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不允许死掉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航空公司 > 正文

海航不允许死掉

来源:锐公司 周慧娴 2020-03-07 11:32:59

于海南政府而言,海航必须要救。

“哎,就知道会这样。”   

 娟子(化名)叹了一口气,离开海航集团已经两年多了,看到海航被接管的消息,心中依旧感慨万千。    

2月29日,海航集团发布消息称,海南省人民政府牵头会同相关部门派出专业人员共同成立了“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联合工作组将全面协助、全力推进本集团风险处置工作。    

换而言之,海航公司目前所面临的危机让这家国内第二大民企自顾不暇,只能借助政府的力量“回血”。    

联合工作组组长由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顾刚担任,常务副组长由海南洋浦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任清华担任,副组长分别由中国民用航空中南地区管理局副局长李双臣、国家开发银行信贷管理局副局长程功担任。    

据了解,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是一家擅长招商以及资产重组的国企,而两位副组长所在的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以及国开航,一个管辖区域包括了海南省,另一个则一直深度参与了对海航的信贷支持。   

有知情人士带来了最新进展,联合工作组将连同海航摸清公司真实债务水平,并加速处置航空主业以外的资产。有消息称,   债务风险化解方案最快于2020年3月完成,并报国务院。   在航空主业上,也要陆续剥离在过去数十年间入股或控股的地方航空公司,让海航回归海南。    

激情2017

海航集团如今的如履薄冰并不让娟子意外,2018年,海航四面楚歌,娟子这样描述着当时的海航:“公司扩张的规模太快,资金周转不开,欠银行的长期应收账款太多,最终导致不少子集团都在缩减开支,变卖资产。”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毅然决然地离开集团。果不其然,在离开集团不久后,其所在的海航酒店集团便开始“疯狂裁员”。    

殊不知,在此之前的2017年,海航集团才迎来最辉煌的高光时刻,在《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海航升至第170位。    

然而,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背后往往蕴藏着危机。    

2017年,于海航集团而言就像是一场梦,恍惚之间,梦中花团锦簇,但一眨眼却到了梦醒时分,醒来,寒风刺骨。    

一切还要2003年说起,那时的海航还一心专研航空业务。“非典”疫情让出行人数锐减,海航那年便亏损12.69亿元,惨痛的教训让海航深刻地明白了著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詹姆斯·托宾讲的一句话:“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    

海航深以为然,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年,海航将鸡蛋放在了旅游、金融、商业、物流等多个篮子里,将百货业、酒店业、旅游业、物流业等纷纷归入囊中。中国22大行业,海航凭一己之力涉足12个,涉及了44个细分行业。    

海航疯狂扩张的速度并没有随着公司体量的庞大而放缓,2016年年中,海航总资产为5428亿元,到2017年底,其总资产便膨胀到了12319亿元,为2016年年中数值的1.3倍。    

海航的疯狂令人咋舌,在外界看来,其扩张之路毫无章法,外界将其称为“看不懂的海航”,但集团却不以为然。李先华副董事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解释到,海航的并购并非鲁莽之举,这些并购案全都是海航主业的延伸,一直围绕着三大战略性支柱产业(航空旅游、现代物流、新金融)发展。 

海航疯狂买进的“购物狂模式”让其成为中国最活跃的境外资产买家,最终这也引来了银监会的注意。2017年6月中旬,银监会紧急电话要求各银行,对海航集团、安邦集团、万达集团、复星集团、浙江罗森内里投资公司的境内外融资支持情况及可能存在的风险进行摸底排查,重点关注所涉及并购贷款、“内保外贷”等跨境业务风险情况。    

没想到,银监会这通电话压垮了风光无限的海航。在接下来的9、10月份,海航集团管理层明显感觉到境内境外的银行流动性大不如前,公司逐渐陷入了资金紧张的困境。    

危机一触即发,海航债务问题彼时变得异常尖锐,其负债最高时曾达7179亿元。这下,平日里看起来财大气粗的海航一下子揭不开锅了,甚至有旗下航空公司燃油费都没资金支付。    

为了弥补财务漏洞,海航集团只能“拆东墙补西墙” 。2017年下半年,海航进入了“卖卖卖”模式。从纽约、伦敦、旧金山、悉尼的写字楼,到美国、西班牙的酒店,以及香港、大陆的土地。    

又在这时,海航集团再次传来噩耗,2018年7月,海航集团联合创始人、57岁的王健在浪漫的法国普罗旺斯一座教堂附近,从扶梯上意外跌落身亡。王健的突然离世就像是一星导火索,再次把舆论的焦点引向了海航。但偏偏在那时,海航依旧没有摆脱资金困境,到了2018年底海航集团的总负债超过了7500亿元,最不需要的就是聚光灯。    

莫须有的内斗?

