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YO中国本周大“瘦身”,EGM部门裁员比例100%

OYO预期今年3月份整体亏损仍将持续。

【环球旅讯】据科技媒体TechNode报道,OYO计划在中国市场裁减60%的员工。从周一开始进行员工会谈,将在本周结束裁员。

根据OYO此前的说法,截至2019年9月22日,该公司在中国有超过1万名员工,并希望将团队规模扩大至2万人。OYO前员工表示,截至今年2月底,OYO在中国大约有8000名员工。

今年1月已经有外媒援引消息人士称,OYO已解雇了其在中国12000名员工中的5%,同时,该公司也解雇了其在印度10000名员工中的12%,这两个市场裁员总人数达到1800人。Skift报道称,OYO在美国市场已裁员了360人,占该地区员工数超过三分之一。

近日,媒体、社交平台接连爆出了关于裁员计划的消息。

TechNode援引了一位不愿具名的OYO前员工称,OYO计划裁减约60%的中国地区员工。具体各个业务部门的裁员规模有所差异,技术团队为70%-80%,业务开发团队为60%-70%。该名报料员工曾在OYO上海的业务开发部门工作超过一年。

另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的消息则更加具体:

1. 总体预估此次裁员的比例在70%以上,以目前钉钉5165人计算;

 2. 裁员补偿的标准版是n+1.5,超过一年的基本上是2n+1.5;

 3. EGM部门整体裁撤,裁员比例100%;

 4. 技术部裁员比例70%;

 5. 增长部门裁员60%;

 6. OTA裁员60%;

 7. 区域团队裁员75%,4个大区裁撤,18个HUB取消。

脉脉上有OYO员工总结:

有的业务部门全部解散;技术部门后期要收缩至30%;小程序、中台、大数据和高P管理岗被裁;现在没啥业务,从12月开始CTO亲自抓成本;早日为自己筹划后路。各位,江湖再见。

EGM裁员比例100%意味着什么?

知情人士爆料,在所有部门最引人瞩目的为EGM(新型增长市场)部门,裁员比例达100%。另一OYO员工方正(化名)核实了此信息。

EGM部门成立于2019年7月,主要业务是对新兴市场的开拓,加快OYO在三四线城市和县级市场的发展。徐一峰为总负责人, Tittle为 COO EGM。

方正透露,EGM最多时有2000位员工, 当下只剩300人,且最终准备全部裁掉。“连最主要的业务都没有跑通,EGM更是跑不通,你说下沉到村和乡镇,能解决什么问题?”

不难分析,这些低线城市的酒店营收增长空间虽然有限,但OYO可以用庞大的数字支撑“规模化”。这次100%裁员意味着新兴市场的策略失败,OYO接下来无疑要面对增长的困境。

根据爆料,裁员比例第二的为区域团队,达70%。日前,在OYO酒店CSO(首席供给官)王平的一封内部信中,区域组织有以下调整:

OYO中国区域划分将由11个大区调整为7个大区,分别为华南1区、华南2区、华西区、华东1区、华东2区、华北1区、华北2区。原48个Hub调整为30个。

在内部信中,王平还提到:

新的一年,公司会更加聚焦于消费者体验和为业主提供价值服务,同时全面转向更为健康和透明的无保底模式。相应的在布局上,我们将充分调用优势资源,聚焦在核心城市,通过远程技术支持来释放一些低效城市,简化流程,全面实现高质量发展。

高管离职、项目取消

而EGM的全军覆没后,徐一峰仅剩下自营项目在管。据环球旅讯了解,OYO酒店自营项目在OYO酒店体系里属于“非主流”项目,其体量与加盟项目相差甚远。有也人猜测,徐一峰或将有离职的可能。

徐一峰有离职的可能性,对于OYO酒店而言并不稀奇。近一年来,OYO酒店不少的高管已经接连离职。

最近离职的是COO(首席运营官)施振康,环球旅讯曾报道,施振康曾是OYO酒店中唯一有酒店业背景的CXO。方正表示,在施振康离职后,OYO酒店已经没有COO。

据方正透露,施振康在离职前半年的时间里,实际上在OYO酒店里已没有太多作为。而这种情况或许还发生在目前还未离职的一些高管身上。

其中,OYO酒店CDO(首席发展官)胡宇沸所带领的OYO云厨团队已彻底解散,此前有报道称,云厨致力于利用酒店闲置厨房资源。

OYO还曾在2019年推出过芬然咖啡,旨在增加酒店业主收入来源。据了解,芬然咖啡属于云厨的项目之一。

在今年1月初时,曾有报道称,软银对OYO加强管制,要求OYO在今年3月31日前逐步淘汰EBITDA未能盈利的合同或业务。

印度媒体ET报道称,OYO正在争取在软银定下的最后期限之前实现业务盈利。在2020年3月结束前,OYO需实现自营酒店业务的EBITDA盈利;在2020年7月前,其各项辅助扩展业务EBITDA也需实现盈利。

