱乐等综合业态,不仅要解决消费者、企业客户的退改问题,还向OTA、旅行社、会展公司等合作伙伴承诺延期或全额退款,自身的资金又少了一块。

相比乌镇这类休闲旅游度假目的地,海昌海洋公园等海洋公园类主题公园不仅要将资金花在人力成本、设备维护和退改上,还要保障海洋动物的正常生活。

海昌集团总裁王旭光在中国旅游研究院面向旅游业的线上座谈会上谈到,公司在春节假期营收损失严重,全年收入损失也将进一步扩大。海昌海洋公园现有近一万名员工、十万多头/只海洋极地动物、百万平方米规模的场馆和庞大的维生系统需要维持最低限度的正常保障和运行,由此产生的付现成本压力大。

在安全和减少成本的双重考虑下,乌镇、海昌海洋公园、三特索道都采取了员工线上办公、强化资金管理等节省支出的举措,另一方面,也在争取针对文旅企业的政策支持。

“目前各地出台了中小微企业扶持政策,但需要按照营业收入、员工人数来界定划分中小微企业,很多旅游企业无法享受。”姚洁呼吁,希望政府和金融机构能给予旅游企业以优惠、补贴和扶持政策,帮助大家渡过难关。

景区的特殊性

从行业属性来看,景区等文旅行业和OTA、酒店、航司相比有一定的独特性。

三特索道副总裁孙科观察,文旅行业的集中度偏低,全国单体景区数量众多,地域分布广泛,本次受疫情影响的景区不在少数。

而且景区地理面积大、产品业态丰富但标准化程度较低,自身属于劳动高度密集型行业,人工成本比例较大,同时又是人群聚集性场所。这些特点对于疫情中的成本节省、疫情后的跟踪观察、持续防疫的安全工作等各方面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从行业参与者属性来看,景区行业开发主体有国企、民企,尤其是大量二三线景区民营投资主体众多,在融资渠道、风险抵御能力等方面有较大困难。

“前几年投资高峰期投资策略比较激进的公司、还处于创业期的中小微文旅企业的生存压力会非常大,会有一批文旅企业因为现金流的压力难以度过这次疫情。”孙科称。

2019半年报显示,三特索道资产负债率为62.54%,较2018年有所下降,但如遇国家银根紧缩,公司将承受一定压力。

相较之下,曲江文旅的负债率稍低。2019半年报显示,资产负债率为54.11%,报告期内无逾期贷款。且曲江文旅以收取景区管理酬金和利益分成为主,不投资建设景区,也不承担风险和成本。如此看来,风险稍低。

海昌海洋公园2018年财报显示,海昌海洋公园的资产负债率达72.27%,集团的净负债比率升至135.7%,上升最重要的原因是2018年度贷款本金增加所致。负债高压态势是不少海洋公园的普遍性难题,在疫情的冲击下,解决高负债痛点的难度继续上升。

不过,周鸣岐对景区的情况表示乐观。“国内传统知名景区多为国有,景区本身只是靠山吃山、圈地收门票,关门歇业后日常运维支出较低,只需静待春暖花开时。而大规模的人造景区,比如新建古镇、主题公园、度假综合体等,大多为开发商营建,本就是地产的配套,并不指望它赚钱。从景区行业整体来看,除了一部分举债开发的项目外,大部分景区都可以安然扛过这个严冬。”

根据“非典”的经验,许多人提出旅游业会迎来“报复性增长”,但孙科预测,景区的复苏并不是一次性的爆发,而是分梯度的。

“首先,全国不同省市疫情结束时间,复工时间、市场信心各方面都不一样,疫情先结束的先恢复。另外,在非常时期,企业自身的恢复能力,包括资源整合、运营创新、提前谋划的能力,本身沉淀的IP优势、市场地位、产品是否能契合疫情结束后的市场新需求,都决定了景区的恢复速度。”

危机倒逼景区的转型和创新

既然疫情来了,就不能让它白来一趟。

在疫情期间通过逆向思维,加大资源开发和业务创新的力度是孙科总结的经验。

2003年,三特索道的公司领导和同事在疫情爆发期到广州谈项目收购和合作。当年,三特索道还并购了武汉的一家老牌国有旅行社,对企业上市产生了积极作用。

在战略层面上,“非典”助推三特索道的战略转型,从单一的索道投资开发运营,转型为包含索道在内的景区旅游资源的综合开发。2003年底,三特索道和政府就整体开放梵净山旅游达成了协议,为后来的营收增长奠定了基础。

孙科称:“在本次疫情当中,三特依旧希望积极正面把疫情对公司的影响,转化为推动转型发展的动力,在保生存前提下推动企业继续转型发展。”

除了资源整合和战略转型,IP创新、市场新需求等也是景区在疫情期间思考的方向。

从景区的收入结构来分析,“门票依赖症”依然是国内景区的普遍现象。近年来,国家提出要降低景区价格,虽然降低了景区的利润率,但另一方面,也促使景区思考如何提高非门票收入。

三特索道的收入以索道营运、景区门票为主,根据2018年财报,这两者的收入占了总营业收入的87.49%。孙科表示,随着景区门票价格的降低,三特索道正在尝试文化娱乐、夜游、小型演艺等二次消费产品,也在开展IP合作、自研IP等。

相比之下,乌镇本身就是一个文化IP。在此基础上,乌镇和古北水镇将开发并实现IP旅游商品在线销售,通过自身的网上商城、微信商城、APP等平台满足消费者在线购买的需求。

市场需求和消费习惯的变化也将推动景区的改革。

孙科推测,疫情过后,居民消费会更加关注健康、安全、休闲放松等理念,休闲度假游、亲子家庭、城市及周边游将会持续发展。三特索道对绿色康养、全线上、业态集成、科技赋能、亲子、城市周边属性的产品类型持续关注,也更加重视产品内容、文化属性。

姚洁也有类似的思考,且因为乌镇的业态更加丰富,在数字转型上也布局已久,在疫情期间已在为市场复苏做准备。例如,深耕会展市场,与互联网媒体平台策划旅游恢复后的线上线下体验活动,利用Wi-Fi和5G网络布局,提升旅游APP的内容深度和体验度,增加在线虚拟游和直播窗口。

后记

相比2003年,这次的疫情影响范围更广、程度更深、时间更长已经成为旅游从业人员得出的一致结论。但不惧怕损失,不耽误创新才应该是理性者思维的中心。

国内仍存在许多思维老化,经营模式传统,收入来源单一的传统景区。姚洁表示,在新项目不断涌出,竞争不断加剧的同时,产品同质化程度高、创意缺乏的问题会愈发凸显,而这也将像放大镜一样放大强者的优势。

“疫情对整个旅游行业影响很大,当下还有许多困难需要突破。但整个经济的基本面没有根本性变化,从长远看,我们对旅游行业尤其是景区的发展依然满怀信心。”孙科称,三特索道旗下的千岛湖索道有限公司已恢复经营,其他项目也将逐步回到正轨,景区行业终将冬去春又来。

武汉疫情 三特索道 乌镇 海昌海洋公园 景区
0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