提起王健和海航,外界渲染得最多的还要属王健与另一联合创始人陈峰之间的内斗。尽管当事人一直否认不和的消息,但坊间却流传着这样一则传闻,在海航内部,“陈峰用过的人,王健不会再用,反之亦然。”    

王健对海航融资和资本运作持激进的态度,但这一举动被不少高层不理解,陈峰对这样的决定也有分歧。于是,有关“海航内斗”的消息风传一时,坊间流传的内情是这样定夺这场内斗的:2016年年初,陈峰败给了王健,前者最终淡出管理层。    

接下来在这短短两年内,王健带领下的海航突飞猛进,其在财富五百强的排名也从2015年的464位,暴涨至2017年的170位。但与此同时,海航也麻烦缠身。    

随着王健的离世让陈峰“重出江湖”,陈峰坚定了变卖非核心业务的决心,在一次大会上,平时言语温和的他,难得言辞激烈:   “要是没有海南政府出手相救,我们去年年底(2018年年底)就破产了。领导要求我们回归核心业务,海航以后就是卖机票的命。不要再搞什么资本运作了,该卖就卖!”    

陈峰要让海航重新聚焦航空主业,在此之前,他还大刀阔斧地对监事部、董事局进行“清洗”,在海航集团监事长文江被撤职的那天,海航官方甚至痛斥,监事部不能像监察部,很多人假监事之名,行报复之事。    

董事局则从11个席位扩充至12个,王健生前组建的董事局分崩离析。种种迹象表明,陈锋要从根本上拯救摇摇欲坠的海航。    

2019年11月,陈峰在接受采访时透露,海航一年多已经卖了3000多亿元的资产,除此之外,集团还进行了债务重组,再有债转股,还有以股抵债、以资抵债,以及合作经营,几种方式多方才能够解决,应该说是一个综合的方案。    

海航的处境在2019年似乎遇到了转机,根据海航控股发布的2019年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19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5亿元至6.75亿元,较上年同期相比扭亏为盈。    

海航认为,2019年能够取得如此成绩主要归功于公司主营业务经营改善及资产处置收益增加等因素。再加上公司运营能力稳步提升,航油价格走低、航线补贴收入增加等因素,使公司主营业务利润得到改善。    

然而2019年年末,一场病毒却再次将海航集团这朵浪花拍打在礁石上。对于航空公司而言,   春节期间本应是一年中航空公司营收的高峰期,但今年却因新冠肺炎疫情,整个航空系统几乎被迫按下暂停键,这给航空业带来了巨大的损失,海航也不能幸免。    

于是,海南政府出手了。    

To Be or Not To Be

于海南政府而言,海航必须要救。    

2018年,海航集团年度营业收入为6182.93亿元,而整个海南省当年的GDP为4832亿元,   海航凭一己之力,营收跑过了个一个省份。    

近日,海南省人民政府牵头会同相关部门派出专业人员共同成立了“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今后,陈峰还将继续掌舵海航集团,7名董事中,有5名来自海航,也就是说在政府介入的同时,海航依旧保留有很大的话语权。    

介于海航在海南省经济体系中的地位,各方势必将共同推动海航这艘巨轮继续前进。    

但在此之前,海航似乎更需要收买人心。“联合工作组”成立的消息一出,网络上叫骂声一片。    

有网友在微博上留言称自己为海航集团理财投资者,2018年7月份,海航聚宝汇出现逾期的情况,在随后双方沟通的过程中,投资者认为海航非但不处理退款事宜,还态度傲慢,引起了投资者的不满。    

先是有员工抱怨海航拖欠工资,再有网友爆料海航招飞项目的自费担保政策一再推迟落实,公费飞行学院被强制要求改自费,旗下子公司不断爆出劝退、解约学员事件。    

在海航危机爆发后,集团似乎有些自顾不暇,没有匀出精力顾忌投资者、员工、学员的利益,但这样的做法无疑是将自身口碑扼杀掉,后续弥补也将事倍功半。    

2020年之前,海航是一家私企,2020年之后,海航将走向何方,我们拭目以待。 

海航 航空公司
1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 游客(手机) 2020-03-07 19:32

    不行不要硬撑,该破产就破产。海航每次招乘务员和安全员基本上拿钱15万左右才过,不拿钱休想过。内部太腐败了,早就应该破产。这样的企业不破产才怪来。

    0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