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银行组队,海航集团即将被接管

环球旅讯 环球旅讯 2020-02-28 08:30:46

接管后仍是艰难与险阻。

【环球旅讯】靴子即将落地。日前接近海航的消息人士胡一航(化名)向环球旅讯表示:“现在基本能确定,3月初,由海南省政府和银行组成的联合工作组将接管海航集团。”

按照一般的接管逻辑,被接管后的企业第一步仍是摸清集团旗下各个产业的情况,之后才是针对每个产业未来的发展制定相应的措施。海航集团的未来,包括旗下资产的处置目前来看仍不明朗。

联合工作组:海南的色彩更重了

上周,关于海航集团被接管、与三大航重组的传言在业界传得沸沸扬扬,传言在当下受到疫情重创的民航业大背景下更是增添了许多可信度。多位行业人士分析指出,鉴于海航庞大债务和三大航目前的资金实力,海航现阶段被接管的可能远远大于与三大航重组的可能,并称海航被接管仅仅是时间问题。 

一位海航集团内部人士则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确实有政府和银行组成的工作组进驻海航,就进一步化解流动性危机与集团领导有过谈话,具体内容并不知晓。

实际上,由海南省政府和银行组成的联合工作组已经在海航集团内存在两年。胡一航称,第一年名为债权人协调委员会,第二年开始称联合工作组,“2020年是他们存在的第三个年头,还是叫联合工作组。”

一系列激进的并购和杠杆操作,使得海航集团自2017年起一直处于负债高位和流动性危机之中。2018年,陈峰回归帅位,宣布“去地产,去杠杆,聚集航空主业”后,海航的自救运动正式展开。债权人协调委员会正是在当时组建起来。

海航集团的主要债权人,是包括国家开发银行(以下简称国开行)在内的几大金融机构。2018年夏天,由国开行负责牵头组成的债权人协调机制工作组(又称债权人协调委员会)成立,有媒体指出,债权人协调委员会用了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对海航进行了尽职调查,并直接参与海航处置相关资产的过程以及相关救助计划。

胡一航则称,债权人协调委员会当时主要的职能就是帮助海航协调贷款,优先解决流动性资金的问题,“如果所有的银行都不给海航贷款,海航就死了。这事得银行牵头,所以最早的债权人协调委员会成员基本都是银行。”

在债权人协调委员会的助力下,其中在2018年底,海航集团获得向国开行牵头的银团申请75亿元贷款,用于海航集团航空主业的航油、航材、维修、起降费等经营性支出。但这相比处置了3000亿资产仍有数千亿负债的海航集团而言,聊胜于无但杯水车薪。

“2019年后改名为联合工作组,其主要工作还是借钱、给钱的事儿,当然也做过一些审计的事情,但很少参与到真正的经营之中。”所谓真正的经营包括了资产处置、人事任命等具体的工作,胡一航表示,“后来发现这种做法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所以未来工作组会更多参与到具体经营之中。”

胡一航称,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将带领联合工作组开启新一轮的工作,但他并未谈及未来工作组除了摸清海航集团的资产情况和债务危机外,具体会如何协助海航集团梳理下一阶段的发展方向,仅仅说了“这个改变或许会让海航的海南色彩更重一些。”

海航优质资产何去何从

海航集团被接管的剧本也许早就写好,但未来海航集团的整体发展仍充满变数,包括民航界最为关心的航空主业何去何从。

过去,关于海航集团资产如何处置的问题,取决于资产处置的进度,也取绝于债权人的态度。在航空主业方面,《华夏时报》曾援引接近海航人士的说法称:最早的方案是将海航航空旗下与地方政府建立的合资公司全部卖掉,只保留海航控股这块优质资产继续运营。

按照这个思路,从乌鲁木齐航空开始,北部湾航空、首都航空、天津航空、长安航空等均和当地政府签署了转让协议。理论上讲,由于干线航司牌照属于稀缺资源,不难找到接盘方,但第一财经报道显示,因仍未处理好相关的资产和债务问题,目前仍无一例完成交割。

而海航集团的优资质产核心当属海航控股,再具体一些,是旗下各航司的飞机、时刻和机组。早前环球旅讯特约评论员虚竹表示,三大航都馋海航的优质资源,但奈何无力接收海航的债务。

根据海航控股2019年中报,截至2019年6月30日,仅海航一家航司就拥有474架飞机,其中146架为自有飞机。再加上海航集团旗下航司,目前海航集团整体机队实力将近900架,规模庞大。

同时,截止至2019年6月底,海航控股在17个千万级以上机场的市场份额排名居于第一或第二,其中14个重点区域市场份额超过15%。航班管家数据显示,2020年1月16-22日这周,仅海航一家航司在京沪线这样的黄金航线上往返航班量达到70航次、日均航班量10个航次。

根据航班管家的数据,海航集团旗下航司2019年度执飞国内航线数超过3000条、国际航线达到355条,日均航班量超过2000航次。

面对同样规模庞大、角色众多且股权关系复杂的航空主业,联合工作组未来必定需要较长的时间梳理逻辑、平衡利益。“第一步估计得花上一些时间。至于到了第二步的阶段,可能会研究旗下的航空公司未来该怎么办。”胡一航强调,关于第二步海航旗下各航司未来走向纯属个人猜想。

从白手起家到千亿负债,海航从一个传奇极端走向另一个传奇极端,而未来唯一能确定的是前途仍是艰难与险阻。虚竹此前也向环球旅讯表示:“无论海航的未来如何选择,面临的都是复杂难解的题目,多方较力,复杂博弈,没有容易的选项。”

环球旅讯
环球旅讯

TravelDaily

欢迎关注环球旅讯官方微信订阅号(ID:traveldaily),第一时间收获旅游业热点事件、意见领袖辣评,以及最值得关注的行业趋势洞察。

traveldaily
已发表文章 329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游客(手机)

为啥稿件被删除

2020-02-29
0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