从业务属性上看,云厨等项目不属于主营业务,团队的解散似乎是一种必然。

2019财年亏损扩大6倍,李泰熙称中国市场仍处第一阶段

根据OYO上月公布的2019财年业绩,其年度亏损扩大了6倍,从上一年度的5200万美元扩大到了3.35亿美元。过去一年,许多酒店结束了与OYO的合作,用户投诉也不断增加。

上月底,OYO创始人李泰熙在接受旅游媒体BTN采访后表示,2019财年OYO全球平均入住率约为60%。

2019财年OYO在中国市场收入为3.07亿美元,亏损1.97亿美元,亏损占收入的比率为64%。

李泰熙对BTN说,过去一个财年内公司的损失扩大主要由于中国市场的扩张。OYO全球各地的发展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市场成长期、第二阶段是毛利优化期、第三阶段是EBITDA(息税前利润)提升期。

李泰熙称OYO印度已经进入第三阶段,而OYO中国市场还在第一阶段,所以亏损加大。

TechNode认为,OYO在中国市场所面临的运营问题,使其在疫情的打击下更加脆弱不堪。

上海咨询公司AgencyChina研究和战略经理Michael Norris认为,OYO在中国市场遭遇挫折与去年6月推出的2.0模式不无关系,该公司修改了与酒店合作伙伴的营收分配及营销支持条款。

“许多酒店业主在愤怒之余终止了与OYO的合作,导致单体酒店与OYO之间的关系恶化,使平台用户的预订选项大量减少。”他说道。

据印度商业媒体Business Today近日报道,一位OYO发言人通过邮件表示,尽管公司不提供未来业绩展望,但OYO预期今年3月份集团整体层面的亏损仍将持续。

OYO成立于2013年,于2017年底进入中国市场,当前在中国337个城市运营超过50万间客房(1万家酒店)。

作为软银的旗舰投资项目之一,OYO经常被拿来与WeWork相提并论,两家企业都由年轻创始人领导,制定了颇具野心的扩张计划,但都面临着盈利难题。

Norris 称,OYO的困境也给软银增添了困扰,软银愿景基金第二期陷入募资困难。

环球旅讯
环球旅讯

TravelDaily

欢迎关注环球旅讯官方微信订阅号(ID:traveldaily),第一时间收获旅游业热点事件、意见领袖辣评,以及最值得关注的行业趋势洞察。

traveldaily
已发表文章 329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游客(手机)

从一开始就不看好OYO,社会分工越来越专业化、精细化,成功的商业模式要求专注,不能过分相信互联网的“跨界打劫”、“颠覆”的能力,尤其是酒店业这种看似简单,其实水很深,对运营能力要求很高的行业。要专注,精细化,在竞品中做到出类拔萃才行。所有轻住品牌90%注定要失败,除了有很强营运能力的酒店集团创造的轻住品牌。贴牌+搞个网站、APP和PMS+再花点钱去渠道买点流量,就是轻住?就会成功?太小看酒店管理专业了!要么做运营,如万豪、开元,要么做渠道,如缤客、携程……搞个四不像出来,谈何成功?

2020-03-04
2

游客(手机)

对于阿三的不看好似乎一直都是舆论的主流,但不得不承认他在很长一段时间了做了那条鲶鱼。

2020-03-05
1

老王

商业社会是极其现实的,它不会因为你年轻有为,攻于心计,善于设定目标以及表达对成功的强烈渴望,而帮助你去实现这个目标。你只有真正利用起有限的资源(而不是看似无穷尽的资本)来解决市场中真正的障碍和核心痛点,才初步具备了成功的机会。只有目标,缺少战略的组织,只有奖惩,没有辅导的组织,就是无头苍蝇。

2020-03-05
1

游客(手机)

印度市场和中国市场是截然不同的,用印度市场的模式在中国实施肯定是死路一条。因为连锁酒店的业态,中国已经成熟且复杂,OYO的很多策略,在行业大佬眼里不值一提。且公司在业内整体口碑崩坏,很多从业者包括我自己,都不会考虑去这家公司就职。

2020-03-05
0

游客(手机)

在中国的折戟沉沙,让印度小哥认清了在走捷和耍小聪明上,谁才是师傅[撇嘴]

2020-03-04
0

游客(手机)

风口飞上天的🐷 ,先要学会好好走路,要了解是靠自己飞起来的还是被风吹起来的

2020-03-04
0
扫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